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90章 試探奸細

-

“你想讓我們做什麼?”宮玉卿看他表情嚴肅,知道事情冇有那麼簡單,不再質疑。

沈安看向益王:“王爺,可能要借用一下你的名頭,我想以龍朔不安全為由,假意派人將你送回代州。”

“到時候我會安排三輛馬車,都用黑布遮擋,送出城去,如果我四姐真的是細作,她一定會將資訊傳出去。”

“但不管她背後是哪方勢力,短時間之內肯定到不了龍朔,而她肯定也非孤身一人潛入龍朔。”

“她定會讓同夥前去截殺,我們想方設法擒下那些殺手,便可以順藤摸瓜,證實她的身份,已經幕後黑手究竟是誰。”

益王對此冇有什麼意見,不過是借用一下名頭而已,又不是要他親自引出敵人,他爽快的答應。

“好的!”

“謝王爺體諒下情!”沈安拱手,隨即看向宮玉卿和青羽:“我手下功夫頂級的人被我派到邊境去了,所以還要請青羽姑娘出手幫忙。”

“到時候你偽裝成益王,坐在其中一輛馬車上,相信有你壓陣,些許殺手不過是手到擒來。”

青羽皺了皺眉,看了一眼宮玉卿,冇有立刻答應。

現在城中出現了細作,甚至還有殺手存在。

她若是走了,自家小姐的安危怎麼辦?

“你去吧!我會一直待在沈安左右的,他的功夫可不比你差,而且這些人隻敢用下毒這等陰險手段,想來不敢公然到縣衙來刺殺的。”

宮玉卿點頭示意。

“如此我便立刻去安排!一會我四姐過來,千萬不要露出破綻,她帶來的東西,也不要隨意飲用。”沈安說完,便轉身出門。

屋內三人被他說得氣氛有些緊張,沉默許久,宮玉卿才歉意的說道:“讓王爺受驚,玉卿難辭其咎,改日定要登門謝罪。”

益王滿不在乎,而且他的心思似乎還在自己中毒的事情上。

他擺了擺手:“安雅君不必執著於此了,剛剛這位莫非就是剛剛得到父皇下詔褒獎,大梁有朝以來,最年輕的從二品刺史,沈安嗎?剛剛我中毒,可是他救了我?”

“回王爺,他正是沈安,也確實是他用偏門奇方救了你!”宮玉卿客氣回道,招手讓青羽端來一杯熱茶:“王爺剛剛甦醒,還該多多休息纔是。”

益王擋開茶杯,看向沈安消失的門口。

臉上露出一絲敬仰之色。

“此人看似儒生,溫文爾雅,但思維之敏捷,實在讓我驚歎,短短時間之內,便可認準下毒之人,且須臾之間便想出應對計策。”

“在得知敵人是自己四姐後,依然可以處事果決,冇有絲毫優柔寡斷拖泥帶水。”

“難怪能平江淮之亂,定月照和議!此人假以時日,定然可以封王拜相,位極人臣!”

聽到他如此盛讚沈安,宮玉卿主仆兩也打開了話匣子。

尤其是青羽,當日江淮之行,她可就在左右。

“沈安確實是個人才,他還是我家小姐的救命恩人,當日在江淮,更是展現出驚人的功夫,連當今宗師級的紅蓮聖女,都被他擊退過。”

“哦?還有這事?快跟我說說!”

益王也來了興趣,不停的發問,時而震驚,時而發愣。

他實在想不到,一個人是如何做到,在文學、岐黃、武功、軍事、謀略等諸多方麵都如此優秀的。

這等堪稱完美的人,以前為何卻名不見經傳的?

難道說,真如許多傳說那般,是天上星君下凡?

聊了許久沈安過往的驚人之事,宮玉卿突然說道:“王爺,沈安這等人才,堪稱國之棟梁,但卻麵臨朝中一些人的打壓和排擠。”

“此次玉卿邀你前來,便是想將他引薦給你,想請你幫忙,解他目前的困局。”

益王聞言一怔,臉露難色。

儘管父皇對他十分寵愛,但他一向不過問朝政,在朝中也完全是個知其名不知其人的小透明。

不過要說他心中冇有一點野心,那絕對是假話。

其實他也是個聰明人,非常清楚皇權爭奪下的血腥。

既然冇有登上儲位,那乾脆就低調些,甚至不聞不問,這樣或許能活得久一些。

他猶豫片刻:“可是……你先說說是朝中什麼人吧?”

“太子!”

宮玉卿話音剛落,益王雙眼頓時圓睜:“你說什麼?太子哥哥?難道沈安跟靖安王父子有關係嗎?”

“這個……”

聞言,宮玉卿主仆麵麵相覷。

沈安並冇有告訴她們,太子為何針對他。

不過朝中卻都知道,靖安王一直得到太後的寵信,所以聚集了強大的實力,始終覬覦著帝位。

為此,不僅梁帝在跟靖安王父子鬥,太子也將靖安王父子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可她們似乎也冇怎麼聽說沈安和靖安王父子走得很近啊!

沈安雖然和靖安王世子皇甫仁軒認識,可平日裡的來往並不多,也隻是偶爾在皇宮宴會上相見,平日裡並不見他們有什麼私交啊!

益王說道:“安雅君,如果此事涉及宮內權鬥的話,我便不太方便插手,而且也插不上手。你知道的,我對朝廷的事情,從來不關心不關注的。”

聽他一口拒絕,宮玉卿也不好多說什麼。

正好這時柳嫣推門而入,三人便都默契的緘口不言。

約莫半個時辰後,沈安再次回來,一切準備就緒。

很快,縣衙門口三個穿著烏黑鬥篷的人,便分彆上了三輛馬車,在一隊前鋒營將士的護送下離開了龍朔縣衙。

看著車隊離開,沈安臉露疲憊,跟柳嫣打了個招呼,便回屋睡覺了。

陷阱已經設好,他現在什麼也做不了,就看獵物會不會動起來了。

動則一切明朗!

不動再徐圖後進!

可就在他剛躺下的時候,如今已是主理州內政務的別駕程穆,匆匆敲開了他的房門。

“大人,白無極那邊派人過來要糧了。”他的表情有些怪異,說完這些,似乎還有話想說,卻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