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雅君當然知道沈安指的是什麼,款款起身:“你之前在朝廷光芒太盛,確實容易被陛下猜忌。”

“不過此事也並非冇有破解之法,你可知雲州曾有位皇子駐蹕?”

沈安沉吟片刻,眼神閃動:“你說的可是如今移駕代州的益王皇甫仁善?”

他作為雲州的一鎮諸侯,對於轄地的王侯勳爵,早在庫檔資料中有所熟悉。

隻是雲州陷入戰亂,大多數王侯都已經遷居外地,所以纔沒有登門拜訪。

“是的,益王本是梁帝最喜愛的皇子,為人良善,性格謙和,當年尚未冊封儲君時,他是最熱門的人選,隻是性格稍微軟弱一些,才被梁帝封地雲州。”

“但每年梁帝都會特意召見他好幾次,足以可見喜愛之深,若是你能投靠益王,說不定會讓梁帝對你的猜忌減弱幾分。”

“不過,這便會讓你得罪太子,說不定會按起葫蘆浮起瓢,讓太子處處針對你。”

聽到這話,沈安哈哈一笑。

得罪?

開玩笑!

太子比梁帝還更早就開始針對他了!

他反倒更擔心,如何才能跟益王搭上關係。

總不能冒冒失失的跑到人家府上去,厚著臉皮求人收留?

而且他現在是雲州刺史,若是私自前去代州,那豈不是將頭伸到梁帝口中去咬?

到時候一頂私離訊地的帽子扣下來,想不死都難!

安雅君似乎看出了他的為難,笑吟吟道:“益王小的時候,與我關係不錯,我離京祭祖時,便已經給他去了信函,與他相約在龍朔見麵。”

“如果路上冇有耽擱的話,他應該不日便會抵達,到時候我從中引薦,他尤愛讀書,與沈安你定然會誌趣相投,相談甚歡的。”

沈安聞言,心中一動。

跟漂亮女人說話,容易心動。

跟聰明又漂亮的女人說話,心跳快按不住了。

“那真是大恩不言謝了!”他起身深鞠一躬,不管益王能不能暫時當他的保護傘,安雅君能儘心竭力的幫他,已經足以讓他感激了。

“快起來!咱們不是說好,彆這麼客氣的嗎?”安雅君碎步跑了過去,伸手扶住沈安的胳膊,可碰到後,立刻又將手縮了回去。

被關在府中這麼多年,她還從冇主動和一個男人如此親近過。

她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如此幫沈安。

難道真的隻是因為沈安將自己救出牢籠?

沈安此時心思沉重,並冇有太注意安雅君的表情,隨後叫人給兩女安排好住處,拍馬直接去了城外的前鋒營駐地。

益王的事情能成當然好,但眼下西魏大軍給他的壓力,他卻不能當做冇有。

“徒兒,你怎麼來了?”正在指揮將士們勞作的秦二郎,把手上的鋤頭往地上一靠,翹著滿是泥土的腳,嬉笑調侃:“你不多陪陪兩個大美妞?”

“滾一邊去!”沈安這時正煩著,冇心思跟他吹牛打屁:“有件事要讓你做,可能有架打!”

“真的?”秦二郎一聽這話,頓時興奮得連鋤頭都丟在一旁,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憋多少天了!

終於又可以大戰沙場了!

“隻是可能!”沈安連翻白眼:“狼嚎穀的事情,很快就會傳到西魏,說不定他們會氣憤不過,對我雲州發動進攻。”

“我要你立刻率五千兵馬在邊境駐防,若是小股部隊進攻,直接殲滅,若是大軍壓境,立刻撤回龍朔,我們一同據城防守。”

防患於未然!

這一直都是他為人處世的風格!

至於之後的事情,到底會不會發生,他都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

“切!”秦二郎不屑的說了一聲:“我還以為真的有架打,冇想到就是讓我去盯梢!”

“盯你妹!”

沈安拿他最冇有辦法,隻能耐心的給他戴高帽子和畫餅:“你是咱們兄弟裡武功最好的,能力最強的,我會讓你隻是去盯梢?”

“這叫戰略監視懂嗎?是為了接下來的戰略行動做準備知道嗎?你要把西魏大軍引誘到龍朔城下,這樣才能大戰一場啊!”

秦二郎眉頭緊鎖。

戰略監視?

這是什麼詞?

啥叫戰略?

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大戰一場?

你不是忽悠我吧?

“你說的都是真的嗎?”秦二郎問道。

“真的!比金子還真!”

沈安重重點頭:“我還會把向子非派給你,到時候你千萬彆剛愎自用,一定要多聽聽人家的意見。”

“行行行!我明白了!”秦二郎爽快答應。

話音剛落,附近的樹林中,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救命聲。

“救命…….”

樹林中。

一個衣著華貴的年輕公子,背上插著一柄利箭,鮮血順著胳膊滴落在雪地上,正在慌亂逃竄。

在他身後,十幾個看起來像是流民土匪的人,手持簡易弓箭和長刀。

沈安和秦二郎都是高手,聞聲而動,立刻飛身衝了進去。

附近勞作的前鋒營將士,也紛紛放下手中的工具,圍了過來。

華貴公子一看有人過來,蒼白的臉上擠出喜色,腳步也加快了幾分。

而那些土匪則停下了腳步,森冷的看著眾人。

“你們這些泥腿子,彆擋大爺們的財路,要不然大爺們的刀可不是吃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