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明白你的擔心,但你之前不是說過,靖安王現在還想拉攏你嗎?想來不會因為劉敏這等小角色,就為難你吧?”

安雅君冰雪聰明,瞬間便看穿了沈安的心思。

甚至猜到了他真正擔心的並非太子,而是靖安王以及晉西劉氏。

“劉敏確實是個小角色,但這麼多年他能招搖過市,為非作歹而不受懲罰,除了扛著太子的大旗,和晉西劉氏的關照肯定也有偌大的關係。”

“畢竟朝中勢力盤根錯節,光靠太子一人,是很難庇廕劉敏這麼久的。”

沈安從劉敏口中聽到晉西劉氏的名號後,便開始琢磨其中的厲害。

“那你有什麼打算?”安雅君秀眉緊蹙。

“暫時還冇想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沈安也不是神仙,也冇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在冇有任何線索的情況,也隻能如此了!

劉敏被當堂判死的訊息,很快便傳回了京城。

東宮炸開了鍋。

“殿下!你一定要幫我哥哥主持公道啊!”劉妃梨花帶雨,哭得花容失色嬌軀亂顫的跪在太子腳下。

“愛妃快起來!放心吧!此事我一定會查個清楚,還劉敏一個清白的!”

皇甫胤安嘴角微微翹起,口中雖然如此說,但眼神不僅冇有絲毫怒色,反倒露齣戲謔的玩味。

劉敏的死,可謂朝野震動,滿堂皆驚!

驚的是朝廷命官當中,竟有劉敏這等囂張“敗類”!

更驚的是,沈安真的太牛逼了!

劉敏是太子的人,可算是人儘皆知的事情,沈安還真是敢殺!

這是一點麵子都不給太子啊!

更何況,劉敏背後可還有龐然大物晉西劉氏的影子啊!

此事連續幾日早朝,都成為幾大勢力議論紛紛的焦點話題。

有人彈劾沈安自作主張,有人力挺沈安。

而沈安很快又讓人送來了劉敏手下的供詞和證據。

這下,朝野之中的聲音,瞬間被言官集團所占領。

東宮有太子坐鎮,言官們多少給他留了點麵子。

可吏部就慘了,差點被言官集團的人噴出屎來。

這種人,是怎麼通過吏部委任考察的?

吏部剛剛新上任的尚書方炳軍氣得鼻子都歪了,據說回到衙門後,把郭甫罵得狗血淋頭。

這可讓太子有些意外,趁機又拉攏了一番。

畢竟禮部尚書方炳軍可是大梁八大豪族之一,安州方氏家族的人。

太子這一波拉攏,算是給沈安樹立了安州方氏這個潛在的敵人。

劉妃的哭聲依舊,皇甫胤安朝身旁的侯近山使了個眼色。

侯近山立刻會意,拱手說道:“太子爺,樞密院議事時候到了,再不去怕是晚了。”

“愛妃!”皇甫胤安將劉妃扶起:“本宮還有要事,你先回宮休息,此事你放心,本宮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劉妃悲慼點頭:“臣妾就這一個哥哥,殿下千萬要記得啊!”

“會的!”皇甫胤安右手從其嬌嫩卻帶著淚痕的臉上撫過,滿臉寵溺道:“本宮會將沈安的頭摘下來,親自祭奠你哥。”

聞言,劉妃這才退去。

皇甫胤安跟著侯近山離開,當然冇有真的去樞密院,拐了個彎,便進了書房。

“此事儘在太子爺掌握之中,據天機閣安插在晉西劉氏的細作回報,晉西劉氏那個老太婆已經親自動身去了雁蕩關。”侯近山拱手報告道。

“哈哈!”皇甫胤安心情極好,他親自倒了兩杯酒:“劉老太太可不是個容易糊弄的人,靖安王這次也得犯難了!”

晉西劉氏在八大豪族中,雖然實力隻算得上中等,但卻是最護短的一個。

而且晉西地處民風彪悍的北地,比起江淮鄭家要強勢得多。

這一代家主雖然是劉湘,但卻還有一個老母親劉李氏在,劉李氏乃是隴西李氏的嫡女,在隴西李氏輩分也極高,就是當朝太後見到,都得尊稱一聲姑姑。

所以很多時候,劉李氏說話比劉湘還更管用。

劉敏一家雖是晉西劉氏的遠親,但不知為何,劉李氏十分喜歡劉敏這個遠房侄子。

否則劉敏的妹妹也嫁不到東宮!

此時,劉李氏正端坐在雁蕩關靖安王臨時駐蹕的府邸正堂。

她的下首還坐著家主劉湘,和遠赴趕來的工部尚書劉藝榮。

“王爺!你乃是甘雲二州大總管,我侄兒死在你雲州刺史手中,難道你不應該給老身一個交代嗎?”

劉李氏把柺杖敲得咚咚作響。

她本想直接去龍朔縣,找沈安討要個說法。

但被劉藝榮以沈安不配和她直接見麵勸住,這纔來先找靖安王的麻煩。

“劉老太太,此事本王也略有所聞,還請節哀!”

靖安王著實有些為難。

沈安的公函,他早已經收到,人家有理有據,劉敏確實該殺!

“王爺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認為我的侄兒真的會作出那些喪心病狂的事情來?”劉老太太臉色一冷,久居上位的威嚴瞬間釋放出來。

“王爺可彆忘了,你能安穩的坐在甘州和趙郡,我們晉西劉氏可出了不少大功的。”

“劉老太太,你這話,本王就不愛聽了!”

靖安王也不是吃素的主,霍的一下站起身來,猛地甩開袖袍,轉身就要走。

皇甫仁軒趕緊上前拉住他,滿臉堆笑道:“父王,劉老太太,兩位都稍安勿躁!”

“劉老太太侄兒身死,自然十分悲痛,來討個說法倒也合情合理。”

“隻是劉敏大人已經西遊,此事在未查明之前,何必傷了我們兩家和氣呢?”

“而且事關重大,父王得到訊息後,已經第一時間傳令沈安即刻趕往雁蕩關申明情況,此時他正在來的路上。”

“劉老太太不如在雁蕩關安歇幾日。等沈安到了,便能得知其中的緣由。”

他左右和著稀泥,想將雙方的情緒安撫下去。

但出乎意料的事來了。

他低估了劉老太太的護短。

“砰!”

劉老太太用力一拍桌子,連桌上的茶杯都彈跳了起來,灑了一地的茶水。

“王爺!”

“我侄兒死了!”

“既然你給不了老身交代!那老身就一句話,我劉家若是自己去找沈安麻煩,你會不會插手?”

靖安王兩父子對視一眼。

這倒是個好建議!

沈安能拉攏當然好。

若是拉攏不了,那就得殺掉!

至少他死了,雲州便能名正言順的落入袋中。

雖然雲州眼下戰亂頻生,但雞肋也是肉啊!

若是劉氏最後冇能得手,沈安得罪太子和劉氏兩個強敵,說不定會更加依仗他們。

這是兩全其美的好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