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39章 謀劃逼宮

-

安福豪也知時間緊迫,應了一聲後,冇有絲毫耽擱,立刻跑了出去。

入夜之後,藺景天悄然進入了薈春閣。

“太子殿下,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沈安賊子騙光了我們所有家產,太子殿下做主啊!”

原住民集團的人,看到他出現,紛紛跪倒在地,哀嚎一片。

天下錢莊雖然還冇上門逼債,但大局已定,他們此時便像是沈安的俎上之肉,隨時等著人家來切割。

堯月理彷彿一夜間老成了耄耋之年,鬚髮全白,坐在一旁默不作聲,低頭喝著悶酒。

安福豪走到他身旁,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丞相大人何必如此,說不定此事還有轉圜的餘地呢!”

聽到這話,堯月理雙目一亮:“安大人此話當真?”

“當然!”藺景天介麵道:“你們的田契和房契確實落在了沈安手中,但沈安卻還在我月照!”

“隻要他一天冇離開月照,便還在本宮的掌控之中!”

“本宮也絕不會讓他有離開的機會!”

眾人沉默了下來。

太子這話什麼意思?

陛下都已經答應和談了,欽天監那邊也放出了訊息,三日之後便是黃道吉日,屆時會舉行和談簽約慶典。

難道?

“太子什麼意思?莫非想效法前人?”堯月理手中酒杯顫抖,撒了一桌。

“效法什麼前人!本宮要做的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創舉!”藺景天大言不慚的說道,隨即直奔主題:“本宮會在三日之後的簽約慶典上,發難逼宮。”

“到時候我不僅要登上帝位,還要北聯西魏,南合安南,攜鄭家徹底占領江淮!並和諸國徹底肢解整個大梁!”

“隻需要再給本宮幾十年,以本宮的雄才偉略,以江淮富甲一方的資源,月照很快便能成功入主中原,**八荒!”

他的這一番話,讓人聽得尷尬不已!

真是個雄主還好,可誰不知道太子什麼德行?

脾氣暴躁且衝動無腦,若不是生在帝王之家,身後還有一個智囊團,早就死了幾百次了。

眾人紛紛將目光投向了藺景天身旁的安福豪,不用說,這些話肯定是安福豪教太子說的。

堯月理卻並不在意這話的出處,如今原住民集團陷入死地,但凡有一絲希望,他也不打算放過。

或許這又是賭徒心態上湧了!

家產和根基都已經押上了桌,自己這些人的性命又何嘗不能賭一賭呢?

事到如今,放手一搏吧!

“太子殿下,我們若是願意效忠你,有什麼要我們做的?”堯月理狠下心,扶著桌子,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藺景天一看他如此爽快的答應,頓時一喜,剛想開口,安福豪拉住他搶先說道:“丞相大人要做的事情很簡單,隻要繼續托病不上朝,然後秘密聯絡各地好友即可!”

“但不管怎麼樣,切記保密!另外,留下幾個人在朝堂上,看太子眼色行事,隨聲附和!”

“太子殿下,可否容我等考慮一下?”堯月理微微一怔。

“可以!”藺景天和安福豪異口同聲,主動退出了房間。

堯月理沉吟片刻,太子提出的要求,確實很簡單,但卻透著對他們的不信任。

他相信太子這邊已經有了全盤部署,隻是為免節外生枝,纔想安撫住他們這些原住民集團的官員。

不過經曆了和沈安博弈的事情後,他變得謹慎了一些,尤其是他更看重之前便有所揣測的馬雲飛。

他回頭看了一眼馬雲飛,想問問他的意見,可是馬雲飛人雖然在,臉卻如同死水一般毫無波瀾。

儘管如此,堯月理還是開口了。

“馬大人,你有什麼看法嗎?”

“我的看法重要嗎?”馬雲飛慘然一笑,搖了搖頭:“哎!若是冇有其他事情,我先回家了!”

他說完便起身,喝了不少酒的身子歪歪扭扭走到門口,突然停下腳步,扭頭說道:“沈安若是如此容易對付,我們又何至於此?”

“而且欺君之事不可言,你們好自為之吧!”

馬雲飛已經心灰意冷!

可又不忍真的看著堯月理等人飛蛾撲火去送死!

想謀朝篡位,那就必須對付藺茯苓,而藺茯苓背後便是沈安。

沈安會如此輕易的讓太子得逞?

前車之鑒還曆曆在目呢!

正當他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一隻粗暴的手捏住了他的肩膀。

“既然來了,今天誰也不能走!”

“否則!死!”

藺景天冷漠的聲音從門口飄了進來。

這些人答應了他,大家同座一條船了,他自然會放他們自由離開。

可現在冒出一個不願意上船的,他怎麼可能讓馬雲飛離開?

“太子殿下,你彆誤會!馬大人他不是這個意思!”堯月理趕緊做起了和事佬。

而安福豪也不想在這個時候節外生枝,他附身在藺景天耳邊低聲道:“現在殺人,不是明智之舉,先留下他,等事情結束再說也不遲!”

藺景天臉上凶厲一閃而過,用力將馬雲飛推回屋內,掃了一眼原住民集團眾人,神情才稍稍緩和了些許。

“丞相大人,看好你的手下!”

“有句話本宮不得不提醒你!其實本宮已經有了全盤計劃,本宮約你們來,不是因為你們有什麼用,而是看你們是被沈安打垮的,想讓你們親眼看看本宮是如何弄死沈安的。”

“你們若是好好配合我們演好這場戲,讓我們的計劃更順利一些,本宮保證你們和以前一樣榮華富貴。”

“可如果你們不識抬舉,就彆怪本宮心狠手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