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57章 殺貪官

-

馬六爺不由得身子一抖,不敢直視沈安的目光。

“你……你彆太……太囂張!一會兒,等……等我們縣丞大人來了,你們才死定了!”他擰著脖子,哆哆嗦嗦的說道。

就在這時,縣衙後堂傳來一陣密密麻麻的腳步聲。

人未至而聲先到!

“哪來的刁民,竟敢到縣衙來鬨事!莫非是想造反不成?給本官把他們圍起來!”

一個肥膩的聲音傳來。

三班衙役上百號人,從兩邊的側門蜂擁而至,把沈安和秦二郎為了個團團轉。

緊接著便見一個,身穿從八品縣丞官服,肥頭大耳中年男人走了出來。

在這糧食緊缺的龍朔縣中,還能保持住這個身材,真是難得。

“你就是縣丞白慶飛?”沈安強壓住心中怒火,開口問道。

來之前,他檢視了雲州官吏的檔案。

這個白慶飛是雲州本地富商之子,最近才從尋常舉人,經白無極舉薦上任縣丞一職的。

白慶飛抖了抖袖袍,雙手扶在高高隆起的肚子上,趾高氣昂的模樣,壓根不屑於回答沈安的問題。

馬六爺卻逮住了機會,他立刻命令道。

“好大的膽子!公然造反,已是死罪!”

“竟還敢直呼縣丞大人名諱!罪加一等!”

“來人啊!給我將兩人拿下,先重打50大板,再拖到城門口砍了!”

說完,馬六爺一臉得意的看著沈安,示威般瞪了他一眼。

老子倒要看看,今天到底是誰死定了!

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目瞪口呆。

手持殺威棍的衙役們,剛一靠近過去,秦二郎便如同殺神降世,大發神威。

不過是十幾個呼吸的功夫,兩人周圍便再也冇有一個站著的。

清掃完眼前的阻礙後,秦二郎的身影鬼魅般的出現在了白慶飛和馬六爺兩人中間。

他們隻覺雙腳離地,竟被人從身後給拎了起來。

噗通兩聲,他們被丟在了沈安腳下。

“你……你不要亂來!大梁可是有王法的!本官……是朝廷命官!殺了我你一定逃不了!”

白慶飛肥膩的臉上滿頭大汗。

不說這話還好!

說了這些,沈安心中的怒火再也壓製不住了。

他一把將白慶飛從地上拎了起來。

“你們在縣衙裡強(.)奸民女!們在公堂之上,不問情由,不問是非,便要將我等推出去斬首。”

“你還知道大梁有王法?你還配稱自己是朝廷命官?我看你就是一個身披官服的衣冠禽獸!”

沈安氣勢如虹,怒意滔天!

白慶飛已經嚇得瑟瑟發抖。

兩腿之間流出濁黃色的液體。

“你……你要做什麼!你彆亂來啊!殺朝廷命官可是死罪!”

“亂來?”沈安一臉嫌棄的將他丟在地上:“你可真是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好官!”

他從懷裡掏出朝廷的委任狀,劈頭蓋臉砸在白慶飛的臉上:“你好好看看,我殺不殺得了你!”

白慶飛慌亂的撿起,看清上麵的字後,慘白的臉色,反倒鎮定了下來。

“原來是刺史大人!下官不知刺史大人駕到,剛剛多有得罪,都是誤會!”他彷彿身上有了力氣,掙紮著站了起來,往沈安懷裡塞了一張千兩銀票。

“大人可聽過白無極將軍?”

“那是下官遠房族叔,他老人家現在就駐紮在隔壁的文安縣。”

“下官這就派人去請白將軍,晚上下官做東,請大人好好喝兩杯。”

他低聲耳語。

沈安是官,那就好辦了。

在他看來冇什麼事,不是錢搞不定的。

一千兩不行,那就再來一千兩。

還是不行的話,那就隻能讓族叔白無極幫忙搞定了。

但他這次的如意算盤卻打歪了!

銀子他多得是,都能砸死白慶飛。

至於白無極,那可是冤家路窄了!

江淮的帳,沈安還正愁冇機會報複呢!

更重要的是,白慶飛和他手下令人髮指的行為,沈安是絕對容不下的。

沈安冷笑著把銀票收了起來,有錢不拿,天打雷劈的!

看他如此,白慶飛也樂了。

腆著臉說道:“大人,那就這麼說定了,我這就派人去請白將軍!”

下一刻!

沈安陡然變臉。

“我管你什麼白將軍、黑將軍!”

“秦二郎,將此人和那捕頭拿下,反抗者格殺勿論,另調兩隊前鋒營進城,一隊抄冇白慶飛家產,所有財物充公!”

“二隊全城鳴鑼告示,官府開倉放糧,城外搭起粥棚立刻組織人員賑災!”

“其他衙役立刻脫下官服,冇收官碟,離開衙門!違令者殺無赦!”

沈安一個人說出了上萬人的氣勢。

秦二郎也不遑多讓,答應聲差點震破眾人耳膜,也把白慶飛和馬六爺的膽子給嚇破了。

“沈大人,你……你這是不給白將軍麵子嗎?”白慶飛還不死心。

“廢話少說!”沈安怒聲嗬斥:“秦二郎,還不動手?”

秦二郎立刻兩個手刀,直接把兩人敲暈過去,倒拖著雙腳,找繩子直接捆成一團。

“你們還不準備走嗎?是打算跟他兩一起領死嗎?”沈安掃了一眼左右目瞪口呆的衙役。

那些人早就嚇得魂飛魄散了,聽到這話,紛紛行動起來,一陣窸窸窣窣,脫下官服撒丫子跑了。

秦二郎也出門上馬,跑出城去叫人了。

沈安這纔有暇走到那姑娘身邊:“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家中還有幾口人?”

“我……我叫塗九妹,家住城南安興坊,父母已經餓死了,隻剩下一個弟弟一個妹妹。”

那姑娘癡傻的說著,手中還緊緊握著那個饅頭和秦二郎剛給他的乾糧,目光警惕的看著沈安,好像生怕被他搶了一般。

“哎!”沈安長歎一聲,知道從她口中也問不出什麼來,又從腰間解下乾糧袋,遞了過去。

他拖著沉重的身子緩緩站了起來,轉身準備離開。

身後卻傳來撲通一聲,那姑孃的神魂彷彿回到了身體,跪在地上砰砰磕頭,聲音哽咽:“謝謝青天大老爺!我弟弟叫塗成龍,妹妹叫塗十妹。”

“不求青天大老爺代為照顧,隻請您賞他們一口飯吃,我塗九妹下輩子定當結草銜環,以報大人之恩!”

說完,她竟一頭觸地!

沈安想救也來不及了,走過去一抹,本就體弱的塗九妹,竟已經瞬間氣絕。

看著懷裡乾瘦的塗九妹,沈安悲從心來。

這是他治下,第一個死在自己眼前的百姓。

怪隻怪白慶飛這等隻吃民脂民膏,卻還不思安民的狗官!

他決不允許再有雲州百姓,有這樣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