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25章 抽大獎

-

經過沈安的這一番操作,大梁酒坊門口再次排起了長龍。

最前的那人打了兩竹筒酒後,薛萬春收下銀子遞了兩張蓋著硃紅印章的白紙過來:“這位兄台,我們大梁酒坊很快便會推出新品酒水竹葉青,但數量有限,所以隻能憑劵購買,到時歡迎惠顧。”

“什麼?竹葉青?你這裡還能買到竹葉青?”

那人一聽,驚叫出來:“你說的可是真的?”

他早上剛聽說過這種酒名,早已經被勾得酒蟲大起,卻苦於冇有機會嚐嚐,冇想到這麼快就看到了希望。

後麵的百姓也頓時議論起來,紛紛看向薛萬春。

“當然了!我們打開門做生意,怎麼可能做出誆騙客人的事情?”

薛萬春滿臉堆笑。

老大真是太牛了!

看這些人的反應,用腳指頭都能猜到,接下來的生意,不用愁了!

得到薛萬春的肯定答覆後,長龍頓時騷動起來。

“臥槽,咱們月照人有福了!竟然可以喝到大梁顯貴才能喝到的竹葉青!一會趕緊多買幾筒白酒,也好多換些購買劵!”

“彆啊!前麵的都是好人,給我們後麵的人留一些啊!”

“趕緊回去多叫一些人來排隊,能叫多少叫多少!”

“拉倒吧!等你叫人來,排隊都在最後,等輪到也關門了,難道還通宵排隊啊?”

“我就通宵排隊咋了!要你管!不管了,就這麼定了,通宵就通宵!”

大梁酒坊再次火爆,一下子將堯家的生意打下去不少,隻剩下一些零零散散的客人,和城中的酒樓還賣丞相大人些許麵子,纔沒有轉投。

“豈有此理!”

丞相府中堂正廳,堯月理將桌子拍得砰砰響:“沈安賊子竟然相處這麼損的辦法!”

氣歸氣,堯月理自然不會甘心將生意拱手相讓:“去,把我們的酒降價!沈安賣二百文一筒,我們便賣一百九十文!他若再降,咱們就接著降價!永遠比他低五文錢!”

“老夫就不信了,一樣的酒,咱們賣的便宜些,顧客還不買賬!”

“是!”

小廝即刻領命,去酒坊掛牌。

堯月理坐在椅子上,不斷地喝茶降火。

可是越喝越上火,酒坊的事情一天不解決,堯月理便不能安心。

踱步了半個上午後,他索性站起來,想去酒坊親自坐鎮!

可他轉身準備出門,冇想到轉角處,一個家丁正好跑了進來,兩人撞到一起。

要不是身後還跟著馬雲飛,他這把老骨頭怕是要被撞倒在地了。

“丁順才,你特麼趕著去投胎啊!”堯月理看清來人後,大聲罵道。

被稱為丁順才的家丁,也嚇了個半死,戰戰兢兢稟報道:“老……老爺,出事了!”

“沈安那邊的價格,又降了!這次直接降到了九十文一筒!”

“什麼?!”堯月理後退一步,眼中大駭!

他萬萬冇想到,不過半天時間,沈安那邊竟然降價到瞭如此境地!

丁順才接著道:“老爺,我們按照您的吩咐,隻要沈安降價,咱們就跟著降五文錢,可冇想到,沈安賊子居然這麼狠,連續降了十次!”

“眼下已經跌破一百文了,咱們是否還要往下降啊?”

“降!必須降!”堯月理理順氣之後,緊咬著牙關。

那模樣,好像要把沈安吃了一般!

“這一次,直接降到八十文一筒!”

“八十文?”

丁順才一聽,臉色瞬間白了。

八十文可是底價了啊!

照這個價格賣下去,他們錢都賺不了!

還賣什麼酒呢?

“快去!”堯月理催促。

丁順才一臉為難,站在原地冇動。

一旁的馬雲飛也在擔憂:“丞相大人,再這麼下去,咱們可就賺不了錢了,加上人工的開支,還要虧損呐!”

一想到虧損,馬雲飛都在肉疼。

可堯月理卻十分堅持,渾濁的老眼裡迸發出一絲精光:“八十文是我們的低價,同樣也是沈安的低價!”

“隻要咱們堅持下去,把顧客牢牢抓在手裡,還怕打不倒沈安嗎?”

“眼下就是拚誰能堅持的時候,咱們必須守住咯!”

“這……”馬雲飛思索片刻,也覺得有道理。

關鍵是現在,他也冇有辦法對付沈安。

“那一切都聽丞相的!”

……

堯家酒坊這邊降價的招牌一掛出來,秦二郎立刻回去報告沈安。

“老大,特麼的!堯家那邊把酒水降到了80文一筒。”他口中罵罵咧咧的。

做生意的事情,他不懂,80文一筒又意味著什麼,他也不明白。

但價錢從兩百文一路跌倒現在這個價錢,他卻很清楚背後損失了多少錢。

薛萬春也隨之皺眉:“我粗略估算了一下,三斤糧食一斤酒,月照現在一鬥糧食40文,再加上柴火和人工,一斤酒的成本已經接近80文了,這還隻是生產的成本,若是加上商鋪、存儲和運輸的成本,恐怕80文都打不住,老大,堯家看來已經到了破釜沉舟的地步了。”

他本就是糧草官出身,又當了幾天的賬房掌櫃,變得越發的精明瞭。

三兩下便把眼下的價格戰分析透徹。

沈安滿意的看了他一眼:“萬春說得對,堯月理已經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我們本就占儘優勢,有什麼理由不跟上呢?”

“80文就80文!我們還要把氣氛燥起來,馬上掛出牌子,優惠大酬賓,買五筒送一筒!”

“另外在店鋪門口搭個舞台,去城裡各家春樓把花魁都請來,咱們搞個抽獎活動,隻要買五筒的人,都能獲得一張抽獎券!獎品就是和花魁**一度!”

眾人聽懵了!

80文已經是底價了,還買五筒送一筒?

還搭舞台抽獎,獎品還是每夜至少百兩銀子的花魁?

懵歸懵,可他們卻都明白沈安這些事的用意,這是要讓全城百姓徹底燥起來啊!

老大真是個商業鬼才!

這都是什麼怪主意,他是咋想出來的?

聽得他們心中也都蠢蠢欲動起來,這麼好的事,自己不買點,不抽個獎?

想想都興奮,他們很快各自行動。

個把時辰後,大梁酒坊門口便搭起了一個舞台。

沈安還請來了一個戲班子,熱火朝天的唱著。

每隔一段時間,沈安還會親自登場,不為彆的,就為了抽獎。

“恭喜周老四,抽中花月樓柳絲雲姑娘!”

“恭喜王老二,抽中鳳鳴閣花如月姑娘!”

“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