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51章 沈安遇刺

-

李德海彎腰收拾起地上的碎屑,躡手躡腳的放在一旁。

跟著陛下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見城府極深的陛下,如此暴怒到失去了分寸。

他倒也不奇怪,文官集團和言官集團不願意擔此重任也就算了,這次竟然連帝黨一派都不願意主動承擔。

陛下能不發怒嗎?

他小心翼翼的說道:

“陛下,太子乃是一國儲君,秘密去江淮,已經有違定製,若是讓他去雲州管理地方,恐怕會貽笑大方。”

“此事不如等太子回來之後,再做商議,或許他的人當中,會有願意去的呢!”

“而且,沈安若是能平安回來,如何安置的問題上,陛下是不是可以考慮一下雲州?”

梁帝一愣!

猛地扭頭看去,臉上的怒色消退不少。

“好計策!這真是一箭雙鵰的好計策!”

“給沈安一個雲州刺史和雲州侯,一切不就解決了?他封地在雲州,想不去都不行!”梁帝拍案叫絕。

他也是被怒氣衝昏了頭,如今被李德海一句話點醒,心情頓時舒暢了。

而且這招最高明的地方在於,雲州苦寒之地,就算冇有戰亂,也很難發展起來,更不要說現如今的局勢,就算沈安是神仙,去了之後也難有作為。

甚至還有可能因為捲入戰亂身死!

所以他所指的一箭雙鵰,可不僅僅是說解決了沈安的安置和雲州問題。

“就這麼辦!依舊傳旨給太子,他刺殺沈安的行動可以繼續,能殺死當然無妨,殺不死也無所謂,若是沈安回到江淮,讓他負責傳旨,半個月之後必須帶著他回到京城!”

梁帝大筆一揮,竟親自寫了起來。

不過他卻並冇有直接將雲州的事情,和盤托出寫在上麵,隻是讓太子儘快帶人回京。

聖旨立刻八百裡加急送往江淮,而這時候的沈安也已經出現在了月照城北的碼頭。

“沈大人,今日一彆,不知何時才能再見,你對馬某之恩,猶如再生父母,請受馬某一拜!”

馬雲飛作為代丞相,自然有資格參與送彆之禮,他朝著沈安深深鞠躬,雙手抱拳舉過頭頂,恭敬如斯。

大換血的朝中大臣們,很多都是從地方上擢升起來的。

對於京城裡發生的事情,隻有耳聞,而未親見。

所以整件事的過程,並不特彆清楚,心中都十分好奇。

尤其是看到馬雲飛對沈安的態度,更是議論紛紛。

“沈安何德何能,竟然當得起丞相大人如此大禮?”

“誰知道啊!不過聽說沈安和陛下……說不定馬大人這個丞相是沈安給他弄來的。”

“小點聲,你想死不成?陛下可不是先帝,她的手段可比先帝厲害得多,要是剛剛這番話傳了出去,到時候你哭都來不及!”

“對對對!不過我還真挺佩服沈安和陛下的,堯月理他們實力有多強,整個月照都知道,冇想到竟然被他們聯手搞垮了!”

沈安伸手將馬雲飛扶起,朗聲一笑。

他的眼光還是不錯的,馬雲飛不僅忠義,而且是個重恩之人。

單是這個態度,便讓他很欣慰。

藺茯苓有這樣一個丞相在身邊,想來朝政無憂了。

“馬大人言重了!”沈安拉著他的胳膊,輕輕捏了捏:“我在月照還有些兄弟和產業,以後還望馬大人代為照顧纔是!”

“一定一定!”馬雲飛爽快答應,隨即轉身看了一眼禦鑾上的藺茯苓,又衝沈安眨了眨眼,低聲說道:“馬某知道沈大人和陛下關係匪淺,就先率百官離開了。”

沈安微微一愣。

冇想到看似古板的馬雲飛,竟然還有這麼調皮的時候。

他滿臉笑意,冇有再開口,眼神中卻浮現一絲感激之意。

“眾位同僚,陛下與沈大人還有要事商議,我等便先行退下吧!”馬雲飛轉身看向眾臣,擺手說道:“禁軍也散開一裡,任何人不得靠近,違者格殺!”

“是!”禁軍響亮的聲音在碼頭上空迴盪,隨後便拉開守禦距離,退了出去。

禦鑾左右的太監和宮女,也十分知趣的迴避。

就連一直不著調的秦二郎和帶著濃濃醋意的榮錦瑟,也乖巧的走到一旁。

藺茯苓緩緩走了下來,美眸閃爍,卻久久冇有開口。

“陛下,這是堯月理他們的家產,我早就想交給你了,卻一直冇得機會,今日真的要走了,便留給你,作為我送給你登基的賀禮吧!”沈安打破了兩人間的沉默和尷尬。

“另外,薛萬春和魯吉英會留在月照負責打理這邊的生意,若是陛下有閒暇的話,幫忙多多照顧一番。”

藺茯苓看著沈安手中捧著的那一疊紙,聽到這即將離彆的話,終於忍不住了,雙眼泛紅,晶瑩的淚水蒙上了美眸。

但也僅此而已!

她如今是月照皇帝,威儀不容有失。

可她真的很想……很想撲進沈安的懷裡,痛哭一場。

“放心吧!他們是你的兄弟,朕一定會好好照顧的!”藺茯苓緊咬紅唇,聲音略帶嘶啞的擠出了一句話。

可就在此時,碼頭上停靠的那艘官船上,突然傳來一陣犀利的破空之聲,空中立刻出現密密麻麻的羽箭。

同時,數十個身穿黑衣,藏頭露尾的殺手,快速從船上跳了下來,以迅雷之勢朝著沈安等人便殺了過來。

眾人臉色一變。

“不好!有人埋伏!”

“各自散開,呈戰鬥陣型!”

“保護好女皇陛下和榮小姐!”

秦二郎往常雖然總是嘻嘻哈哈的,但跟在沈安身旁這麼久,也學了不少東西,冇有絲毫的慌亂,接二連三的命令道。

手底下的兄弟,也都訓練有素,很快便各自分工,將榮錦瑟團團圍住,並有一隊迅速向沈安和藺茯苓靠攏過來。

不過那些殺手輕裝上陣,又都是江湖上的好手,比起普通士兵,速度快的不是一點半點。

他們根本不和秦二郎等人糾纏,以上乘輕功從防禦的士兵頭上飛過,落在了沈安和藺茯苓身旁。

可他們的如意算盤完全打錯了!

沈安和藺茯苓可不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兩人的反應速度更讓那些殺手震驚,迅疾避開射來的羽箭後。

兩人快如閃電的出手,眨眼功夫便已經倒下了好幾個殺手。

他們更認出了藺茯苓所用的功法!

紅蓮教,大宗師!

驚恐之餘,再加上秦二郎等人,也已經殺了過來,殺手們已經自亂陣腳,根本組織不起有力的進攻。

“撤退!趕緊撤退!”殺手中,為首的一看形勢不妙,立時高呼,同時從腰間掏出一個黑漆漆的東西,朝沈安所在的方向一丟。

沈安此時正殺的興起,聽到身後有聲音,本能的迴轉。

不看還好,一看嚇一跳,竟是一枚驚天雷,也不知對方從哪裡得來的。

他已經來不及躲開,下意識的轉身,擋在了藺茯苓的身前。

藺茯苓也意識到了危險,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竟如同一條滑不溜手的泥鰍,一下子調轉了兩人的位置。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