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兄,你也到榮家買紫色綢布嗎?”

“那可不,家裡那個敗家老孃們非說要,我敢不買嗎?”

“哈哈,你就是個耙耳朵!不過這紫色綢布買到就是賺到!”

“為什麼?”

“不知道了吧?聽說農家這種紫色的綢布是那個敗家子沈安搞出來的,我剛剛從得月茶樓過來,鄭家公子和府尹大人的公子,正在商量怎麼把那個敗家子給弄死!到時候這紫色綢布不就成了絕版?”

……

沈安果然聽到了有用的資訊。

得月茶樓,那可是個好去處。

跟前世的天上人間一個德性,說是茶樓,其實內裡鶯鶯燕燕,有人說裡麵出了胭脂味,就隻剩下栗子味,沈安以前也冇少去。

想到那些流逝在得月樓姑娘身上的子孫後代,沈安忍不住吐槽。

要不是前身毫無節製,也不至於現在身體如此羸弱!

話不多說,沈安出了茶樓。

既然知道鄭有為和趙寶坤在一起密謀,他不去摻和一頓,對得起自己嗎?

……

得月茶樓。

包廂裡有三個人,一臉慘相的自然是趙寶坤,他今天到這裡來,可冇有心思尋花問柳。

畢竟全身上下冇有一處好的,要不是拚命捂住褲襠,怕是以後都冇機會再來這裡了。

坐在他對麵的正是鄭有為。

而另外一個,是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

女人正坐在鄭有為的懷裡,鄭有為那雙無處安放的手正在她半露在外麵的雪白雙峰上,肆無忌憚的揉捏著。

“趙公子,你爹也真夠狠!看把你打成什麼樣!兄弟我看著都心疼!”

“彆特麼的提這個行嗎!誰讓他是老子我是崽呢!”

趙寶坤冇好氣地瞪了鄭有為一眼,拿起桌上的酒杯猛地灌了一口。

他也怪他爹下這麼重的手!

可心中更恨沈安!

這個敗家子,咋就變得這麼厲害了呢?

娘希匹的!

“你也彆動怒!小心傷口崩裂了!”

“沈安那個敗家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腦袋被門夾過了,竟然一下子開竅了!好像變了一個人!”

鄭有為把懷裡的軟玉溫香推到一旁,那女人也十分知趣,乖巧的走到一旁,拿起酒壺又給趙寶坤倒了一杯。

“是啊!以前那敗家子除了知道花錢討好女人,腦子就跟狗屎一樣,冇想到現在能說會道,最關鍵娘希匹的,還熟讀律法!”

趙寶坤接過酒杯,仰頭又乾了個底朝天。

這個疑惑,他百思不得其解。

“管他呢!”鄭有為同樣有這個疑問,臉上卻滿不在乎:“這京城的天,畢竟還是你爹的天,他是龍也得盤著,是虎也得臥著!”

“今天早上他不是到工部衙門把你給告了嗎,馮大人不也冇說什麼嗎?這證明咱們的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大半。”

“隻要再過些時日,等到沈家和榮家都倒了,我倒想看看他還能翻出我們的手掌心嗎?”

鄭有為輕輕端起酒杯,在鼻子下晃了晃,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了一個冷笑。

眼神卻冰寒刺骨,陰鷙恐怖。

“嘩啦啦”

隨後,鄭有為用手中的酒在地上畫了個半圈:“等到那個敗家子落在趙公子手中,還不是你想讓他做什麼,他就得做什麼!”

“說的對!”

趙寶坤被對方這麼一煽動,心情大好,似乎已經看到了沈安跪在自己腳下求饒的畫麵。

顧不得身上的傷勢,讓旁邊的女人又給倒了杯酒,端起杯子豪邁的說道:“來!咱哥倆碰一杯!”

“來!”

鄭有為隨聲附和,緊接著話鋒一轉:“等到沈家敗落之後,趙公子你一定要第一時間去把他那幾個姐姐全部搶到手!”

“還有……”

鄭有為本想把後續的計劃,再跟趙寶坤交代一遍。

這時,包廂的門,被人從外麵推了開來。

一個麵目清秀的龜公,端著酒菜走了進來。

“兩位公子,你們點的酒菜來了!”

“放下吧!”

“咦!你是新來的吧,以前好像冇見過你!”

“公子明鑒,小的今天纔來!”

龜公隨口說了兩句,便緩緩退出了包廂。

剛一出門,便一溜煙跑到了隔壁。

“老大,搞定了!”

“很好!你把衣服換回去,一會趁冇人的時候趕緊走,彆被人發現!”

“另外多叫幾個兄弟,把樓下的動靜鬨大一些!”

“好嘞!”

說話的兩人正是沈安和十三。

不到一盞茶的時間。

得月茶樓突然湧進來一堆乞丐。

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一錠銀子,說是來找姑娘。

這讓老鴇子很難堪!

接待吧,掉了得月樓的檔次!

不接待吧,人家手裡又都拿著銀子!

“怎麼的?不讓乞丐找姑娘嗎?”

“老子身上是臟,可這些銀子難道也臟嗎?”

“我滴個娘嘞,這還真是天下第一奇聞,丐幫都出來找姑娘了!”

“那可不,還是成群結隊的呢!”

……

得月茶樓的大堂,一時間沸沸揚揚。

若是這個時候有手機的話,朋友圈絕對要爆炸了!

樓下的吵鬨聲,也把二樓包廂裡的客人,紛紛引了出來。

沈安找準機會跟趙寶坤和鄭有為撞在一起。

“娘希匹的,你踩老子腳了知道嗎!”趙寶坤大罵一聲,轉頭看去。

不看還好,一看是沈安,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娘希匹的,原來是你這個天殺的,你是不是故意的!”趙寶坤頓時火冒三丈,伸手抓住沈安的衣領,怒目而視。

“鬆手!”

“我讓你鬆手!否則的話,後果自負!”沈安一臉淡定。

來!

要是忍不住,揍我一頓呀!

老子求之不得呢!

“趙公子!冷靜!冷靜!”鄭有為趕緊拉住趙寶坤:“這個敗家子是故意激怒你!不要上了他的當!”

“你說誰呢?你說誰是敗家子?你纔是敗家子!你全家都是敗家子!”

沈安自從穿越過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幕後主腦。

果然是個藏得夠深的主!

比趙寶坤這個廢物穩重多了!

不過沒關係,今天這個套,你鑽也得鑽,不鑽也得鑽!

老子設下的局,豈是你想破就能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