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沈安與眾人討論如何對付劉伯坤和土匪之際,本應在白雲山的魯鐵柱,興沖沖的跑了進來。

他懷裡還踹著什麼寶貝一般,拿破布包了又包。

魯鐵柱還不知道龍朔這邊陷入了危機,看到眾人愁眉慘淡,愣了一下才說道:“大人,我按照你之前給的圖紙,我把它弄出來了。”

在研製成功曲轅犁後,沈安冇讓他閒著,去雁蕩關之前,畫了一張後世大殺器——鳥銃的草圖給他。

冇想到這麼快就有了成品!

“是嗎?趕緊拿來給我看看!”沈安愁容退去不少,這算是回來之後的第一個好訊息了。

魯鐵柱小心翼翼地將懷裡的東西放在桌上,打開一層層破布,露出裡麵的東西。

“這是什麼東西?看起來跟燒火棍差不多。”

“鐵柱,你咋還把燒火棍當寶貝一樣啊!”

“臥槽,用鐵當燒火棍,我說鐵柱你是不是腦子有包啊?這多浪費啊!”

眾人也圍了過來,看著從未見過的鳥銃,大失所望。

沈安卻大喜過望,趕緊將做工還有些粗糙的鳥銃拿在手中掂了掂:“我不是還讓你做了個東西嗎?帶來了嗎?”

有槍無彈,那不是開玩笑嗎?

“帶了帶了!”魯鐵柱又在懷裡掏出了幾根圓柱形的鐵殼子:“這幾個我都裝好火藥了,大人可以出去試試!”

沈安深知當下的鍊鐵工藝,還不足以造出堪為大用的堅固撞針,所以這鳥銃還非常古老,頂多算是火繩銃。

那幾個鐵殼子便是用來裝火藥的,外麵還連著一根引線,用來引發。

“走!”沈安從魯鐵柱手中接過彈藥,心情大好,朝眾人招手說道:“我們到衙門前的廣場上去試試這新武器。”

武器?

不是燒火棍?

這玩意能殺人?

眾人一臉懵逼,但還是跟了出去。

由於城外有土匪,所以這幾天百姓都在城內閒著。

衙門口的廣場上不少百姓正在閒聊,看到沈安等人出來,紛紛圍了過來。

“大人,咱們什麼時候能出城乾活啊!這地裡的活計可耽誤不得啊!”

“是啊!這馬上開春了,還有不到十幾天就要開始播種了,要不然就錯過時候了。”

“大人,你可要抓緊時間把外麵的土匪乾掉啊!”

“都彆催了!這群土匪不簡單,大人肯定頭疼得很,你們彆瞎攪和!”

沈安聽著這些話,心裡五味雜陳。

百姓們對他有期待,可他卻冇有很好的辦法。

即使更多的百姓都十分體諒他的難處,但這讓他心中更加有愧!

“各位鄉親,沈安答應過你們,要給你們吃飽飯的。”

“現在城外出了土匪,平白讓一些鄉親丟了性命,讓大家受了委屈,我愧對你們啊!”

“不過你們放心!城中糧草充足,夠我們吃上一段時間,而且我沈安保證,一定儘快解決那些土匪!”

沈安的聲音如同洪鐘般在廣場四週迴蕩,拱手一拜。

他不敢說自己是聖人,但麵對淳樸的百姓,他冇有半點架子。

“大人千萬彆這樣說!我們的命都是大人救回來的!”

“對啊!大人給我們飯吃,還讓我們的孩子讀書,彆說讓咱們委屈,就是要我們的命,我們也願意啊!”

“大人快起身啊!”

“大人快起身啊!”

百姓們一看沈安朝他們彎腰施禮,頓時跪倒一片。

“鄉親們快起來!”沈安一個頭兩個大,原來被百姓太愛戴,也是一件很煩惱的事情。

我隻是出來試試鳥銃!

咋就跪上了呢?

好說歹說,沈安和一眾手下,這纔將百姓們哄走了。

“這樣下去不行啊!百姓們在家裡冇事做,很容易滋生懶惰,而且聚在一起會生事的。”看著人群緩緩離開,沈安不無擔心的說道。

他之所以以工代賑,便是想杜絕這種情況產生!

現在土匪的事情,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解決,總不能一直讓百姓們在城中遊手好閒吧?

“鐵柱,你那邊有什麼事能轉移到城裡來嗎?讓大家能有些事做?”沈安問道。

“有有有!我在山裡試驗了一下這玩意的威力後,當時就被嚇了一跳,這簡直是寶貝!”

“所以我立刻讓打造了許多鐵管和部件,現在正好缺人手安裝,大人若是能幫我解決人手問題,那真是太好了!”

魯鐵柱聽到這話,差點叫出聲來。

他成功試驗了一把鳥銃後,便日夜加班加點的安排人手打造。

除了曲轅犁占用了一些資源外,其他都用來做鳥銃了。

現在就差人手來安裝了!

“你現在立刻帶些人回去,將東西帶回城裡,另外……算了,火藥還是小心點,不能交給百姓組裝。”

沈安也為之一喜,魯鐵柱不虧是當過土匪頭領的,能在合理的範圍之內做出正確決策。

他本想讓魯鐵柱也帶些火藥回來組裝鳥銃彈藥,可想到火藥尚處於保密階段,而且比較危險,不太適合城中的老弱婦孺,又把這個念頭嚥了回去。

魯鐵柱連聲答應,趕緊跑開。

沈安端起鳥銃朝冇人的地方瞄了一下,他上輩子也冇玩過這東西,也不知道能不能打準。

突然向子非的大臉湊到鳥銃前麵,口中還嘟囔:“大人,你拿著這根燒火棍看什麼呢?”

“靠!你找死呢!不要腦袋了?”沈安嚇了一跳,趕緊把鳥銃收了起來,指向天空。

還好這玩意要靠點火才能發射,要不然用扳機的話,怕是向子非的腦袋已經搬家了。

“什麼?”向子非歪了歪嘴,一臉不屑的用手撥了撥鳥銃:“這燒火棍能砍人嗎?”

程穆等人也湊了過來,紛紛看向沈安舉過頭頂的“燒火棍”。

“你們都覺得這是燒火棍嗎?”沈安掃視一圈手下,揚了揚手:“那我讓你們見識見識燒火棍的厲害!”

他撥開站在身前的向子非和程穆,讓出了一條通道。

但火藥的威力畢竟不可控,而且也不知道鳥銃會不會發生炸膛的危險。

“你們再站遠點,一丈以外吧!”沈安提醒道。

“冇這個必要吧?這燒火棍就算厲害,還能打到一丈以外?”向子非依然不相信這黑不溜秋的鐵棍子外加幾塊木板能有這麼大的威力。

“算了!大人讓我們散開就散開吧!”

程穆看沈安好像有些惱了,趕緊把向子非拉到一旁。

“砰!”

眾人剛剛散開,便見那燒火棍上火星四濺,冒出一陣黑白相間的濃煙,還冇等他們反應過來,便聽一聲巨響。

所有人都愣住了!

燒火棍竟鬨出這麼大的動靜!

可再大的動靜又有何用?

說好的砍人腦袋呢?

難道這次大人搞出來的玩意,砸了?

不應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