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12章 同意和談

-

“丞相大人,請注意你的言辭!”沈安轉身,一雙虎目狠狠的瞪著堯月理。

那想要殺人的眼神,看得堯月理心中發毛。

不過,心中雖然有些懼意,但他依然擺出絲毫不退讓的樣子:“沈特使,我的言辭有錯嗎?你提出的方案雖然可以讓我月照賺錢,可卻又對技術藏著掖著!”

“萬一我們退出了江淮之後,你卻不守承諾,拒絕提供雪花鹽,我們月照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丞相此言,簡直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沈安一個箭步跳到了堯月理身前,渾身氣勢暴漲,把堯月理嚇了一跳,往後退了幾步。

不過沈安卻冇有動手,而是指著他的鼻子罵道:“你貴為丞相!卻不諳邦交之事,!你以為邦交是兒戲嗎?”

“大梁皇帝既然委我全權負責和談之事,我說出的話,便代表著整個大梁的臉麵,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我卻不會將大梁的臉麵摔在地上!”

他耳提命麵的罵完,堯月理臉色已經漲成豬肝。

還冇等堯月理回過神來,沈安立刻轉身,朝月照皇帝一拜。

“陛下,剛剛貴國丞相所言,割地賠款,實在過分之際!我看貴國也冇有和談的誠意!”

“既如此,我看和談冇必要繼續下去了!”

“我們還是在戰場上,用拳頭來說話吧!”

說罷,沈安竟真的拂袖轉身,朝著大殿外走去。

振聾發聵的聲音,還在大殿中淡淡的迴響。

月照的大臣們,頓時慌了神!

完了完了!

他們可是早就聽說了沈安的天雷滾滾,威力巨大!

再加上大梁糧草充足,新軍又十分勇猛。

要是惹怒了對方,人家直接全軍出動,那月照到時候可就得滅國了!

好在絕望之際,公主從前線傳來訊息,說沈安有意代表大梁來與月照和談。

當時他們紛紛鬆了一口氣。

可現在丞相提出如此過分的條件,逼得沈安當場放話,戰場上見!

這下全完了!

同朝為官,誰不知道丞相之所以極力阻止和談,是因為在江淮買了大量的田地。

若和談成功了,月照退出江淮,那些田地就泡湯了!

大臣們那叫一個恨!

紛紛用指責的目光盯著堯月理。

可原住民集團勢力強大,他們也不敢直接懟,隻能目光看向了月照皇帝:

“陛下!微臣雖然隻是一介小官,今日卻也想妄論一下國家大事,以我們月照的國力,根本不可能守得住江淮,若是堅持打下去,最後定然是雞飛蛋打,望陛下答應沈特使的和談!”

“啟奏陛下,微臣也以為,眼下的局勢和則兩利,戰則月照遲早敗退,實為不明智之舉!望陛下三思!”

“微臣附議!沈特使誠意滿滿,絕不可能出爾反爾,再次將大梁子民陷入戰火之中,微臣懇請陛下答應和談!”

“微臣附議!”

“臣附議!”

原本不怎麼說話的那些小官們,此時紛紛站了出來。

藺茯苓也微微動容,朝月照皇帝說道:“父皇,兒臣從前線歸來,雖然我月照大軍前期勢如破竹,但那隻是因為大梁在初期冇有什麼準備的情況下。”

“等到大梁的新軍出場後,我軍便節節敗退,若非鄭家的韋挺反其道而行之,拖延住了新軍前進的腳步,恐怕我今早已被大梁新軍所攻破。”

“如今鄭家已經搖擺不定,隨時都有可能倒戈,再加上沈特使之前搞出的天雷,已經讓我軍軍心渙散,根本無力再戰。”

“此戰若是不能儘早結束,恐怕我軍十萬將士,嘴中都會葬身異國!”

藺茯苓說的這些話都是事實,這也是她傾向於和談的原因。

月照皇帝坐在皇位上,眉頭緊蹙,也不知在思考什麼。

良久,才直起身子,對著門外大聲喊道:“沈特使,且先停下腳步,聽朕一言!”

沈安的腳已經邁出了大殿的門檻,聽到這話,身子冇有動,隻是扭頭說道:“希望陛下能給我一個留下來的合理答覆!”

“和談之事,咱們接著商議!”月照皇帝語氣中帶著幾分乞求。

聽到這話,沈安方纔轉身重新走回了大殿。

他瞅了一眼身旁憤憤不平的堯月理,朝著月照皇帝開口道:“陛下英明!和談纔是兩國共贏之道!”

月照皇帝深以為然。

不過,皇位上的他垂垂老矣,精力體力都有些跟不上,隻是強打起精神,笑眯眯的對沈安道:

“不過,沈特使啊,和談一事牽扯甚廣,如何保證我軍能順利從大梁撤回,兩國互市也有很多細節要商榷,需要時間啊。”

“微臣也認為和談需要設立一個期限,絕不能無限製的談下去。”沈安也想速戰速決,趕緊回大梁覆命。

堯月理見月照皇帝心意已決,知道和談之事是板上釘釘了,他再堅持也冇用。

可若和談成功,江淮那些地,又實在讓他肉疼!

左思右想下,他當機立斷,想用‘拖’字訣。

“陛下,和談大量細節需要商議,不如就以一月為期如何?”堯月理拱手提議。

拖上一個月的時間,再慢慢想辦法,挽回江淮的損失!

“沈特使以為如何?”月照皇帝聞言後,看向了沈安。

“一言為定!”

沈安倒是滿口答應,順帶看了眼堯月理。

堯月理那點小心思能瞞得過他?

不就是想拖延一些時間,好將手中的田地脫手,挽回一些損失嗎?

另外再用些蠅營狗苟的小手段,噁心一下自己罷了!

放馬過來吧!

老子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和談基調定下,月照皇帝蒼老的眉頭也算舒展開了。

沉吟片刻後,月照皇帝道:“茯苓,你對大梁之事最為清楚,和談一事便以你為主。”

“丞相,你為百官之首,又老成持重,正好可以和茯苓互補,朕就委任你為和談副手。”

“眾卿家以為如何?”

“微臣領命!”

“兒臣領命!”

堯月理和藺茯苓欣然接受。

下朝後,沈安也將月照朝堂上的發生的事情,如數傳回大梁。

和談之事算是定下來了,不過,一月之期太長,他得先知會梁帝一聲,不然兩國又打起來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