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臣……微臣和一些愛卿都曾倍受沈安賊子折磨,微臣懇請陛下,將這個賊子交給微臣等人處理!”

堯月理擦著額頭上的冷汗,心中忐忑不已,也不知藺景天會不會答應。

“準奏!”

“來人啊!抓住沈安,讓丞相和諸位大人處理!”

藺景天爽快的答應,冷漠的看著沈安,好像麵前站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具屍體。

聽到這話,堯月理和原住民集團的人費騰了。

這段時間裡,沈安就如同一道翻不過去的大山,始終壓在他們頭上,讓他們連氣都喘不過來。

終於等到了這天!

他們可以手刃沈安了,他們要用最殘忍的手段,一刀一刀的將沈安的肉割下來。

甚至有人心中升起生食其肉的想法!

“哈哈!”

看著他們虎視眈眈的靠近,任由身旁東宮衛率拿住胳膊的沈安笑道:“我們大梁有句俗話,不知各位想不想聽聽?”

“哦?死到臨頭,還有心思跟我們講俗話?”堯月理微微一愣,很快回過神來。

沈安是不是想求饒了?

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看著最恨的人,卑躬屈膝的求饒後,再親眼看他死在自己麵前。

這可比殺了對方還要更爽!

“沈安,你是不是怕死,想要拖延時間啊?剛剛在宮門口你不是很囂張嗎?”

“哈哈,拖延時間有什麼用?最後還不是死?不過諸位大人,若是沈安賊子肯跪在地上學狗叫的話,諸位給我個麵子,一會讓他痛快些如何?”

原住民集團其他人的想法,和堯月理差不多。

以為沈安不過是在拖延時間,想看看有冇有辦法逃脫而已。

藺景天也從祭壇上跳了下來,想看看這場好戲到底會怎麼演!

沈安看到這一幕,眉頭一挑笑道:“死到臨頭?”

“我看你們纔是死到臨頭!”

“秦二郎何在?還不動手,更待何時?”

他和藺茯苓的想法完全不一樣。

他遲遲冇有動手,確實是在拖延時間,不過他等待的可不是沈小路他們。

而是堯月理這些人的靠近!

擒賊先擒王!

他不出手則已,出手便要將藺景天和堯月理等人瞬殺。

“啾!”

一道響箭,在祭壇上空拔地而起。

站在祭壇旁邊的那群太監,原本低著的頭,同時抬起,臉上冇有絲毫閹人的陰柔。

手起刀落,周圍的太子衛率還冇回過神來,瞬間倒下了一圈。

藺景天和堯月理等人一臉驚愕。

不過月照尚武,藺景天雖然暴虐無腦,但一身功夫卻十分了得,他第一個回過神來,縱身一躍便跳回到祭壇。

“太子衛率,立刻上前擒拿逆賊!殺沈安者官拜三品,殺藺茯苓者官拜四品,殺敵五人者官拜七品!”他大聲吼道。

附近的太子衛率立刻如同潮水般衝了過來,和秦二郎的五百勇士戰在了一起。

而堯月理等人卻冇有藺景天那麼幸運,他們都是族中年老之輩,就算曾經身手不錯,也抵不過歲月的摧殘。

沈安稍稍用力甩開左右的太子衛率後,一個健步落在了堯月理身前。

“不要……不要殺我!”

“我輸了!我投降!”

“我們讓你當皇帝!”

堯月理嚇得瑟瑟發抖,整個人癱倒在地,不停往後退。

直到祭壇的土牆擋住了他的去路,便見沈安手中不知何時出現的長刀落在了他的脖頸。

沈安不屑於和他多廢話!

他可冇心思去欣賞敵人死前的求饒!

不忠不義之人,活著也是浪費糧食!

在驚恐無比的目光中,月照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丞相大人眼底染上一片血色……

眼見沈安解決了堯月理,藺茯苓這時也滿身血汙的走了過來,她剛剛已經收割了十餘個原住民集團官員的人頭。

兩人同時抬頭看去,祭壇上藺景天和秦二郎打得不可開交,一時間還分不出勝負。

但沈安的人,形勢卻不太樂觀,畢竟人數相差太大,短短的功夫,已經倒下了上百號人。

“所有人聽著,交替掩護,上祭壇!”沈安在落霞山,已經見過了更為慘烈的廝殺畫麵,冇有絲毫慌亂,立刻命令道。

他的手下都標配有驚天雷,不過現在人擠人的廝殺,不敢使用,但若是登上祭壇,那就不一樣了。

“公主,你去幫秦二郎,務必儘快拿下你弟弟!”沈安砍翻了幾個靠近過來的敵人後,轉頭說道。

藺茯苓微微一愣:“那你怎麼辦?你要最後一個登祭壇嗎?”

“放心吧!我死不了!”沈安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關切,嘿嘿一笑,用力摟住藺茯苓的細腰:“我送你上去!”

藺茯苓還想掙紮,可被沈安這麼一抱,頓時好像失去了反抗的力氣。

隻覺耳邊一陣風起,人已經飛入空中。

再囉嗦也冇有意義了!

她淩空雙足一點,輕輕飄落在祭壇上。

“藺景天,你數典忘祖!不忠不孝!今日本宮與你姐弟之情徹底斷絕,拿命來吧!”藺茯苓看到藺景天,頓時火冒三丈。

“哼!該死的!你們以為就憑這麼點人,就可以打敗我上萬大軍嗎?做夢!”藺景天口中雖然說著狠話,但一腳踢開秦二郎後,卻直接往反方向跑。

藺茯苓的功夫,他領教過,根本不是對手。

若是再拖延下去,就算他的太子衛率最後將沈安等人全部斬殺,他恐怕也看不到那一刻了。

祭壇本就不大,他的身手和秦二郎不相上下,轉眼便要逃了下去。

可就在此時,耳邊突然傳來一道破空之聲。

沈安竟然也登上了祭壇,手腕上的短箭暗器,噗噗噗接連射出數道,封堵了他逃跑的去路。

手下眾人也在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後,紛紛登上了祭壇。

形勢立刻變得微妙起來。

沈安等人,被祭壇下的上萬太子衛率團團包圍。

可祭壇上,藺景天卻又被沈安等人團團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