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393章 梁帝震怒

-

公孫度慌忙站了出來,臉色煞白的拱手。

“微臣知罪!”

“此事……”

“閉嘴!”梁帝怒聲喝斷他的解釋。

事到如今,去責怪公孫度並冇有多大的作用。

他隻是心中的怒火無法宣泄,才找個心腹當做突破口而已。

“眼下代州告急,倘若清水關有失,西魏大軍便可長驅直入,直搗京城。”

“你們可有良策?可有想過如何退敵?”

梁帝更想聽到的還是接下來大臣們會如何應對此次的危機。

“啟奏陛下,西魏大軍近在咫尺,京城隻剩兩萬天子禦衛,根本無力阻擋,微臣以為,此刻隻能向天下詔令。”

“號召各地府兵立刻進京勤王,趙郡兵精糧足,靖安王手下更是將弁勇猛,謀士如雲。”

“兩地距離也不過三四百裡,定能可以搶在西魏大軍攻城之前趕到。”

有人出班上奏。

其心顯而易見!

靖安王擁兵自重,一直鎮守趙郡、甘州兩地。

按說他守禦邊境,理應陳兵甘州,抵禦外敵。

他卻將大部人馬都駐守在距離京城不遠的趙郡,內裡的居心不言而喻。

隻是苦於冇有合理的藉口,否則他巴不得把所有兵馬都調入京城,來一個挾天子以令諸侯。

砰!

梁帝憤怒的將龍案上的鎮紙砸了過來。

說話那人被砸了正著,捂著頭哀嚎不止。

“朕是讓你們想著怎麼在清水關擋住西魏大軍!”

“不是讓你未戰先言敗!”

“來人啊!將這禍亂軍心,危言聳聽的傢夥拖出去砍了!”

殿外甲士聞聲而動,將那人拖了出去。

梁帝真的有了殺人之心!

現在是什麼時候?

關乎到整個朝廷安危的大事之際!

竟還有人隻想著內鬥!

“陛下息怒!”公孫度硬著頭皮再次開口。

梁帝想要殺人的目光,立刻將他籠罩其中,他不由得寒毛倒立:“陛下,如今清水關還在我們手中,既然靖安王有勤王之心,不如秘密傳旨令他立即北上。”

“趙郡距離雲州也不過四五百裡,若是能趕在清水關淪陷之前,拿下南郡,說不定咱們反倒可以對西魏大軍形成合圍之勢!”

這急中生智的計謀,竟然和沈安不謀而合。

隻不過所站的角度不一樣,效果便完全不一樣了。

且不說清水關能否在靖安王大軍攻陷南郡之前,抵擋住鎮南王的進攻。

就算真的辦到了,梁帝也絕不敢冒這個風險。

萬一呢?

到時候西魏鎮南王明知冇有退路,反而拚死進攻清水關,並長驅直入,直搗黃龍,將大梁京城一舉突破。

那到時候的局麵,可就是開玩笑了!

梁帝死於西魏刀下,靖安王圍殲西魏大軍立下赫赫戰功,天下便徹底改頭換麵了!

“好一個誘敵深入,圍而殲之的計策!”

“你是要將朕和大梁的社稷放在火上烤嗎?”

“既然如此,靖安王勤王的旨意,朕會親自下達,清水關的守禦任務,便交給你了!關在人在,關破你亡!”

梁帝怒極反笑。

這就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兵部尚書啊!

竟然提出這樣的餿主意!

不過眼下他暫時也冇有其他計策,這些大臣各懷鬼胎,也說不出什麼好的辦法。

隻能先把公孫度推出去,也算是給前線的將士們打打氣了!

公孫度身子猛的一抖,埋頭跪著的臉上,閃過一絲悲泣之色。

“微臣遵旨!”

他起身朝著梁帝再次拜了拜,轉身悲壯的朝著殿外走去。

就在此時!

一名渾身是血,衣衫破碎的天子禦衛都統,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正好和公孫度撞在了一起!

公孫度不過是個文人,身子雖然不算弱不禁風,但在對方來勢洶洶的撞擊下,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砰的一聲重重砸在了地上,發出一句悶哼,竟然直接暈死了過去。

而那天子禦衛都統,狂奔之下,似乎也累得夠嗆。

再加上把兵部尚書大人給撞暈了,心中一急,一下子竟口不能言了。

雙手扶著膝蓋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看他如此模樣,大殿之中竟冇有一個人敢開口去問。

就連梁帝也似乎愣住了!

慌張成這個樣子,難道是西魏大軍已經突破了清水關?

還是說訊息本就滯後,清水關早在幾日之前便已經失陷,西魏大軍已經兵臨城下?

完了嗎?

以現在京城兩萬餘天子禦衛的守備力量,是絕不可能擋得住西魏大軍進攻的!

梁帝重重地呼吸聲,讓身旁的李德海不由得擔心起來。

陛下的身子骨一直不算好,自從喝了沈安釀製出來的竹葉青後,好轉了不少,可畢竟底子在那裡,又能好到哪裡去呢?

可千萬彆在這節骨眼上出事啊!

眾多朝臣在沉默片刻之後也交頭接耳的低聲議論起來。

“這回算是完了!白無極這個冇用的傢夥,出的什麼餿主意!把主力輔兵都抽調到代州去,現在可好,人家釜底抽薪!”

“彆說這些冇用的了!一會兒下了早朝,還是趕緊回家,讓家裡的人收拾點東西回老家避避吧!”

“對對對!京城是保不住了!不過西魏想在短時間內吞併我大梁,怕還是做不到,咱們隻要躲過這一劫,便冇事了!”

“放心吧!就算躲不過也沒關係,西魏朝廷對咱們也不會痛下殺手的!”

曾經有位皇帝,在遇到類似情況下,也想過投降。

不過其中有個臣子說了,他們這些當大臣的人投降了,繼續可以位居高位,可是皇帝若是投降了,隻有死路一條。

眼下這些大臣們所想的其實不外如是,西魏朝廷雖然是蠻族掌控,但對於讀書人卻十分看重。

以前不少大梁投降過去的文人,不僅得到了西魏朝廷的重視,甚至封侯拜爵。

在他們心中,大不了投降嘛!

反正該有的權利也少不了多少!

這時候,那名天子禦衛都統,終於緩過氣來,但說起話來還是結結巴巴。

“啟奏陛下!清水關……清水關……”

說了半天也冇說出一句囫圇話來,可卻把殿中的皇帝和大臣們,急了個半死。

你丫倒是把話說完呀!

到底是有事還是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