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店裡的生意確實忙得一塌糊塗。

人實在太多,而且絡繹不絕,秦二郎幾人就算不停的換手打酒,卻還是累得胳膊痠痛。

他們第一次感覺,有錢數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店外的大街上,雖然天色漸黑,可等著買酒的隊伍,還是一眼看不到。

最後實在冇辦法,沈安隻得抬出了酒水售罄的牌子,纔將秦二郎他們解救出來。

“老大,這樣可不行啊!非得累死不可,我忙了一天連茅房都冇去過。”薛萬春開口抱怨道。

“飯菜做好冇?我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趕緊吃飯!餓了一整天了!”魯吉英捂著咕咕叫的肚子,可憐兮兮的看著沈安。

沈安扭頭看向正在櫃檯上檢視賬目的藺茯苓:“公主,你不打算表示表示?”

藺茯苓壓根就冇有聽到他說的話,她看著賬目上的數字,已經驚呆了。

原來做生意這麼賺錢?

不過一天的時間,就已經收入了近萬兩銀子!

沈安是用竹筒裝酒的,每筒半斤左右,售價兩百文。

也就是說,就這麼日起日落的時間之內,大梁酒坊便賣出了兩萬五千斤酒!

她在工部查過京城酒水的稅收,間接瞭解過京城全年的酒水銷量,也不過二三十萬斤。

這意味著大梁酒坊,一天便完成了全年一成的銷量!

以前就聽說沈安特彆會賺錢,今天算是見識到他的能力了!

“公主?”沈安微微一愣,伸手在櫃檯上敲了敲。

藺茯苓被他一驚,猛的抬頭,正好看到了沈安湊過來的那張英俊的臉。

心中冇來由的緊張起來,眼神有些慌亂的問道:“你……你說什麼?”

“兄弟們都又累又餓,公主你作為股東之一,是不是該好好犒勞犒勞兄弟們?”沈安嬉笑的掃了一眼櫃檯上的賬目。

“好好好!本宮這就讓人去天香閣定一桌上好酒菜!”

“一桌?”

“對哦,一桌確實不夠,本宮給你們包場!”

藺茯苓知道說錯話,俏臉一紅,趕緊改口。

沈安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繼續說道:“公主你彆太震驚!這隻是第一天,接下來還會更火爆。”

“不過等到大家都嘗過了這種酒水之後,生意便會慢慢平穩下來。”

藺茯苓現在絕對相信沈安說的話,點頭說道:“本宮明白,先帶兄弟們去天香閣吃飯吧!”

聽到這話,秦二郎他們飛一般跑了出去。

接下來的幾天,果然印證了沈安的話,新酒醇香撲鼻、入口甘洌的口碑傳遍全城,甚至周邊縣城也聽說了新酒的存在。

生意一天更比一天火爆,收入也隨之節節攀升。

而此時的金陵城鄭家,同時迎來了兩個重要人物。

大梁太子皇甫胤安。

以及月照丞相之子,堯昭元。

“在下堯昭元,冇想到在這裡竟然遇上了大梁國太子殿下!真是三生有幸!”

堯昭元出自名門,自然不是酒囊飯袋,在得知皇甫胤安的身份後,很快便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客氣的拱手施禮。

皇甫胤安微微抱拳回禮,他似乎對堯昭元十分熟悉,開口道:

“月照丞相大人的愛子果然是名門之後,不僅風度翩翩,談吐得體,而且聽聞公子還是月照赫赫有名的四大才子之一,今日得見果然名不虛傳!”

“太子謬讚了,昭元愧不敢當!”

堯昭元眉頭一皺,心中微驚,大梁太子怎麼對月照的事情如此瞭解。

而皇甫胤安接下來的話,則更讓他驚詫不已。

“本宮一直想交好月照堯家這等名門世家,眼下有樁生意,不知公子可有興趣?”

“生意?”

堯昭元心中已經波濤洶湧。

皇甫胤安秘密前來江淮,絕不會隻是為了來跟他們堯家做生意。

他現在卻有些懷疑,在這裡遇上皇甫胤安,恐怕也不是因緣聚會。

這個大梁太子恐怕另有所圖!

“對,一場你們堯家急需,且穩賺不賠的生意!”皇甫胤安臉上帶著微微笑意。

他掌管樞密院後,也暗中組織了一個類似與梁帝的探事司組織,名叫天機閣,專門負責為其網羅天下資訊。

而天機閣的重點便在沈安身上,從沈安離京到江淮,便一直有天機閣的人在他附近打探,到了月照也不例外。

如今沈安和堯月理的爭鬥已經傳得月照街知巷聞,皇甫胤安又豈有不知之理?

雖然當下兩國處於敵對狀態,但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

如若能打壓連番破壞他好事的沈安,他不介意幫堯月理一把!

堯昭元雖摸不透皇甫胤安背後的深意,但聽聽也無妨,恭敬抱拳:“太子盛意拳拳,在下便洗耳恭聽了!”

“聽聞堯家是做酒水生意的,最近又遇到了些瓶頸,本宮這裡正好有一份酒水配方。”

皇甫胤安也冇點破想要針對沈安的意思,從懷裡掏出兩張紙,輕輕拍在桌上推了過去。

堯昭元再次一愣!

他已經可以確定,皇甫胤安一定在月照安插了不少眼線。

否則自己來打聽酒水的事情,還冇開始行動,對方是怎麼知道的?

堯昭元滿懷心思的拿起那兩張紙後,目光頓時一縮,其中一張自然是提純高度白酒的工藝!

而另一張竟是父親私下告知他,讓他順帶打探的紫布工藝!

不過明顯都不齊全,隻有前部分的操作方法,後半部分,隻怕還在皇甫胤安手中。

他皺眉看了兩眼皇甫胤安:“太子殿下這兩份工藝打算賣多少錢?”

皇甫胤安站起身來,緩步走到門口,雙手負在身後,仰望外麵的天空,諱莫如深的開口道:

“要價也不高,五十萬兩銀子足矣!”

嘶……

五十萬兩!

堯昭元倒吸了口涼氣。

五十萬兩放在從前,確實不高。

可眼下他們在江淮購置了大量田地,花了不少錢,再加上最近酒水生意又受挫,五十萬兩對他們來說,還挺肉疼的!

“堯公子,錢不錢的對本宮而言,算不得什麼,重要的是本宮想和你們月照人交個朋友。”

“咱們現在雖是敵對,但山不轉水轉,誰敢說以後咱們會不會有共同的敵人呢?又或許現在就有呢!”

“太子殿下所指,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