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71章 備戰

-

一夜未眠。

耶律雄基這邊,天剛亮起,10萬南郡城守軍浩浩蕩盪出動了。

引得全城騷動!

“出什麼大事了?難道大梁打過來了嗎?”

“不可能!大梁皇帝慫的一批,每年不僅給咱們西魏送錢送糧還送女人!怎麼可能主動進攻?”

“那是咱們又準備到大梁去撈油水了?可現在是冬天,可不利於咱們的騎兵大規模行動!”

“看起來不像,真要是準備大規模進攻大梁,就不會在白天這麼大張旗鼓了!”

城中的百姓議論紛紛,但誰也看不明白,到底出了什麼事。

不過絕大多數西魏人,與大梁百姓對於戰爭的態度截然不同。

他們不僅不畏懼,甚至還十分興奮和渴望。

因為每次大軍一旦出動,都能滿載而歸。

有時候俘虜回來的大梁奴隸太多,他們這些平頭百姓也能分上一兩個。

這時候,騎著一匹黑色高頭大馬的鎮南王,緩緩走到了城門口。

他的出現,把城中百姓的情緒激發到了高chao。

“百戰百勝的鎮南王竟然親自出馬?看來是真的準備對大梁大舉進攻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前些年我家那個大梁奴隸最近被我給打死了,總算又可以換新的了!”

“對對對!之前我花五錢銀子買來的大梁女人,也玩的冇意思了,這次我非得買5個回家不可!”

“你們就放心好了!鎮南王親自出馬,從來都是所向無敵,你們的心願很快就能達成了!”

“鎮南王威武!”

“鎮南王威武!”

聲浪一浪高過一浪,連城牆上的積雪都被震落下來。

在高亢的嘶喊聲中,鎮南王耶律雄基卻雙眉鎖成一條直線,滿臉肅穆中,帶著濃濃的怒氣。

隨著他的大手一揮,大軍立刻開拔。

出城兩裡左右,便得到了探馬回報的訊息。

“啟稟王爺,鎮南大軍已經先期抵達狼嚎穀南部十裡外。”

“兩路探馬同時發現,狼嚎穀外敵軍正在挖掘陷馬坑。”

聽到這話,耶律雄基和金義渠對視了一眼。

“王爺,不太對勁呀!”金義渠皺著眉頭分析起來。

“狼嚎穀雖然地勢險要,易守難攻!但畢竟是一塊死地!”

“他們搶到糧食之後,按理說要麼帶著糧食迅速撤離,要麼直接將糧草燒燬逃竄。”

“最佳選擇應該是後者,因為帶著糧草實在不便,很難逃過我們的追擊!”

“但是這股敵人卻選擇留在狼嚎穀,似乎想跟我們正麵對峙。”

耶律雄基沉默不已。

他心中同樣有這個疑惑。

這種情況下,合理的解釋隻有一個。

那就是狼嚎穀中的敵人,有把握從兩路大軍,近30萬人手中逃走。

但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除非白無極所有新軍和府兵主力都在狼嚎穀,否則附近絕冇有任何一支部隊有這樣的實力!

可這絕對是不可能的!

白無極手下近40萬人,怎麼可能做到悄無聲息的深入到距離南郡不過四五十裡的狼嚎穀?

“傳令三軍,務必打起十二分精神!將探馬數量加倍,擴大搜尋範圍。”

“傳令斥候營,儘一切辦法弄清楚狼嚎穀敵人的數量!”

“傳令鎮南大軍,在冇有本王的命令之前,絕不可輕舉妄動!”

“傳令留守南郡城的烏其都,即刻起關閉城門,一旦出現敵襲立刻狼煙示警!”

“傳令押送糧草去往大都的蕭景琰,立刻迴轉南郡,同時上書朝廷,南郡很有可能出現了大梁主力。”

接二連三的命令從耶律雄基的口中蹦出。

他征戰沙場多年,略一思量之後,發現狼嚎穀確實迷霧重重。

在徹底撥開迷霧之前,他必須方方麵麵都做好萬全的準備。

小心駛得萬年船!

這是他能做到百戰百勝的法寶!

他將大軍駐紮在狼嚎穀以北五裡外,便派出手下一員將軍率小隊人馬前去探路。

而與此同時,沈安早就在他們的畢竟之路上等候多時了!

“何方來將,報上名來!”

耶律雄基的探路兵剛到山穀口,沈安便大聲喝道。

此刻他披著一身西魏軍士的鎧甲,威風凜凜的站在山穀口。

他的身後,跟著一支同樣裝束的百夫隊。

他們來的時候冇有穿鎧甲,隻能從那些死掉的西魏軍士身上扒下來將就湊合用。

為了給向子非他們運輸糧草拖延時間,他要故意迷惑敵軍。

讓敵人不知道狼嚎穀到底來了多少人!

而且這身衣服,還是他接下來準備渾水摸魚,逃離此地的重要依仗。

“西魏鎮南王麾下李思明!你們又是何人?”

“為何截殺我們的運糧隊?竟還身穿我們西魏鎧甲,簡直不知廉恥!”

來人大聲吼道,憤怒至極!

戰場上殺敵無可厚非,可是殺了人之後,還將人家衣服扒光,那就有些不厚道了!

“原來是李將軍,不過你若是想與我探討道德倫理的話題,那就恕我不奉陪了!”

沈安冷笑不已,說完之後調轉馬頭就要回山穀中。

對麵的李思明隻帶了千把個人,諒他也不敢輕易的衝進來。

“豈有此理!”

“黃口小兒不知所謂!”

“待到陣破之日,我定要將爾碎屍萬段!”

李思明越加的惱怒,恨得咬牙切齒,但常年跟在鎮南王左右的熏陶,讓他也變得十分冷靜。

心中的理智還是戰勝了怒火!

他隻是來探個虛實的,能摸到一些底細,也算不虛此行。

沈安回到山穀,其他將士還在抓緊時間做準備。

他們正將冇有被向子非帶走的糧草聚攏在一起,還把那些死掉的西魏軍士衣物丟在上麵。

而靠近兩邊懸崖腳下的山腰上,他們正在茂密的竹林下搭建著簡易的工事。

“老大隻讓咱們挖一些溝壕,真的能抵擋西魏大軍的進攻嗎?”

“不知道啊!但老大那次讓咱們失望過?照他說的做準冇錯!”

“那倒是,老大這腦子裡也不知道是吃啥長的,咋總是跟人不一樣呢?”

冰天雪地裡,地麵都被凍得極其堅硬,挖掘起來十分費力。

但士兵們心有疑惑,卻冇有怨言,紛紛拿著鏟子不停的挖土,一條條深約八尺左右的斜麵溝壕,自上而下排列著。

在這些溝壕之中,每隔丈許還挖了一個足以躲藏十餘人的坑洞,也不知道有什麼用處。

“沈萬三那邊情況怎麼樣?”沈安朝一名負責傳令的士兵問道。

“三哥那邊已經傳來訊息,他們早先一步跑出了十裡開外,冇有被敵軍發現和攔截,目前正在修整,隨時等候這邊的信號。”

沈安點頭示意,沈萬三是此次戰役的關鍵。

他們能不能逃出去全看沈萬三這股疑兵了,若是出了問題,他們就算在山穀中鬨得天翻地覆,也不一定能逃出去。

“很好!你馬上帶人再去檢查一遍糧草裡麵夾著的驚天雷,一定要確保每輛糧車上麵都有!”

“另外跟兄弟說一聲,等到敵人進入山穀後,一定要儘快躲入坑洞之中,千萬不要有任何戀戰的打算。”

沈安抬頭看了一眼頭頂上的絕壁,上麵白雪皚皚,不時還有大片的雪塊跌落下來。

該死的西魏人!

我隻是想來買點糧食,你們卻非逼我用絕招!

那就隻能讓你們嚐嚐什麼叫做天崩地裂了!

到了閻王爺那裡,可彆怪我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