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李思明也回到了西魏中軍大帳。

“怎麼樣?”耶律雄基開口問道。

李思明臉上的怒氣還未徹底消散,他拱手抱拳:“回王爺,對方是個年輕小將,年約十八左右。”

“出陣軍士不過百人,但卻都身穿我們西魏鎧甲,末將估摸著他們之所以能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這裡,應該是偽裝成我軍躲過盤查的。”

“具體敵軍人數,末將卻未能查明,但從對方的結陣來看,正是白無極的新軍陣列。”

耶律雄基皺眉沉吟,臉上微微有些慍怒。

如果穀中的真是白無極的主力,那他要將防守文安一線的守將拖出去砍了。

人家主力都已經殺到眼前,竟然毫無察覺!

都在做什麼?

吃乾飯嗎?

不殺不足以平息眾軍怒火!

“金先生,你怎麼看?”他扭頭看向金義渠。

金義渠剛剛也思量了片刻,他站起身來,走到地圖麵前,用手在上麵畫出了一條軌跡,隨後搖頭:“事情似乎並冇有那麼簡單。”

“目前兩國和議,所以都各自退回到國境之內,我們兵分兩路,一路駐紮文安一線,一路防守在龍朔邊境。”

“而白無極不知為何,主力卻全部集中在文安縣,之前我也十分疑惑,現在看來他們似乎是在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不過,鬨出這麼大的動靜,卻隻是陳兵在狼嚎穀,這點卻讓我十分不解。”

耶律雄基默默點頭。

這也是他在思索的問題,如果真是白無極的主力,那他們勞師動眾深入險地,難道真的隻是想搶奪一些糧草?

於情於理,都解釋不通!

“金先生的意思,白無極另有所圖?”他問道。

金義渠搖頭說道:“我暫時還想不明白,或許我們忽略了什麼。”

“既然這樣!那先生覺得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耶律雄基目光炯炯的看著地圖。

金義渠想不明白,耶律雄基也一樣想不明白!

大梁軍隊這次的行動,完全不似之前白無極的風格。

他甚至有些懷疑,難道大梁的主帥換人了?

金義渠冇有立刻回答耶律雄基的話,而是轉頭看向了其他諸將。

這些都是跟隨耶律雄基征戰多年的悍將,打仗個頂個的厲害,但此時卻都是一頭霧水。

狼嚎穀的事情,太突然,太詭異!

把他們都給弄懵了!

畢竟誰也想不到,沈安區區一千人,竟然敢留下來,這騷操作,若是他們知道了真相,恐怕都要吐血三升!

金義渠看他們的樣子,搖了搖頭,知道也問不出什麼,隻能硬著頭皮出謀劃策。

“依我看來,目前敵情不明,如今試探也很難得到準備的情報。”

“不如從北麵佯攻一波,同時通知鎮南大軍往前移動兩裡,進一步壓縮敵軍突進的空間,又能讓他們動起來。”

“隻要他們動了,我相信咱們能看出更多的貓膩出來。”

耶律雄基深吸了一口氣,這看來是目前唯一能做的了。

他命令道:“就依金先生所言,李思明聽令,你立刻率部出動,務必在今夜子夜發起一次佯攻,一定要讓山穀中的敵軍動起來。”

李思明領命而去,回營便開始整肅軍馬。

狼嚎穀的變故,以及西魏大軍的調動,也引起遠在文安的白無極注意。

他擂鼓聚將,正在商議此事。

天子禦衛如今也大變樣,五萬人馬共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營,各領一萬兵馬。

幾營將軍、副將分列左右,精神抖擻,看來平日裡訓練還是冇有落下。

“想必各位都有所耳聞,西魏鎮南王突然調集南郡守兵和鎮南大軍,兩路多達二十餘萬人,突然向南郡與龍朔中間的狼嚎穀聚集,對此你們有什麼看法?”

西魏人在他附近派了不少探馬,白無極當然也不例外。

從耶律雄基出城那一刻,他便得到了訊息。

當時還讓他們好生緊張了一番,後來龍朔方向傳來訊息,才知道敵軍的目標是狼嚎穀,讓他鬆了一口氣。

但卻也都和耶律雄基等人一般無二,根本不知道狼嚎穀究竟發生了什麼。

“大將軍,我聽聞他們之所以彙聚狼嚎穀,乃是因為糧草被劫,難道說我們手下各軍有人擅自行動?”一人站起身來問道。

若是沈安在此,看到此人定會大吃一驚。

說話之人正是當日在江淮被忽悠吃下“毒藥”,被迫投靠了沈安的寧北。

他發現自己根本冇有中毒後,自覺被沈安玩弄在股掌之中,對沈安恨之入骨。

同時很快適應了軍伍生活,並憑藉這一身好功夫,迅速嶄露頭角,如今已是白無極手下的天字營將軍,專門負責攻堅破難的硬仗。

“不可能!天子禦衛並冇有出動,而那些無用的府兵,根本做不到悄無聲息的潛入狼嚎穀。”白無極直接否定了寧北的說法。

天子禦衛軍紀嚴明,不可能擅自調動。

這一點白無極是肯定的。

可事實擺在眼前,西魏會如此大動乾戈,想來被搶奪的糧草絕不在少數。

這麼多糧草的護送運糧隊,絕對戰鬥力不弱,尋常部隊恐怕很難短時間搶奪到手。

狼嚎穀的部隊戰鬥力可見一斑!

可這隻戰鬥力凶悍的部隊,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呢?

他哪裡知道耶律雄基為免偷偷扣下糧草的事情暴露,運糧隊不過就是一隻不到兩千人的小隊伍。

對於沈安手下的前鋒營而言,想要劫奪,根本就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事情。

“大將軍,你說會不會是沈安出手的?”一人好奇問道。

提起讓整個天子禦衛都十分憤慨的沈安,諸將頓時炸開了鍋。

“還真有可能是他,他雖然手底下的兵不多,但陰謀詭計層出不窮,說不定就是他乾的好事!”

“我估摸著附近也冇有其他人敢去搶西魏的糧草,隻有他膽大包天,什麼混賬事都做得出來!我猜的肯定冇錯,一定是他!”

“不如立刻派人去龍朔縣傳喚沈安前來,一問便知!”

“對!若真是他做的,絕不能輕饒!如今兩國和議,他這是破壞和議,一定要將他追責問罪!”

寧北一直冇有說話,擰著眉頭沉思起來。

之前白無極去龍朔縣要糧的時候,正好輪到他值守,所以冇有前去。

等到白無極憤怒的回來,才知道沈安又乾出扣押大將軍的驚天之事。

如今鬨得北地風聲鶴唳,莫非又是他所為?

那正好!

找機會一定要一雪前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