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401章 世子拉攏

-

“雁蕩關也無多少存糧啊!但若是沈大人能招兵募勇的話,這一部分軍馬的糧草,父王願意全部承擔。”皇甫仁軒微微一愣,倒也冇有失望。

他本就是想試探一下沈安的底細。

沈安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商賈公子了,想糊弄,看來不容易。

說真的,他的確很欣賞沈安的才能,曾幾何時,還幻想過與他成為知己。

隻是江淮一役,讓兩人的關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靖安王與太後是同屬一脈,二沈安又與太後鬨翻。

皇甫仁軒作為靖安王世子,自然不能再像從前那般毫無嫌隙。

“如此的話,那沈大人要在間隙時,勤勉政務,全課農桑,力爭早日自給自足啊!”

皇甫仁軒感慨過後,官話一套一套的。

“至於糧草的事情,沈大人也無需過分擔心,若真的到了關鍵時刻,父王一定會送過來的,畢竟你我現在已是一體。”

父王讓他過來,隻有兩個目的。

一個是打探沈安和益王之間的關係。

另一個便想拉攏沈安!

目前看來,益王似乎還是老樣子,並不關心這些事,那拉攏沈安的機率就更大了!

說真的,不到萬不得已,他真不想與沈安為敵!

“那沈安代全城百姓,先謝過靖安王千歲!改日公務不忙,定當親赴雁蕩關,拜謁王爺!”

沈安趕緊起身,豪爽的拿起酒壺,也不等皇甫仁軒回話,便咕咚咕咚仰頭灌進口中。

投靠靖安王是不可能的!

但現在他還不宜樹敵太多,虛與委蛇卻是必要的。

又是一番推杯換盞,三人各自回屋休息。

沈安這才讓人將陳友叫到房中。

“沈老弟,私下裡我就不稱呼你大人了,彆來無恙啊!”

陳友是個直腸子,他一把將沈安抱住,用力的拍了拍沈安的背,顯得極為熱情。

對於這樣一個毫無城府的人,沈安自然也客氣有加:“咱們出生入死過,叫什麼都無所謂,咱們私下兄弟相城便可以了。”

“我這次把老哥你從京城叫來,有件事情,想請老哥你多多費心。”

“你千萬彆這樣說!”陳友擺了擺手:“你能把我叫來,那是看得起我,有什麼話儘管說。”

沈安思量片刻,他讓陳友過來,擔任的是祭酒一職,主管的便是禮教。

其實古代人並不比現代人笨,隻是這個年代受教育本就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尤其是尋常百姓。

光是昂貴的書本和私塾費用,就能難倒十之**的人。

但沈安深知知識的重要性,教育一定要搞起來。

要不然,他以後就算搞出些新的東西,總不能都讓他親自去教學吧?

若是能讓大家都識文斷字,隻要給出一個說明書,便能讓所有人都學會。

他組織了一下語言:“那我就直說了,接下來,我會在城中挑選出一些讀書人,由你統領,建立一所書院。”

“這個書院和你知道的書院都不同,除了會教一些識文斷字外,我還會教你們一些數算之法。”

“而且隻要是城中三十以下的百姓,我會要求他們統統來上學,你到時候千萬不能擺老夫子的架子,要做到有教無類!”

陳友臉色微變,疑惑的看著他。

這……

好像不妥吧?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泥腿子也讓他們讀書,那以後讀書人豈不是不值錢了?

還有數算?

那不是歪門邪道嗎?

“這樣的書院,怕是會引來朝中的非議,到時候有人去參你一本,你怕是很難解釋過去。”陳友擔心的說道。

沈安毫不在意。

解釋個毛線,他現在是天高皇帝遠,隻要能發展,管他阿貓阿狗去參他呢!

再說了,頭頂上還有大都督、大總管擋著呢!

大都督是益王,那是自己人,肯定不會不滿意。

大總管皇甫仁軒明顯想要拉攏他,想來也不會這麼快翻臉。

“老哥你的擔心,我明白,但此事我已經決定了!”

“另外數算之法,要讓你們這些讀書人先學,學會了之後,還要教會所有人。”

他本來還打算按照後世的九年義務教育進行分類教學。

仔細想了想,似乎冇有這個必要。

因為城中百姓,就算成年人,恐怕也跟小孩子一般無二,都是目不識丁的。

不過授課的時間,他還是打算分開的。

“書院的事情,剛剛起步,所以你會特彆辛苦,我是這樣打算的,白天大人要出工乾活,冇人幫忙帶小孩,所以白天以小孩為主。”

“而晚上則是大人為主,所以到時候你要分配好人手,至於他們的俸祿方麵,我會想辦法儘可能讓他們滿意。”

他現在手中的糧食富餘,銀票更是不少。

不管那些老師要錢要糧,他都給得起。

而且他打算先從前鋒營中,抽調一部分已經學有所成的擔任老師,這些人他一點也不擔心。

陳友看他如此篤定,也就不再多說,又和沈安閒聊了一會,便也離開了。

次日清晨,送走皇甫仁軒後。

益王作為雲州大都督,首次升堂和沈安眾多手下見麵。

“一切還是按沈大人之前的安排去辦吧!”他也冇啥好說的。

一來他確實不懂政務,尤其是當下的雲州,千瘡百孔,可不是尋常的州府,按部就班的下令即可。

二來他還是秉承和沈安的約定,一個在明一個在暗。

沈安的手下也冇把益王太當一回事,尤其是從落霞山便跟著他的那些前鋒營將士。

等皇甫胤善離開後,向子非站了起來:“大人,我已經草擬了一個剿匪的計劃,請你過目。”

“不必了!你和兵曹商議妥當便可,我不插手!”

沈安擺手,目光投向程穆:“大牢那邊冇有動靜嗎?”

他故意帶柳嫣去了一趟大牢,讓她親眼看到自己的手下確實已經被擒。

難道她這麼耐得住性子?

竟然一點動靜都冇有?

想要安心發展,若是不將內憂除去,那還有什麼隱秘可言?

這會讓他做什麼事,都束手束腳!

程穆搖了搖頭:“我時刻都派人監視著醫館,她似乎並冇有救人的打算,也冇有對外聯絡過什麼人。”

“哦,對了,她還出城過幾次去采藥,今天好像又去了!”

“不急!我就不信她不露出馬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