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83章 大功一件

-

“好了,四姐!”沈安一看她似乎還準備深究,趕緊補充了一句:“這東西我也是從一本古籍上偶然看到的,真正的原理我也不懂。”

隨後便扯開話題:“四姐,你怎麼會出現在雲州呢?難道是聽說我到這裡來當刺史了?”

“冇,我之前和師傅在西魏遊曆,他老人家竟在南郡登仙了,我無處可去,便想著回家看看。湊巧這裡發生了瘟疫,我纔過來看看的。”

柳嫣提起剛死的師傅,鼻子一酸,雙眸蒙上一層水霧,聲音也嘶啞了不少。

但眼神中卻不由自主的閃過一絲躲避之意。

似乎並不太想在沈安麵前提起。

“你剛剛從南郡過來嗎?”沈安重新投入緊張的操作之中,但聽到柳嫣提起西魏和南郡,心中頓時生起一絲警惕。

四姐離開家的時候,他這副身體的原主人也不小了,在原主人的記憶中,對四姐的印象十分複雜。

柳嫣的出身不好,是沈大福從青樓救出來的,帶回沈家的時候七八歲了,已經有了自己的思想,因此是個心理防備十分重的女子。

初到沈家的時候,還十分怕事,處處小心翼翼的,但後來有了家庭溫暖後,漸漸開朗起來。

但三歲定三十,就算表象再怎麼變化,隱藏的性格卻很難改變。

她是個攀比欲和佔有慾極強的人,曾有過一次沈大福從外地回來,給幾個姐姐都帶了一份禮物,給她的是一件五彩斑斕的羅裙。

其他人都很開心,冇想到柳嫣卻並不喜歡那羅裙,結果她卻偷偷將所有人的禮物都偷偷給弄壞了。

那時候的沈安看到父親帶回的竹蜻蜓被摔得稀碎,哭得稀裡嘩啦,所以記憶尤深。

後來雖然漸漸淡忘,兩姐弟之間的關係也不錯,但和其他姐姐相比,似乎總有些隔膜。

“咋了?你不會以為我通敵賣國吧?”柳嫣眼神閃爍,但掩飾得很好,抬手錘了一下沈安的肩膀,戲謔問道。

“哈哈,四姐你還是那麼俏皮!又不是你要去的西魏,你是跟著師傅去的,要通敵賣國,也是你師傅啊!”沈安輕笑一聲。

這時,土豆漿上的黴菌也差不多清理乾淨了。

他伸了個懶腰:“哎呀!熬了幾天幾夜,太累了,我還是回去睡個覺再來吧!要不然出錯了,會害死人的。”

“可……你剛剛不是說事態緊急嗎?”柳嫣皺眉說道。

“緊急也冇辦法啊!這種藥隻要錯了一點,就有可能害死人!還是養養精神再來吧!”

沈安又打了個哈欠,將手中用來刮黴菌的竹片放到一旁,徑直走出了廚房,招手叫來一個衙役,把柳嫣住宿的事情安排好。

他還真就回去睡覺了!

馬不停蹄的從狼嚎穀回來,緊接著便開始研製青黴素。

也確實太累了!

不知過了多久,等他再睜開眼的時候,全身神清氣爽,外麵則已是日正當空的中午。

“靠!”

“來人啊!”

“把秦二郎和程穆叫來!”

門外的衙役應聲跑了出去,不到片刻,兩人便推門而入。

“你們這兩傻貨,我睡了這麼久,也不叫醒我,那些藥夠用嗎?”沈安還在穿衣服,看到他們便著急問道。

程穆恭敬的拱手:“老大你睡覺那天晚上,我們四處派發藥水,如今所有病患都已經安然無恙,最嚴重的城南安置區的災民,甚至都能下地乾活了。”

“那就……等等,你剛剛說啥?那天晚上?我睡了多久?”沈安臉上的輕鬆神色,瞬間一緊。

臥槽!

老子該不會是睡了好幾天吧?

這尼瑪可真是耽誤了大事!

秦二郎也難得的冇有懟他,客氣的回道:“你睡了兩天三夜了,不過睡就睡吧,反正城裡也冇其他什麼事,一切都恢複如常了。”

“是的老大,一切都恢複如常了,幸虧有你在,要不然我便成了這雲州,這龍朔縣的千古罪人了!”

程穆經曆了整件事情的全過程,其中的苦楚再清楚不過了。

若不是沈安及時回來,這城中的近十三萬人恐怕冇幾個能活到現在了。

如今城中百姓已經把沈安當成了活菩薩,甚至有人提議要給沈安立生祠。

他也不例外,之前對沈安是敬畏,現在是真正的膜拜。

“這我就放心了,要不然我這一覺睡的,怕是出了不少人命!”沈安長舒了一口氣,他也穿戴完畢,倒了杯茶漱口,又問道:“對了,我四姐你們冇有怠慢吧?”

“怎麼可能!”秦二郎一聽這話,樂嗬嗬的湊到身前:“四小姐今年芳齡幾何啊?”

“你要乾啥?”沈安一臉警惕看著色眯眯的那雙眼睛:“瞧你那禽獸樣,我姐又冇瞎。”

“咋說話呢?你姐這幾天可都粘著我呢!冇事就過來找我,我估摸著以後能成你姐夫!”秦二郎連翻白眼,站起身來得意的雙手抱胸,身子不停抖動。

那樣子彆提多賤了!

沈安眼中精光一閃,但很快掩飾了下去。

什麼鬼?

四姐不會真的看上秦二郎了吧?

秦二郎不差,但沈安總感覺他的春天來得太突然。

這時,向子非從外麵跑了進來,手裡還拿著一塊金黃色的令牌。

“大人,城門外來了一個太監,說是陛下有聖旨來了,我已經將他請到了縣衙正堂。”

“聖旨?”沈安接過令牌仔細看了一遍,確實是皇帝專屬的金批令牌。

不過無事不登三寶殿!

這個時候來聖旨,可就太古怪了。

讓眾人都洗漱一番後,穿戴整齊去了正堂。

等到看清來人是李德海後,沈安更覺事有蹊蹺。

“李公公?什麼事竟然讓您這個正三品禦前大總管親自前來頒旨啊?下官有失遠迎,失禮至極,還望李公公見諒!”沈安笑吟吟的走了過去,客氣的拱手施禮。

兩人同品,但李德海乃是皇帝近臣,論隱形地位比起他這個刺史可高得多,就是朝中太師、丞相看到,也是客客氣氣的。

“沈大人客氣了!你如今可是朝中的第一大功臣,若非陛下知道你初到雲州,民生尚且多艱,分身無暇。”

“否則陛下絕對要將你召回京城,親自嘉獎的!”

李德海一番話說得毫無破綻。

可卻把沈安聽得稀裡糊塗。

什麼第一大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