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19章 轉移矛盾

-

“公主殿下!下官……”

“不必說了!”

胥百鳴還想說什麼,可藺茯苓一甩衣袖打斷了他的話。

她神俊的目光冷若冰窟:“胥大人你身為月照命官,不好好查明真相,就讓手下打砸店鋪,是何道理?”

“公主殿下,下官是……”

胥百鳴雙腿都達產,結結巴巴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罷了,本宮也無權定奪你的去留生死,但你身為朝廷命官,濫用職權,此事本宮定會在父皇麵前參你一本!”

“現在帶著你的人,趕緊滾吧!”

“是!是!”

胥百鳴如同吃了蒼蠅一般憋屈難受,可又不敢說是聽了丞相的命令過來的,隻能慌忙磕了幾個響頭,灰溜溜的跑了。

見此,附近的百姓中立刻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冇想到沈安背後竟然是公主!”

“這人也太逆天了吧,就連公主都幫他!他和公主到底是什麼關係?”

“管他什麼關係呢,反正咱們又有口福咯!”

百姓們議論不止,沈安的店鋪門前,也再次排起了長龍。

“公主這招殺雞給猴看,還真是高明啊!”

沈安也笑意盈盈,和藺茯苓進了裡間。

“彼此彼此!你不走尋常路,循非正常途徑讓本宮幫你辦酒水許可,恐怕也是藏了眼下這個心思吧?”

“所以我說咱兩是絕配,你若是以身相許……”

沈安又是一副賤痞的模樣。

“滾!”

藺茯苓頓時俏臉一紅,怒斥打斷他的話。

不過看著門外酒坊生意紅火,她心裡還是湧出一絲喜悅。

這個沈安,還真是能給她驚喜!

竟然在三日之內便將酒坊開了起來,而且照著趨勢發展下去,日進鬥金也不是什麼難事。

她的小金庫也可以充實起來了……

……

另一邊,胥百鳴逃也似的離開後,直奔堯月理府上。

“丞相大人,那大梁酒坊乃是沈安所開,而且還有公主撐腰,幫他拿到了酒水許可啊。”

堯月理和馬雲飛正在喝茶,商量接下來和談中如何讓沈安铩羽而歸,聽到這話,臉色同時一變。

沈安所在的驛館,一直在他們的監視之下,怎麼可能突然冒出這麼多酒水來?

“堯大人,沈安竟然把生意做到我大梁來了,看來他是鐵了心要跟咱們過不去!你一定要想想辦法啊!”

馬雲飛一臉憂憤:“而且此事一定要快點解決,否則其他人若是知道了,怕是又要動搖了!”

堯月理嘴角不停抽動,比起馬雲飛,他更加憤怒。

沈安這何止是要跟他過不去?

這簡直是要他的老命!

江淮的田地損失,已經讓他在原住民集團中聲望大失。

眼下他才誇下海口,要通過酒水來彌補整個原住民集團的損失。

若是這次再做不到的話,恐怕原住民集團的其他人立刻便會拋棄他,重新推舉出一個領袖出來。

這個後果,他不想看到,也承擔不起!

堯月理目光微眯,眼神中充滿了凶厲,可在馬雲飛麵前,還是保持著淡定和城府:“馬大人此言差矣,沈安已經鬨得全城沸沸揚揚,瞞是瞞不住了,不過這一切都在老夫的預料之中。”

“既然沈安他想玩,那老夫就讓他知道,在月照,他玩不起!”

儘管遮掩這憤怒,可堯月理身上還是湧現出一股上位者的肅殺之氣。

“立刻召集所有人前來議事,通報沈安賊子奸詐下作的手段,老夫另有重要的事情要宣佈!”

半個時辰後。

原住民集團的官員似乎商量好的一般,齊刷刷的出現在了丞相府。

他們並冇有像上次那般慌亂不堪,一進門便紛紛看向了堯月理,好像都在等他解釋。

堯月理將這些質疑的目光看在眼裡,扶著太師椅扶手站起身來:“各位大人,想來你們已經知道大梁酒坊的事情了吧?”

“丞相大人,此事已經滿城皆知,我等自然都已經知道,想來今天的酒水分紅怕是隻有零頭數了。”

“嗬嗬,或許丞相大人已經有了對策!就是怕人家沈安又會棋高一招,咱們白高興半天,最後又落得個竹籃打水一場空。”

聽著耳邊不斷傳來的嘲諷之聲,堯月理這次卻冇有發怒,而是一直冷笑看著眾人。

形勢很明顯了!

這些人來之前,怕是已經商量好了,若是自己拿不出有利的說辭,他這個原住民集團領袖,今日便要易主了。

看他冇有反應,眾人便自覺無趣停下了嘴。

“各位大人說完了?”

良久,堯月理纔開口。

他雙手負在身後,儘量使自己的身形顯得挺拔:“輪到老夫說了,諸位聽說了大梁酒坊是沈安所開,但一定還不知道沈安的許可是誰弄來的吧?”

眾人麵麵相覷,紛紛看向了那個工部官員。

“不是我,不是我啊!”工部的王大人頓時慌神了,連連擺手。

“是茯苓公主!”堯月理停頓片刻,幫王大人解了圍。

隨後諱莫如深,道:“月照和大梁本是敵對,可是茯苓公主卻堅持和談,而咱們的陛下也模棱兩可,反而縱容沈安在我月照營商,並公然和我們作對。”

“這其中的深意,諸位想過冇有?”

滿屋皆默,落針可聞。

這話中的深意,已經點得不能再透徹了。

皇族要對他們原住民集團動手!

堯月理掃了一圈眾人,眼角閃過一絲狡黠。

要想保住自己在原住民集團中的地位,眼下除瞭解決沈安外,便隻剩下一條路可走——樹立一個讓所有人不得不放下內鬥的強大敵人!

“老夫知道你們對我已經失去了信任,丞相的官職老夫可以不要,讓給有能者居之,我族事務老夫也可以再不插手去管,交給更有能耐的人去做。”

“不過,眼下之事已經到了我族危急存亡之秋,若是出現任何閃失,恐怕我月照人便會成為皇族俎上之肉,以後便永無天日!”

“所以老夫請辭之後,還望繼任者能運籌帷幄,化解我族此番的劫難,扶大廈於將傾!”

堯月理說完,轉身背對眾人,竟將頭上的烏紗帽摘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