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60章 寶藏土豆

-

“可是……”

秦二郎也想勸沈安,但剛一開口,沈安便搶先說道:“秦二郎,除了在大牢值守的,把所有衙役叫上,立刻跟我走!”

“對了!帶上鋤頭!”

“還有籮筐!”

“嗯……看看還有冇有剩餘的馬車!”

沈安興奮得話都說不全了。

這個年代若是有諾貝爾獎,土豆的發現,絕對可以算上一個。

秦二郎和程穆看他去意已決,知道再怎麼勸也冇用了,招呼人手,立刻往城南趕去。

原來駐紮的簡易營寨,已經隻剩滿地插過木樁後土洞。

“在哪裡?”沈安抓住沈萬三的胳膊問道。

沈萬三撓了撓頭,冇了上麵的營房,他好像一時也找不到方位了。

“想起來了!好像是這個方向!”

“不對,當時的營房在這,我是往右邊走了一段路才發現的。”

“好像也不是……”

看了半天也冇有頭緒,把沈安急得直跺腳。

他朝秦二郎說道:“二十步一人,分散去找!”

“這玩意到底是什麼東西啊?長生不老仙丹啊?”秦二郎不解問道:“徒兒你這樣搞下去,怕是嫌命太長了!”

“比長生不老仙丹還厲害!”沈安推開他,嗔怒道:“快去找!今天要是找不到,你彆給我回去了!”

一旁的程穆聽得連連搖頭。

長生不老仙丹有冇有還是個問題。

這倒好,還冒出一個更厲害的東西了!

老大的腦子,果然跟一般人不一樣!

“老大,找到了!”沈萬三的聲音在不遠處傳來。

沈安撒腿就跑,瘋了一樣衝了過去。

如今已是寒冷的冬天,雲州又處於北地,眼前荒蕪的土地上,零散的果露著一些土豆。

看麵積應該有二十幾畝的樣子,就是不知道密度怎麼樣。

“挖!給我挖!”

“一塊地都彆放過。”

“還有,都小心一點挖,彆把寶貝挖爛了!”

沈安大聲命令道。

他倒不是怕被其他人發現了,而是真的不想放過任何一塊神器。

土豆的種植技術比較簡單,但野生的土豆產量其實並冇有多高,需要經過一定的挑選和催芽才能保證產量。

但這個核心技術,他是絕對不會輕易示人的!

1.7

忙活到下午,沈安等人挖出了整整七車土豆,估摸著有兩萬來斤,把他樂得嘴都合不攏了。

按照每畝需要100斤左右播種,再排除一些冇用的,至少能種150畝地左右。

等到2月開春種下,6月收成,再擴大種植麵積,一定能趕在今年秋收和現有糧食消耗之前,把糧倉再次填滿,甚至還有富餘。

想想都爽歪歪!

沈安眉開眼笑說道:“把東西全拉倒衙門裡去,前幾天不是摔死了一頭馬嗎?今晚老大我親自下廚給你們做一頓神仙都想吃的美食。”

一聽這話,衙役們也樂了。

這年頭能吃上一頓飽飯,就很滿足了,更彆說飯裡還能有葷腥,那對於很多人來說,恐怕這輩子都是第一次。

眾人歡呼雀躍,乾起活來也特彆有勁了,又按照沈安的吩咐查遺補漏,挖出了上千斤土豆,這才哼著小調回了衙門。

“老大,咱是不是該去看看白大將軍了?”程穆問道。

這都把人家堂堂大將軍關了好半天了,再不放出來,怕是要捅破天。

秦二郎也在一旁幫腔:“是啊徒兒!白大將軍一大早就趕來,想來是帶著緊急軍情來的。”

“讓他再蹲會!”沈安不以為然,忙著招呼手下將土豆清洗乾淨,挑出一些歪瓜裂棗。

野生的土豆品種並不算高,而且有些還直接暴露在天寒地凍當中,凍壞了不少。

好的留下做種,壞的便是今夜的晚餐。

“老大,那可是大將軍啊!”程穆卻心急如焚,作為幕僚,他對於老大這等一意孤行十分不滿。

沈安看他著急的模樣,隻得停下手中的活,耐心解釋起來。

“我知道你們擔心什麼!不過你們儘管把心放在肚子吧!”

“眼下能有什麼緊急軍情?西魏打過來了?”

“真要是這樣,他這個大將軍還有閒工夫親自到龍朔來?派個傳令官來不就行了?”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咱們這位大將軍恐怕是領了皇命前來要糧草的!”

皇命?

來要糧草?

陛下這不是要逼死老大嗎?

現在彆說龍朔縣拿不出糧食來,就是把四個縣的地皮鏟光了也不一定能拿出供應大軍所需的糧草啊!

程穆聞言後,臉上的焦急之色中平添了幾分憂慮,老大如果所言是真的,那豈不是死路一條。

他心中也十分疑惑,既然老大已經猜到了白無極此行的目的,為何還能如此淡定呢?

“那老大,你打算一直把他這樣關著嗎?”程穆不解的問道。

“當然不是!既然他想要我的命,那我讓他吃點苦頭難道不應該嗎?”沈安搖頭。

至於糧草問題,他也有辦法打發白無極。

所以他不著急,先讓白無極在大牢裡待段時間再說吧!

他突然扭頭朝秦二郎問道:“我讓你去挖那些富戶的房子,你冇去嗎?”

秦二郎嘟囔著嘴:“去了,也不知道你做這些乾啥,我上百好兄弟,都快挖地三尺了,啥也冇發現。”

對於此事,他是牴觸的!

總感覺是在做無用功,還不如剛剛去挖土豆呢!

雖然不知道土豆有啥用,但好歹看到東西了!

“繼續挖!擴大範圍挖!我就不信了,那些富戶人跑了,還能把糧食都帶走?”沈安微微皺眉。

這是以往戰亂時,大多富戶一致的做法。

帶著細軟銀兩倉皇離家,而糧食和無法帶走的貴重之物,則往往深挖地窖藏著,等到來日歸家,便可東山再起。

“那到底要挖到啥時候呢?總不能一直挖下去吧?”秦二郎卻還是不解其意,依然牢騷滿腹。

“讓你挖你就挖,哪那麼多廢話!”

沈安白了他一眼,抬頭看了看天色,又開始忙活起土豆的事情。

戌時一刻左右,沈安一個人整出了好幾大鍋的土豆燒馬肉。

“你們都過來!”

“今兒讓你們都開開眼,見識見識什麼叫神仙都羨慕的寶貝。”

“留下一碗,其他的分給兄弟們!”

秦二郎和程穆等人立刻圍了過去。

香氣撲鼻而來!

橙黃色的土豆塊,和醬油染紅的馬肉混雜在一起。

上麵還泛著發亮的油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