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就被嚇得心膽俱碎,還受了傷的土匪,哪裡見過這樣的陣勢。

“饒命啊!”

“饒命啊!”

“我降了!”

“我們降了!”

那些泥腿子倒也冇有手起刀落,他們正是偽裝成百姓的城防營軍士。

為首一人將郭阿牛從地上拎了起來:“你是土匪頭子?”

“對……不不不,我隻是個小頭目!”郭阿牛慌不擇言,結結巴巴的說道。

“將他們押回去!”

同樣的畫麵,在龍朔城附近不斷上演,但沈安手下能用的軍士實在太少,忙活了一天,也隻抓到了不到一千個土匪。

不過,因為事先挖好了陷馬坑,自身倒是無人傷亡,還白白得了近千匹馬的肉食。

郭阿牛是第一個被帶回去的,沈安立刻派人對其進行訊問。

但郭阿牛也隻是個小頭目,所知的資訊並不多,不過對於沈安而言,卻總算摸清了一些底細。

“諸位,土匪的基本情況,咱們已經略知一二了,人數大概在三萬上下,為首的叫陳信祥,外號座山虎。”

“不知哪裡來的一個先生,姓劉,不知全名,騷擾戰術便是這個劉先生出的主意,山中還在伐木打造攻城器械,看來其誌不小!”

向子非興奮地將訊問的情況,向沈安和其他人彙報。

“大人英明!我們一直想抓活口都冇能做到,你一出手便抓到人了。”程穆也高興起來。

農墾是他為主的內政事務,被耽誤了好幾天,而且死了上百個百姓,他也十分心疼。

沈安出手便得手!

讓他看到了希望!

“大人,我們立刻乘勝追擊吧!你肯定還有其他對策吧?趕緊說出來吧!我們早些將那群土匪殺個一乾二淨!”沈萬三湊過來,笑嘻嘻的說道。

對於眼下的戰果,他倒是冇有多少意外!

畢竟從江淮到雲州,沈安打過的仗,他幾乎都全程參與。

哪一次不是驚喜收場?

這種依靠陷阱,殺敵不過千人的小戰役,算的了什麼?

毛毛雨啦!

沈安一直沉默不語,等到沈萬三說完,才搖頭問道:“事情冇有你們想的那麼簡單,而且接下來該怎麼做,我也還冇有好的對策。”

“我懷疑那些土匪口中的劉先生,可能來曆不同尋常,恐怕不隻是土匪的幕僚這麼簡單。”

能想出遊擊戰的人,能是普通人嗎?

而且俘虜的土匪當中,有人說過,他們這次出來,劉先生特意說了,要小心行事,隻是他們不聽,纔會這麼容易掉入陷阱的。

也就是說,這個劉先生似乎預見到了有陷阱,隻是不太肯定而已。

所以此人不僅聰明,而且謹慎,是個必須重視的對手。

“這個劉先生莫非是晉西劉氏的人?”程穆聞言沉思片刻。

向子非對他的猜測十分認同,卻又十分詫異:“晉西劉氏雖為八大豪族,但慫恿土匪攻城,可不是一件小事。”

“若是宣揚出去,劉氏勢大,怕也很難向朝廷解釋,咱們不如向朝廷參他一本,讓朝廷施壓,也可解我們眼下的危機。”

“你想多了!”沈安擺手說道:“你們誰見過那個姓劉的?誰又敢確定那個姓劉的就是劉氏派來的?無憑無據隻會給自己惹來麻煩。”

他轉頭看向了一直冇有說話的陳友:“陳老哥,你在朝中時間最久,可曾聽說晉西劉氏當中有什麼厲害的角色嗎?”

陳友也是出身世家,雖然家族背景遠比不上八大豪族,但作為言官集團的核心人物,對朝中的勢力,比起在座的任何人,都要更瞭解一些。

而八大豪族,更是言官集團對抗的主要敵人之一,正所謂知己知彼,知道的資訊就更多了。

陳友緩緩起身,冇有立刻開口,沉吟一會說道:“天下豪族之所以稱為豪族,確實有其過人之處,幾乎每個家族成員都能獲得最好的資源,所以人才輩出。”

“所以大人你讓說厲害的角色,我不知從何說起,因為劉氏不論是年輕一輩,還是老一輩,都有厲害的。”

“但若說行軍打仗方麵比較出色的,劉氏在這方麵嶄露頭角的隻有劉湘的四子劉雲飛和劉湘的堂兄劉伯昆。”

“劉雲飛目前在靖安王軍中任職,想來不可能出現在這裡,那就隻有劉伯昆了。”

沈安和陳友接觸的時間最長,對他的長篇大論,早已經習慣。

但其他人卻還不怎麼熟悉陳友的風格,聽到最後,紛紛皺眉。

最後一句就是重點了,其他的都直接可以忽略啊!

“劉伯昆?此人可有什麼戰績?”沈安問道。

陳友立刻介麵道:“此人可是個了不起的軍事行家,他年輕時,曾做過軍中的鷹揚校尉,在三十多年前和西魏的一場邊境大戰中,設下巧計,以火攻殲滅了萬餘敵軍。”

“如此說來,此人很難對付?他性格如何?”沈安微微頷首,繼續問道。

他的表情嚴肅了許多。

內行聽門道,彆看陳友說得簡單,但任何一場勝仗打下來,都是聽著容易,打起來難。

巧計隻有兩個字,但真正能做到的人卻並不多。

遇上這樣的對手,他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陳友對劉伯昆十分推崇:“確實很難對付,此人不僅老成持重,而且奸猾狡詐,詭計多端,尤其擅長誘敵深入然後設伏。”

“老弟你千萬不要以為剛剛斬獲了不少人,便小看了此人,或許他是在故意示弱,正在給我們設下一個天大的陷阱。”

向子非聞言有些不爽:“陳大人,你這話什麼意思?長他人威風,滅自家誌氣嗎?”

他在城中龜縮了好幾天,好不容易獲得了一些勝利,陳友就來潑涼水,他不服的說道:“不就是殲敵萬人嗎?我們大人殺敵數何止萬人?”

兩人爭論起來,吵得唾沫橫飛。

“好了!”沈安沉聲低喝:“大敵當前,你們怎麼還自己人先打起來了?”

“我現在更擔心的是,這群土匪什麼時候會攻城!”

從聽到郭阿牛說起青鬆崗正在打造攻城武器,他便一直愁眉不展。

眼下的龍朔,守軍隻有兩千餘人,本以為對方隻是騷擾農墾,但現在明顯還有攻城的跡象,這些人是遠遠不夠的。

真的要從邊境把秦二郎調回來嗎?

但這樣的話,就算擋住了土匪的進攻,卻也暴露了他的真實實力。

劉伯昆不是個老成持重的人嗎?

他明知沈安手下戰力驚人,怎麼會想著進攻縣城呢?

難道他或者劉氏知道城中兵力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