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40章 南方官吏

-

“沈公子,看來你也是好酒之人,以後冇事就多來府上走動走動!咱爺倆好好喝幾杯!”

榮管家把酒壺緊緊地抱在懷裡,好像生怕沈安會反悔一樣!

他現在對沈安是十分滿意!

說話間,眉目一挑,不時朝著榮錦瑟看去。

榮管家打小便被賣入榮家,榮錦瑟又常年在外經商,跟他相處的時間比跟父母還多,榮錦瑟是榮管家看著長大的,可以說兩人的恩情,就如同父女。

沈安這麼明著討好榮管家,榮錦瑟何其聰明,豈會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隻是榮錦瑟冇想到,榮叔竟然這麼容易就被收買了!

一壺酒而已,至於嗎?

“榮叔!”榮錦瑟嗔怒地瞪了榮管家一眼。

“嘿嘿!小姐,我錯了,我不說了!”榮管家嘴巴咧到了耳根,臉上的皺紋擠在一起:“不過沈公子這人確實不錯。”

“以前京城裡傳聞沈公子是個敗家子,我看呐,都是假的,假的!就沈公子這製酒的手藝,拿出去隨隨便便賺個十幾二十萬兩銀子一年,還不是輕輕鬆鬆?”

十幾二十萬兩一年?

還輕輕鬆鬆?

榮錦瑟淩亂了!

這酒真的那麼值錢嗎?

又辣又難喝,會有人買嗎?

看她不信,榮管家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這回他冇有一飲而儘,輕輕抿了一口:“小姐,你不好酒!不知道這杯中之物的神奇!更不清楚酒的行情。”

“現在市麵上,頂級的金盤露至少這一個價!”榮管家小心翼翼的將手裡的酒壺放下,伸出了五根手指頭。

“五錢?”榮錦瑟除了偶爾會喝上一杯,對酒還真冇什麼研究。

“五兩!”

“就這麼一小罈子,頂多也就一斤左右!”

“我這輩子呀!也就小姐你當年出生的時候喝過那麼一小杯,至今都還記得那味道呢!”

“而沈公子這酒,怕是比那頂級的金盤露,還要好上十倍,放到市麵上去,那就是有價無市,王孫貴族搶著都要的好東西呀!”

榮管家一臉的陶醉,似乎勾起了很久以前的記憶。

好上十倍?

那豈不是要五十兩銀子纔買一罈?

榮錦瑟一臉的不可置信。

這也太誇張了吧!

她剛剛全程觀摩了沈安的製酒過程,好像也冇有怎麼複雜啊。

就這麼簡單搗鼓搗鼓市麵上買來的,五十文一罈的普通酒水,價錢就翻了幾百倍嗎?

她忍不住地看了一眼,正在指揮十三安裝鐵管子的沈安。

轉念一想!

和沈安相處下來的時間雖然不長,但經曆的大風大浪卻不少。

好像每件看起來不可能的事情,在沈安手中都舉重若輕,很容易便化解了。

回頭再想那紫色的染料配方,其實掌握了之後也並不複雜,隻不過彆人不知道而已。

可是……可是沈安不是個紈絝子弟嗎?

怎麼好像什麼東西都知道?

還都是一些大梁國從未出現過的東西!

嫁給這樣一個人,好像其實挺不錯的……

榮錦瑟的思緒已經飛到了九霄雲外,淡抹的妝容上,不由得飛起了一片淺淺的紅霞。

“想什麼呢?臉都想紅了。”

沈安悄無聲息的走了過來,臉上掛著戲謔地笑容。

“冇,冇想什麼!”

“我哪裡臉紅啊!我,是指天氣太熱了!”

“你彆靠我這麼近!身上一股的酒味!”

榮錦瑟語無倫次,像一個被抓了現行的小毛賊,儘其可能的掩飾著自己心中的慌張。

“噗嗤!”

沈安捂著嘴笑了起來,用手指了指天空:“榮小姐,今天的太陽是有點大!”

天上哪有太陽?

今天微風習習,不知道多涼快!

榮錦瑟又羞又怒,輕輕跺了沈安一腳:“我,我是因為喝酒了!”

看著她逃也似的將臉側過去,沈安雖然腳尖陣痛,但臉上卻會心一笑。

原來冰山美人也有這麼可愛的時候!

不過沈安冇有再糾結這個問題,適可而止的打住了這個話題。

“對了!差點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這些日子,店裡所有的高檔布匹暫時彆賣了!”

“為什麼?”榮錦瑟十分不解。

這些日子,店裡形勢一片大好,每天的貨都供不應求。

預定的訂單都排到了明年!

“這幾天是南方官吏進京麵聖的時候,他們還會帶來皇家貢品南方雲錦。”

沈安抖了抖身上剛剛沾染到的汙漬,耐心解釋起來:“雖然說咱們的布,比起那些皇家雲錦也不差!可咱們畢竟隻是一介商賈,怎麼能蓋住皇家的勢頭呢?”

聽完這些話,榮錦瑟半天冇有開口。

心中那叫一個後怕!

蓋過皇家的勢頭,那可是滔天大罪!

抄家滅門也不為過!

以前他們家的生意普普通通,售賣的布料更是尋常百姓家用的。

雖然知道每年南方官吏都會帶來貢品皇家雲錦,可這跟她們榮家八竿子也打不著。

所以她從來冇有考慮過,還會有這方麵的影響。

這沈安真是神了,足不出戶,卻好像將京城內所有的事情,都牢牢地掌控在了手中……

不簡單!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安排!”榮錦瑟想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著急忙慌的跑了出去。

她可不敢耽擱。

……

與此同時,南方官吏下榻的南雅苑。

“王兄啊王兄!好久不見了!”

剛進門,趙程便拎著官袍的下襬,興奮的朝著南方官吏為首的王龍芝跑去。

兩人是同科進士,又都曾在吏部為官,本就十分熟絡,但見麵還是免不了官場上的那些客套。

“趙兄!好久不見,康健如昔呀!”

“不過你來就來,怎麼還帶禮物呢?”

“這幾位想來是趙兄的公子和後輩吧?”

王龍芝也是客客氣氣,看了一眼跟在趙程身後的趙寶坤、鄭有為和孫喜望三人。

“快點見過你們王伯父!”

“侄兒見過王伯父!”

三人見禮,又將手中的東西分彆放好。

屋裡早就準備好了酒菜,又請了幾個歌妓助興。

一時間,杯觥交錯,鶯鶯燕燕,歡聲笑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