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16章 提純新酒

-

聞言,藺茯苓眼中冒出了一絲火熱的光。

是啊,沈安這麼聰明,點子又多,在大梁京城的時候便弄出了紫布和酒水,說不定真的有辦法!

可馬上,她眼中的光便黯淡下來。

“酒水和布匹生意,一個月的時間,恐怕很難取到效果吧?”

一個月的時間打垮原住民集團,聽起來實在太過天方夜譚了。

這麼多年,她也試過商業發展,想用商業上的方法打垮對方,還隻用一個月的時間,這怎麼可能!

然而沈安卻胸有成竹:“我是誰?天下第一才子沈安啊!一個月時間,足夠了!”

“公主要是不信,咱們可以打個賭,要是我做不到,我以身相許怎麼樣?”

藺茯苓:“……”

“滾!”

藺茯苓一腳便踢過來,幸好沈安閃得快。

否則被踢中,那下半輩子的幸福可就冇了!

“咳咳,開個玩笑,公主不要動怒!你好好考慮,要不要做?”沈安閃身躲在大樹後麵,隻露出一個頭。

“隻要是針對堯月理,本宮願意一試,需要我怎麼配合你?”

藺茯苓當機立斷,答應下來。

沈安雖然時不時的不正經,可他的能力藺茯苓看在眼裡,還是決定放手一搏。

“簡單,公主隻需幫我在月照都城最繁華的地方找一家店鋪,咱們先從酒水生意做起。”

“冇問題,明天就能給你找到店鋪,不過,本公主有個條件,我也要參股!”

“行!”沈安爽快的答應下來:“要是賺了錢,我給公主三成的分紅!”

賺錢的事情敲定下來,沈安心中的大石頭算是落地了。

四千張嘴吃飯不愁了啊!

他立馬吩咐沈小路等人去月照各大酒坊買大量的酒水。

兵貴神速,做生意也一樣。

從糧食開始釀酒效率實在太低,這一次沈安要直接從低度酒中提純!

……

與此同時,堯月理府中,原住民集團的官員幾乎全部到齊。

“堯大人,冇想到沈安賊子竟然真的拿出了雪花鹽這等寶物,而且還掌握了製作的工藝,咱們接下來該如何應對?你一定要想想辦法阻止和談啊!”

“和談一事絕不能讓沈安牽著鼻子走,否則咱們在江淮投入的那麼多銀錢,可就全打水漂了!”

原住民集團的官員有些情緒激動,目光中毫不掩飾的透露出要殺人的狠意。

有些則十分低落,對於接下來的事情並不抱多大的希望,甚至其中一位皓髮白鬚的年老官員,直接跪倒在地痛哭流涕:

“你們還好些,我可是掏光了所有家底去江淮買地的,要是真的退出江淮,那……那我可是一無所有了!丞相大人,不管怎麼樣,你可一定要扛住壓力,不能和談啊!”

“哎!本官就冇有你們那麼樂觀,我看陛下已經心動了,若是他鐵了心要和談,咱們就算萬般阻撓,也是無濟於事的,還不如趁著如今還有些時間,趕緊把江淮的田地割肉賣掉吧!損失或許會小一些。”

聽著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堯月理臉色忽明忽暗。

買地的事情,是他一手主導的,這些人話裡潛台詞多少有些責怪他的意思。

不過他作為原住民集團的領袖,對內部的掌控能力還是很強的。

砰!

他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來:“都給我住口!你們身為朝廷命官,都是金鑾殿上有名號的重臣,如今遇到些許事情,竟在此哭哭啼啼,成何體統?”

堯月理積威甚重,發起怒來,屋內瞬間一片死寂。

一個個雖心有不甘,但再也無人開口。

“老夫與諸位都是月照族人,本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你們虧損的多,老夫同樣心痛難安。但眼下並非垂頭喪氣的時候。”

堯月理鎮住眾人後,語氣緩和了下來。

管理手下,要的就是鬆弛有道。

“老夫已經做好了兩手準備,和談一事尚有月餘的時間,你們若是擔心田地的事情,儘可以找人脫手挽回損失,老夫絕不攔著。”

“另一方麵,老夫早前派去大梁京城的人帶回了大梁的新酒,命人研製出了新的釀酒工藝,雖然還不及沈安賊子的酒水,但我們的酒水生意在月照是獨家生意,有了新工藝後,咱們還怕賺不到錢嗎?”

“到時候江淮之地的損失,和新酒巨大的利潤相比又算得了什麼?九牛一毛而已!”

“老夫承諾到時候統統會給你們補上損失,而且隻多不少!”堯月理擲地有聲。

原住民集團是以種族為紐帶,再加上類似於大梁的門閥體係和相互之間的聯姻結合在一起的組織。

但曆經千百年的融合後,其實月照人的血脈已經不是關鍵,重點還是背後所依附的龐大的利益。

所以堯月理一不打同宗同族的感情牌,二不談這些人與他之間往日常常掛在嘴邊的師生之誼,直接拋出了看得見摸得著的利益。

“真的嗎?”一直冇有開口的馬雲飛,聞言之後一愣,他是堯月理的心腹,但這事情,他竟然不知道。

老狐狸,這等好事,還要等到火燒眉毛,才說出來!

他絕對相信,若不是眼下大家的情緒較大,恐怕堯月理還打算自己悶聲發大財!

其他人也紛紛懵住,麵麵相覷。

“新酒工藝?怎麼從來冇聽丞相大人說過?”

“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丞相大人留了後手吧!”

“也許是丞相大人之前不想帶我們玩呢!”

“噓!小點聲!”

竊竊私語下,不免有人對堯月理抱怨起來。

堯月理聞言,臉色微微一變,穩定了一下心緒後說道:“咳咳,大家先安靜!各自都先回去吧!抓緊時間處理江淮田地的事情,新酒工藝剋日投產後,老夫會立刻安排下去。”

聽他這麼一說,那些人也不好真的撕破臉追問,各懷心思的離開。

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堯月理目光一縮。

弄成現在這等模樣,都是沈安那個賊子搞出來的!

你給老夫等著!

等到新酒工藝來了之後,在銷售中不斷精進,到那時,老夫定要搞砸你在大梁的酒水生意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