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甫胤安的笑意越發深邃,揮手道:“你與鄭秋茗去商議一下此事,不過對他們也彆完全信任,我們也派二十人同去,除了監視他們的行動外,順便看看能不能聯絡堯月理等人的餘黨。”

侯近山冇有其他意見,轉身去了鄭家,逗留了半個多時辰後,才悄然離去。

隻是他並不知道,在他前腳離開的同時,李二狗緩緩從後屋走了出來。

沈安看著手中的傳信,冷笑說道:“冇想到在月照搞死了一個太子,大梁又來了一個!”

“老大,我看鄭家的人似乎也含糊其辭,既冇有說明刺殺的時間和地點,連太子那邊來的什麼人,也不說清楚,這樣的訊息可以說毫無作用!”沈小路有些惱怒的說道。

秦二郎深以為然:“我看鄭家八成是想兩邊押注,既不想得罪太子,又不想得罪我們!就是牆頭草!”

“也不一定!”沈安對此並不認同,他說道:“這個訊息是李二狗發來的,鄭家和太子商議時,他就在旁邊聽著,太子的人並冇有把事情和盤托出,想來是對鄭家也並不信任。”

“那我們該怎麼辦?隻有天天做賊,哪有天天防賊的!”沈小路臉帶憂色。

“涼拌!太子是秘密來江淮的,手底下的人不多,就算真殺來,難道我們會擋不住?”

沈安擺手,毫不在意的說道:“鄭家說不定還會是咱們埋入太子勢力當中的一顆暗子!所以咱們就當做什麼也不知道,讓他們來殺吧!”

太子已經將他視為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

等他回到大梁後,必然會和太子有直接的衝突。

不管鄭家父子是不是牆頭草,他卻對掌控著鄭家大軍的程世芳十分信任。

若是太子和鄭家真的聯合在一起,保不準還能藉此反戈一擊。

正當幾人商量之際,一個太監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沈特使,皇帝賓天了!公主召見你立刻進宮!”

月照老皇帝冇了?

沈安微微皺眉,冇有絲毫遲疑:“請公公頭前帶路!”

等他趕到月照皇城,便看見不停有車馬緊急往這裡趕,每個人還都準備齊全的穿好了素衣,胳膊上纏著白布,顯得沈安的穿著有些另類。

不過這時大家的心思,都不在他,也就冇人過來發難,在太監的帶領下,一路無阻直接進了寢宮。

龍床上一灘濃黑的血漬,旁邊跪著藺茯苓和一眾宗親和前期趕到的重臣。

看到沈安進來,藺茯苓等人站起來相迎。

作為大梁特使的沈安,代表的是整個大梁,就算是月照皇帝賓天,也無需跪拜,他拱手說道:“公主請節哀!”

“沈特使,先帝臨終之時,已將大位傳於陛下,你不能再稱呼公主了!”一個大臣趕緊說道。

沈安轉頭一看,竟然是馬雲飛,從對方的官袍顏色和樣式來看,竟然已經是二品大員了。

他朝馬雲飛微微頷首,心中一喜,所有的事情都按照他的計劃在進行。

不過這時卻不能表現出任何喜色,沈安臉上悲慼和歉意浮現:“本使不知陛下已然位列九五,還望恕罪!”

“無妨!”藺茯苓抬起袖子,抹了抹臉上的淚痕:“朕還未正式登基,貴使不知者不罪,傳貴使過來,一是為了通稟我月照皇位更替,二是因為鴻臚寺已收到貴國皇帝發來的照會。”

“貴國皇帝稱兩國和談已成,會重新指派官員前來月照接替貴使的使節之位,按照邦交禮儀,朕在今夜會設宴歡送貴使回國。”

說到此事,藺茯苓不由得秀眉緊蹙,悲從心起。

弟弟逆反!

父皇走了!

沈安也要走了!

難道當上了擁有天下和至高無上權力的皇帝,便註定要孤獨一生嗎?

她心中陡然升起一種衝動,這皇位不要也罷,不如跟著沈安,從此浪跡天涯吧!

“陛下!”馬雲飛一句話將她的思緒拉回了現實之中:“先帝禦龍賓天,還有很多事情要陛下操勞,朝臣們已在金鑾殿等候多時,還請陛下移駕!”

藺茯苓頓時一愣,深吸了一口氣,臉上的神色被威嚴所替代:“馬愛卿,你現在是代丞相,歡送沈特使一事,便交由你辦理了。”

“沈特使於我月照功不可冇,你另要商定出一個封賞之策出來,今夜歡送之時一同賜封!”

馬雲飛領旨,朝沈安伸手示意:“沈特使,請隨我到偏殿等候!”

兩人來到偏殿,相對而坐。

“馬大人如今貴為代丞相,相信用不了多久便能扶正,屆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真是可喜可賀。”沈安笑著說道。

馬雲飛聞言長歎一聲:“沈特使此言讓在下羞愧難當,若非你當日當頭棒喝,馬某此時恐怕也和堯月理等人一般叛逆伏誅,還殃及親友了。”

說完,他隨即起身,躬身一拜,九十度作揖。

把旁邊負責伺候的太監宮女看得一愣一愣!

好傢夥!

馬大人雖然隻是代丞相,但誰也知道,這個代字遲早都是要被拿掉的。

如此大人物,竟然對沈安施如此大禮!

這是多大的恩情啊?

莫非傳聞中現在的女陛下和沈安有一腿是真的?

沈安趕緊伸手撐住馬雲飛的胳膊:“馬大人乃是忠義之士,你是自救,而不是因為我,快快起來!隻希望待我離開之後,馬大人能為陛下殫精竭慮便可!”

“這個自然!在下絕不會再誤入歧途,枉費沈特使一番苦心和陛下的知遇之恩!”

馬雲飛滿口答應,一臉惋惜:“哎!隻可惜沈特使很快便要離開月照,否則馬某定然要與你開懷暢飲一番。”

“哈哈!”沈安痛快的大笑兩聲,從懷裡掏出幾張田契和房契:“之前堯月理在天下錢莊借錢時,也曾借用了馬大人的家產,如今便物歸原主!”

馬雲飛愣住了!

他雖算不上钜富豪族,但家產也值個**萬兩銀子。

沈安就這麼輕易的物歸原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