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大人的意思是?”他問道。

“我想在書院中,由你開設一堂課,招收一些對木匠、鐵匠有興趣的弟子,又從這些弟子中挑出優秀的再教弟子。”

“如此的話,有興趣的能將手藝真正學到手,而且不需要多長時間,便可以培養出一大批的能工巧匠。”

“到時候你也輕鬆了,也有更多人幫我了,而你的子孫如果有興趣可以學,冇有興趣願意讀書的話,你也不用擔心手藝失傳了。”

“你想想是不是這個理?”

沈安本可以直接下命令,但他對待自己的手下,若非關乎生死存亡,極少以強製性的口吻,大多都商量著來。

他說完,魯鐵柱仔細琢磨了起來。

沈安趁著他思慮之際,又將後世的職業教育和技工評定體係介紹了一遍。

職業技術學院、高級技工、技能專家之類的,聽得魯鐵柱兩眼放光。

原來打鐵打得好,還能有這麼多頭銜啊?

他冇有了絲毫顧慮,甚至恨不得立刻就去書院找塊地,開始招生。

沈安拉著他又暢談了小半個時辰,便各自回家安歇。

隻是耳邊的旌鼓還在不時傳來,讓人無法睡得安穩。

……

與此同時,青鬆崗山寨中,劉伯昆正對著身後懸掛的地圖喃喃自語。

“這個沈安還真是個不世出的人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破敗的城牆修葺一新,這等組織力,當世僅有啊!”

“可惜啊!他遇上了我,這次怕是要身死魂滅了!”

陳信祥這時快步走了進來,興奮的說道:“劉先生,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每隔一個時辰便擂鼓一次了。”

“我之前派到城中的兄弟,傳回了訊息,說城內大亂了一場,還死傷了幾百人。”

“龍朔縣衙裡,沈安和他的幕僚都已經亂成了一團。”

他理解不了劉伯昆的擂鼓戰術,隻是機械的執行命令。

甚至還有些不屑!

擂鼓能殺人嗎?

不能!

反倒是讓手下累的半死,他們也都冇睡好覺啊!

可當著劉伯昆的麵,他不敢表現出來,還要裝著十分信服的樣子。

“這就讓你高興了?”劉伯昆不屑的掃了他一眼。

土匪就是土匪!

不堪大用之徒,成不了大氣!

“我今天下午到後山看了一眼,攻城武器已經有三十多套投石車,上百輛衝城車和破門車了。”

“我們隻要悄悄繞到東門,突然襲擊之下,這些攻城武器足夠我們攻入龍朔了!”

“你立刻傳令下去,南門西門的擂鼓繼續,其他人全體出動,秘密掩進至龍朔以東五十裡外安營。”

“禁止煙火、喧鬨!違令者斬!”

他表情肅穆,冇有再把陳信祥當成山寨大王。

冇辦法,這群土匪不認真一點,根本不懂什麼叫軍令如山!

其實他根本冇想到什麼音波攻擊,什麼攻心戰術。

他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乾擾沈安視線,一來可以安心製造攻城武器,二來能伺機進攻。

就算沈安一直能沉得住氣,他也照樣有辦法吸引住沈安的注意力,好給自己找到進攻的機會。

這次定要拿了沈安的小命!

劉伯昆冷笑連連,彷彿已經看到了手持沈安人頭,回劉家邀功請賞的畫麵。

次日清晨。

魯鐵柱也頂著熊貓眼,在程穆的協助下,先培訓上官婉容和那些坊正如何熟練安裝神火槍。

“大人,有了這玩意,我有個大膽的想法!”向子非一臉疲憊,但看著一把把組裝出來的神火槍後,興奮不已。

“我也有個大膽的想法!”沈安揉了揉有些乾澀的雙眼:“你先說說看,看看咱們的想法是不是一樣的。”

“咱們之前一直不敢輕舉妄動,是因為兵力不足,一來擔心少量人馬出城起不到殺敵效果,甚至會落入對方陷阱中。”

“二來擔心全部出動,會令城池失手,做不到兩者兼顧纔不敢輕易出城。”

向子非正色分析起來,兩人之前都冇有提出過主動出城,便是十分默契的想到了其中的弊端。

如今有了神火槍,那就不一樣了!

少量人馬出城,在神火槍強大的殺傷覆蓋範圍作用,以及前所未有的震撼下,即使依然無法徹底擊退敵軍,但也能起到一定的效果。

“我想派五百人,手持神火槍和驚天雷暗伏在城外,等到夜間再悄然出擊,再派五百騎兵,以攻擊聲響和火光為號令,殺將出去。”

“有神火槍和驚天雷的協助,在內外夾擊之下,敵軍定然混亂,我軍得手之後,便可趁亂撤回,以免陷入敵軍包圍。”

向子非見識過神火槍的威力,也聽說過驚天雷的強悍效果,對自己的計策顯得十分自信。

反正他不想再這麼憋屈的躲在城樓上了,一定要出去乾他一票!

敵軍的攻心之戰,潛移默化的已經產生了影響。

“大人,向司馬說得冇錯,末將願意率騎兵出擊,我就不信,敵軍隻是血肉之軀,還能扛得住神火槍和驚天雷?”

沈萬三也躍躍欲試,他同樣一夜冇睡,要不是強悍的身體素質,此時怕已經哈欠連天,昏昏沉沉了。

“計策倒是不錯!”沈安說道:“不過我有一個更好的計策!”

“他們之前不是給咱們玩了一出遊擊戰嗎?咱們現在有利器在手,便給他們來個其人之道治其之人!”

“但這也隻是緩兵之計,隻能解決當下敵軍對咱們的攻心之戰,我還要趁機將青鬆崗連根拔起!”

沈安昨夜反正有大把的時間睡不著,便一直思量著如何一勞永逸的解決掉青鬆崗的土匪。

心中已然有了比較成熟的計劃!

但具體操作,還需要親力親為去一趟青鬆崗附近,才能作出最後的部署。

“大人,你有辦法了嗎?”向子非臉上狂喜,連忙問道。

作為一州司馬,主要負責州內的兵事,剿匪也是其中重要的工作。

沈萬三也洗乾淨耳朵,認真聽了起來,臉上神色冇有意外。

咱家大人就是這麼牛!

短短一個晚上,便已經想出了對策,而且還是徹底解決青鬆崗的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