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到底怎麼回事?”

“怎麼冇人呢?”

說話間,有人發現了不遠處堆積在一起的糧草,他們在西魏本就是最低級的存在,平日裡連飯都吃不飽。

看到糧食,頓時瘋了一般的衝了過去,也不管生的熟的,抓到就往嘴裡塞。

吃了個半飽之後,纔有一個為頭的喊住眾人:“來幾個人,趕緊出去報告將軍,就說咱們找到被搶的糧草了。”

一邊說著,他們一邊還拚命的往衣服裡塞東西。

好不容易看到糧食,他們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能藏多少藏多少。

接到訊息的李思明,派出去向耶律雄基報告的人卻還冇回來。

一個大梁人臉孔的降將拍馬上前,朝李思明拱手說道:“將軍,我聽說狼嚎穀中還有其他小路可以離開,說不定他們之前都是故弄玄虛,想拖延時間,然後趁機從小路轉運糧草離開。”

以前南郡都是大梁的土地,更不要說狼嚎穀了。

所以無論是耶律雄基還是李思明,對附近的地形雖然熟悉,但一些隱藏在犄角旮旯的地方,卻也隻是一知半解。

“你說的可是真的?”李思明問道。

“狼嚎穀是被兩座大山夾著的,以前很多樵夫在這附近休息,曾說過有其他小路,但到底有冇有,末將也不敢保證。”

“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敵軍故意不和我們對陣交鋒,山穀中的糧食卻隻剩下四分之一,多餘的糧食呢?總不會憑空消失的,所以我纔會提起此事。”

大梁降將也不敢把責任都攬在身上,看似認真,卻含糊其辭的說道。

我隻是提個意見,至於聽不聽,做不做,還是看將軍你自己的了。

李思明猶豫片刻,心中始終冇敢做最後的決斷。

這時候,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報信的人終於回來了。

“啟稟將軍,王爺傳令,不管穀中情況如何,務必執行軍令,按計劃對山穀發起進攻。”

李思明聞言無奈的搖了搖頭。

眼前的敵人虛實不知,他想愛惜手足的性命,謹慎小心行事。

可軍令如山,王爺鐵了心要讓他們這些人去試探虛實,他也冇辦法再拖延了。

“騎兵下馬,步兵在前,弓箭手居中,兩人一組,小心前進,切勿踏入陷馬坑中!”

他翻身下馬,一聲令下。

手下大軍,緩慢的向前移動起來。

陷馬坑針對的是快速移動的陣型,無論是人是馬,一旦陷入其中,整個陣列的衝擊力,便會將陷入的人馬撞擊致死。

對於這種緩慢前進的陣型則毫無用處,即使有人不小心踩空,後麵的部隊也能立刻反應過來。

摸索前進了小半個時辰,李思明的大軍終於安然無恙的穿過了。

“將軍,糧草果然在這裡!”

“我猜的冇錯,敵軍肯定已經將其他糧草都從小路轉運離開了。”

“趕緊通知王爺吧!他們運輸糧草,肯定速度緩慢,一下子走不遠,撒開人手趕緊追吧!”

那個大梁降將一看事情和他猜的差不多,臉上一喜,更加急於出謀劃策。

他似乎看到了敵軍被王爺堵截下來後,立下赫赫軍功,受到皇帝嘉獎的美好畫麵。

下一刻!

他的臉突然僵住了!

所有人的臉都僵住了!

附近的竹林中,火光四起。

鋪天蓋地的火把從天而降,落在山穀之中,乾燥的糧草瞬間被點燃!

西魏大軍頓時亂成一團,不少人慌亂之下四下逃竄。

但李思明卻反而冷靜下來,他第一個回過神,迅速從火把的數量中看出了敵軍人數並不算多。

至於火攻,就更不足以為懼!

現在天寒地凍,地麵上覆蓋著厚厚的白雪,除了那些糧草之外,根本冇有任何東西能被點燃的。

他心中冷笑不已,大梁主將也不知是腦子進水,還是慌不擇路!

竟然會選擇火攻!

“所有人聽著,敵軍人數不過數百人,都給我鎮定下來,擅動者格殺勿論!”

“弓箭手立刻射擊!”

“其他人迅速結陣!步兵舉盾防禦,保護好弓箭手和騎兵!”

李思明揮刀砍殺了幾個逃到身邊的士兵,聲音嘶吼命令道。

慌亂的局麵總算暫時被他壓製住了,並很快按照他的命令結成陣列。

並開始向火光出現的地方發射羽箭進行反擊。

至於那些糧草上的火焰,根本冇人去管了,都任由他繼續熊熊燃燒著。

“哈哈!大梁人原來都是這等貨色嗎?在冰天雪地裡搞火攻?怕不是腦子被驢踢了吧?”

“我看不是被驢踢了,是被門給夾了!要不然怎麼可能想出這樣的計策!”

“將軍,末將請命,率人殺上前去,定可以將敵人斬於陣前!”

嘲諷之聲同時響起!

西魏將士也都回過神來,紛紛大笑起來。

之前謹慎小心的氣氛,瞬間被橫掃一空。

甚至有人主動請纓,要率兵衝進竹林,跟大梁人來一場肉搏!

聽著耳邊的嘲諷,看著熊熊燃燒的糧草,沈安趴在溝壕的缺口上,冷冷一笑。

“立刻讓所有人退到坑洞之中,我估摸著還有兩三盞茶的時間,便會爆炸了!”

前鋒營將士得令後,潮水般從壕溝裡退去,紛紛躲進了早已經挖好的坑洞之中。

沈安之前聚集了所有的驚天雷,便是將它們藏在了糧草之中。

隻等火焰燒到引線,便會密集爆炸!

但是他們這次帶來的驚天雷數量太少,想要殺傷這麼多敵人,是不可能的。

而且這也不是他最終的目的!

狼嚎穀的地形非常險要,左右兩邊都是高聳的懸崖,上麵陳年積雪不知有多厚重。

劇烈的爆炸所引發的巨響和衝擊波,足以引發前所未有的雪崩!

到時候,便是西魏大軍的覆滅之時!

而他們不僅躲在茂密的竹林之中,更有提前挖好的坑洞躲避,可以輕而易舉的躲開雪崩!

這時候西魏軍中,那個大梁降將還真的率兵衝進了竹林。

當他站上壕溝,臉上神色從誌在必得的得意,變成驚愕!

剛剛火把明明就是從這裡投出來的,怎麼現在一個人也不見了?

莫非有鬼不成?

就在此時,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巨響,緊接著便是響徹山穀,直透雲霄的劇烈爆炸!

以糧草堆放的地方為中心,接二連三閃現的火光,如同收割機般,快速的將方圓五丈的士兵擊倒在地。

站在稍遠處的李思明,哪裡見過這種詭異的畫麵,但他根本冇有思考的機會。

隨著瀰漫硝煙的爆炸聲,天空中飄揚的雪花突然變得密集起來,轉瞬之間,鋪天蓋地的雪塊已經落了下來。

冇有掙紮!

冇有慘叫和哀嚎!

冇有鮮血和殘肢斷臂!

這裡好像從未有人來過,舉目望去隻剩下皚皚的白雪,不知深淺。

“這……”大梁降將和手下的士兵都目瞪口呆了。

他們僥倖活了下來!

可眼前的一幕實在太恐怖了!

近萬人,就這樣被大雪給活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