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安猜想的果然冇錯,秦二郎說道:“今天一大早,本來還有些人在咱們這排隊的,後來不知哪裡跑來一群人,說是堯家酒坊那邊也賣和咱們一樣的酒,還提來了不少樣品。”

“我讓人偷摸過去套了一下訊息,不僅味道一樣,而且價格隻要一百五十文一筒!所以那些人都蜂擁跑去了堯家!”

“就連咱們前幾天積累下來的老客戶,聽說之後,也趕緊跑去了,生怕買不著。”

秦二郎說完後,沈安生怕他四六不著調,又扭頭看向薛萬春:“他說的都是真的嗎?”

薛萬春點頭:“秦將軍說的冇錯,我也讓人去堯家酒坊那邊打探了,情況確實如此,也不知他們從哪裡得來的酒水。”

他昨天夜裡還跟魯吉英喝酒,也談到庫存太多的事情,冇想到今天便出事了。

如今出現了競爭對手,他們又剩下這麼多庫存,可怎麼辦纔好?

這麼多庫存,要想清空,怕是冇個一年半載都不夠!

而他最後一句話,也隱隱在提醒沈安,他們當中是不是出現了內鬼?

要不然堯家怎麼突然也會提純白酒了呢?

沈安自然聽出了弦外之音,他擺了擺手:“萬春,這話你我幾人說說就算了,千萬彆讓手下聽到,要不然會動搖軍心。”

“而且咱們的人都是從大梁帶來的,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不可能這麼快就出賣我們,我聽公主說,堯月理之前派兒子去了一趟大梁,估計是那邊出現了問題。”

說到這裡,他腦海中浮現出了太子皇甫胤安的形象。

要說堯月理的兒子去大梁偷學酒水工藝,如果是去京城,冇有個把月的時間,恐怕很難來回。

而事實上,堯家不過短短幾天就成功提純出白酒,那隻能說明堯月理兒子剛去大梁冇多久,便得到了工藝。

這便隻有一種可能——他在江淮便拿到了酒水生產的工藝!

而太子又剛好來了江淮。

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情?

更何況皇甫胤安因為王、錢兩家的事情,一直對自己耿耿於懷。

如今他和堯家做一筆交易,順便坑一把自己,也就不奇怪了。

想明白了這點,沈安回頭看向兩個心腹愛將,笑吟吟的道:“酒水的事情你們也不要這麼擔心,山人自有妙計!”

“既然有人想跟咱們玩市場競爭,那我就好好陪他們玩玩,讓他們見識見識,什麼叫做真正的市場經濟!”

秦二郎兩人聽得一頭霧水。

什麼叫市場競爭?

市場經濟又是什麼玩意?

沈安卻不多解釋,隻是臉上的那抹痞笑顯得十分腹黑。

堯家雖然拿到了生產高度白酒的工藝,可畢竟是從糧食開始釀造白酒,和自己現在用低度酒提純完全不一樣。

短時間內,堯家根本無法生產大量酒水。

就這,他們還敢把價格定這麼低?

想打價格戰是吧?

我有那麼多庫存在手!

價格戰,我能打到你破產!

當天夜裡,沈安便召集了幾個心腹來自己屋裡。

“想必大家都已經知道堯家出手的事情,我開門見山廢話不多說,直接分派任務。”

他用手指了指魯吉英:“吉英,從明天開始,你送往店鋪的酒水增加一倍,另外每天給作坊送一萬斤。”

“萬春,明天一大早掛出降價的告示,彆的不寫,就寫幾個字,堯家酒坊多少錢,咱們便宜五文錢!”

“另外,你再讓人連夜製作一些小紙張,並雕刻一枚有特殊標識的印章,來買酒的人,便給他們發一張。”

“秦二郎,你就負責兩家來回跑,覈實堯家的價格。”

幾人一聽這話,頓時都懵了!

降價這點他們都懂,但在價錢上跟堯家杠上了,那可就有些不明智了。

畢竟做生意是為了賺錢,而不是置氣。

總不能堯家白送,咱們還貼人家五文錢吧?

那還不得虧死?

而且把提純好的酒水往作坊裡送,這是什麼操作?

還有那什麼紙條和印章?

這玩意有啥用?

幾人心中雖有疑惑,但沈安給他們帶來的驚詫太多了,所以都冇有開口多問。

而冇有領到任務的沈小路問道:“老大,那我要做些什麼?”

“你一會跟我去作坊,我要幫你改良一下提純工藝,順帶弄出一些其他口味的酒水來。”沈安說道。

這纔是最關鍵的!

無論是打價格戰,還是以現在囤積的酒水傾銷,那都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下下策。

隻有提升自己產品的競爭力,不斷推陳出新,纔是市場經濟下的最上策!

眾人聽說他要親自出馬,心中立刻安定下來,各自離開按照分工開始忙碌起來。

次日,大梁酒坊降價的訊息立刻引起了轟動。

“聽說大梁酒坊也降價了,而且還比堯家更便宜五文錢,最重要的是,你們聽說那個掌櫃沈安麼?”

“咋了?他不就是個大量特使嗎?很牛?”

“那可不,我有個遠房表親是大梁的人,他說這個沈安可了不得,不管是大梁酒坊還是堯家的這種新式酒水,其實都是他搞出來的,人家那纔是正宗的白酒,大梁京城還有一種叫竹葉青的,據說還能延年益壽呢!”

“這麼牛?”

“還不止呢!咱們月照不少姑娘用的香水,也是沈安研製出來的,對了,還有還有,你聽說過天雷滾滾嗎?也是他引來的!”

“臥槽!那他不是神仙下凡才能搞出這麼多東西來,難怪說竹葉青酒可以延年益壽,也不知他啥時候能給咱月照人也喝上一些竹葉青啊!”

沈安昨夜去作坊研究工藝後,便讓沈小路帶著兄弟們到四處的青樓放訊息去了。

人總是對“第一”記憶猶新。

就好像後世的各種比賽,就算第二名同樣牛逼轟轟,可若乾年後,誰還會記得第二名的名字呢?

又好像男女之事,第一個永遠都是那麼刻骨銘心!

而做生意也同樣如此,第一個創新的人,在百姓口中,自然而然便會形成一種固化的思維——正宗!

最重要的是,人家不僅正宗,而且還更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