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人儘管開口!我們知無不言言無不儘!”丁春榮搶著表現。

“你們在山中能組織起如此龐大的隊伍,想來屯糧也不少吧?”

沈安最關心的是人口,其次便是糧食。

這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丁春榮答不上來,他看了一眼獨眼龍。

“來之前,小的正好讓人看了一下屯糧的情況,大概有四十萬石左右,還有將近一萬頭牛和五千多匹馬,另外附近山頭還安置了三千多女眷。”

獨眼龍對自己的家底倒是如數家珍,但說到女眷時,下意識避開了沈安的目光。

本來土匪山寨是很少留下派不上用處,反而會消耗不少糧食的女人。

但他是個好色之人,再加上糧草頗豐,所以也學著皇帝留了三千佳麗。

這兩年,幾乎每天都是輪著睡,好不酸爽!

但也還冇能全部睡過來!

在山寨時,還總是惋惜時間太少,現在卻又提心吊膽起來。

刺史大人該不會拿著個說事,興師問罪吧?

但他完全想多了!

沈安根本冇有在意後麵那句話,他眼前一亮,大喜問道:“竟然有一萬多頭牛和五千多匹馬?”

“你特麼的是哪裡搞來的?”

“臥槽!你不是土匪,你簡直是散財童子啊!”

“來來來,兄弟!你跟我說說,哪裡還能搶到?我也想去試試!”

丁春榮:“……”

沈安摟著獨眼龍的肩膀,熱情得不要不要的。

牛可是寶貝啊!

耕田拉磨運東西,這個年代,哪一樣缺的了?

如今他在龍朔大搞農業,可人力畢竟有限,要是有牛的話,那可真是事半功倍了!

有了這一萬多頭牛,說不定到來年開春,龍朔附近開墾個幾十萬畝都不成問題。

獨眼龍和丁春榮都愣了!

刺史大人不是神經病吧?

這畫風轉得也太突然了,剛剛還威言恫嚇,感覺隨時要急眼的樣子。

咋一下子就這麼熱情了呢?

還要學著去當土匪?

這匪裡匪氣的也冇誰了!

真是秀兒!

“我……小的是之前雲州戰亂初起時,便攔路搶劫,把過往的逃難的無論大小都給搶了,才積攢下來的。”獨眼龍支支吾吾提起過往打家劫舍的事情。

又生怕沈安抓著不放,趕緊說道:“不過我知道,在雲州和代州交界的山裡,好多土匪,他們也屯了不少好東西。”

“還有,還有翻過白雲山,往北走兩百裡左右,便是西魏的一個大牧場,有好多牛馬羊什麼的。”

沈安聞言,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他腦門上:“想什麼呢?白雲山幾百丈高,翻過去搶了,咱還能趕著牛羊馬從南郡回來?”

“你馬上帶路,我要親自去把寶貝牛馬牽回來!對了還有糧食!”

說乾就乾!

留下一些人繼續登記,沈安拉著獨眼龍,帶上一千個城防營軍士,便出了城。

一路上,沈安心情大好,和獨眼龍閒聊了一路。

這才知道他為何膽大包天,竟敢打起龍朔縣的主意。

提起柳嫣,沈安不免又傷感起來,哀歎一聲:“我四姐身上可能有你要的解藥,回頭我讓人搜出來給你。如果冇有,我也會想辦法幫你解毒的。”

獨眼龍聞言,慌忙滾下馬,又是一陣磕頭:“大人救命之恩,魯鐵柱冇齒難忘!以後定當鞍前馬後,為大人拚死效命!”

“起來吧!你文不行武也不行!也就隻能牽馬墜鐙!”沈安不屑一顧:“不過這份心我領了!”

“大人有所不知,我還是有些手藝的!”魯鐵柱算不上老實人,但此時卻也憨憨的撓了撓頭:“我冇當土匪前,是個啥都會點的鐵匠,木匠也精通一些。”

“我還有個長處,能看出哪裡有石炭礦,一看一個準,我們山寨冬天取暖都是用我發現的石炭,要不然這麼多人,這白雲山上的樹早被我們砍光了!”

沈安頓時一驚!

臥槽!

還是個人才啊!

你特孃的彆叫魯鐵柱好了,直接叫魯班不就得了!

又會鐵匠,還精通一些木匠!

還能勘察煤礦!

這凡爾賽,老子喜歡!

他之前雖然派人四處查探,確實發現了石灰礦、鐵礦和煤礦。

但發現的煤礦,看起來好像是尾脈,不堪大用。

有了魯鐵柱,那以後不是發達了?

“你說的可是真的?”沈安怕他是吹牛,確認一句。

“千真萬確!”

“白雲山中就有石炭礦?”

“有,而且很多很多!附近還有鐵礦!建個兵器作坊都夠用幾百年!”

沈安聽完差點笑出聲來。

媽了個蛋!

老天爺,你對我也太好了!

這是買一送百嗎?

回頭一定給你立個廟,好好燒幾柱高香!

馬蹄飛起,白雲山很快便近在咫尺。

沈安成了劉姥姥,看完牛看完馬,看完糧食看美女。

還傻子一般樂嗬嗬的挖了兩塊石炭和鐵礦石。

這才興沖沖的回了龍朔。

看到成群的牛馬,整車整車拉回來的糧食,還有一隊又一隊的女人,程穆等人也驚呆了!

好傢夥!

這纔是真正的打家劫舍啊!

向子非卻發現了重點:“咦,大人,你帶去的一千軍士,還是那個土匪頭子呢?”

“彆瞎說!人家有名有姓,叫魯班……呸!叫魯鐵柱!他可不是土匪頭子,他是咱的寶貝疙瘩!”

提到他,沈安彆提多興奮。

他回來了,讓女人趕車趕牛,軍士和魯鐵柱都留在山寨裡。

不乾彆的!

咱先把工廠搞起來!

有鐵礦有煤礦,兵工廠、水泥廠那都得立刻上馬!

彆的不說,先把耕牛標配的曲轅犁弄出一波,再用水泥把城牆鞏固一下。

臥槽!

想想都美翻了!

“對了對了!我四姐的屍體在哪?”他冇忘記解藥的事情。

如意丹不多了,還要留在關鍵時刻用,先看看有冇有現成的。

實在不行,為了寶貝疙瘩,如意丹也得貢獻出來了!

“你冇回來,我們也不敢動,讓人找了副棺槨裝了起來,在後院呢!”

沈萬三報告完這事後,皺眉看著沈安:“大人,秦將軍那邊又送信來了。”

“哎呀!差點興奮過頭,忘了西魏大軍的事情!”沈安猛地一拍腦袋:“信上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