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梁京城。

兩股關於沈安的訊息席捲全城。

路人甲:“聽說冇?沈安要背叛大梁了!好像是和西魏要做生鐵交易!”

“不可能吧?沈安他之前為國為民,可是個大大的好官,怎麼可能背叛大梁!”路人乙不敢相信這個訊息。

路人甲:“這還能有假?他之前在京城滅了錢、王兩家,就被太子給盯上了,據說之前益王和沈安遇刺,便是太子派人去乾的,得罪了太子,大梁混不下去了,當然要背叛大梁了!”

“不會吧?太子可是大梁儲君,這不是坑害忠良,君逼臣反嗎?”路人乙連連搖頭:“哎,這朝廷啊!看來是要完了!”

“小點聲!事情還冇有定論呢!你們就瞎逼逼!我聽說的版本跟你們不太一樣。”路人丙插話說道。

路人甲乙立刻把目光看了過來,還有其他的版本?

“趕緊說說!”他們異口同聲催促。

路人丙說道:“我聽說沈安是因為之前被土匪圍城,靖安王卻按兵不動,遲遲不去救援,差點讓龍朔城淪陷,這才把沈安給惹怒了。”

“還有這事?不是說土匪都是靖安王剿滅的嗎?怎麼叫按兵不動呢?”路人甲問道。

路人丙擺了擺手:“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靖安王剿滅的那群土匪,是被沈安擊潰之後敗退到雁蕩關附近的殘兵,圍城的時候,靖安王壓根就冇有動過。”

“哦!原來是這樣!那沈安背叛大梁還真是情有可原,太子和靖安王都想弄死他,他能不背叛大梁嗎?”

“也不能這樣說!不管什麼理由,也不能賣國求榮啊!他沈家的祖墳還在城裡呢,就不怕人家挖他祖墳,斷他風水?”

圍觀的百姓聽著幾人閒聊,也紛紛插嘴。

數千年的傳統觀念,中原人的家國情懷,深入人心。

做十年忠臣不一定能流芳百世,但做一天數典忘祖的賣國賊,必定會遺臭萬年。

冇辦法,就算大梁真的被滅國了,以後的朝代史官,為了鞏固王朝的統治,也會為賣國賊樹立起千古罵名。

畢竟,任何一個朝代都不會對賣國賊稱頌!

沈安的事情,聽著好像受人所迫,但這絕非背叛大梁的理由!

訊息很快傳遍京城,也傳入了大內。

梁帝的臉色鐵青,看著樞密院報上來的摺子,久久冇有說話,握著杯子的手上,青筋畢露。

“陛下,沈安已經失控,我們必須采取措施了!否則上萬石的生鐵流入西魏,對我們大梁而言,絕對是一場災難!”李德海說道。

關於沈安的訊息,早在城中傳開之前,梁帝便已經通過探事司得到了。

隻是未經證實纔沒有公開而已,而且梁帝並不相信沈安真的會做背叛大梁之事。

可現在城中風聲已起,他想不過問都不可能了!

“沈安到底從何得來的這麼多生鐵?”梁帝最關心的並非沈安會不會背叛大梁,而是生鐵的來源。

鹽鐵資源,一直是朝廷掌控的戰略資源,一個是天下稅收的來源,一個是武備精良的保障。

月產萬石生鐵的礦場,大梁不是冇有,但卻極少,而且是耗費巨大人力物力才建立起來的。

沈安所在的龍朔,人不過二十萬,大部分還是老弱婦孺,且都埋頭在田地裡乾著農墾,他是如何做到的?

“這……”李德海回答不上來,擰著眉頭猜測:“北地盛產鐵礦的地方隻有趙郡,而且都在晉西劉氏控製之下,難道是他們想藉助沈安,和西魏做交易?”

“可……可就算是晉西劉氏,一下子也拿不出這麼多生鐵啊!每月這麼多,一年就要十二萬石!”

趁著他說話的時候,梁帝緩步走到了窗台,月正當空,清冷的月光灑在他的臉上,一片肅殺之氣湧了上來。

沈安真是個麻煩精!

走到哪裡都能惹出大事來!

目前民心所向,是召他回京的最好機會,可如果他真的想逆反西魏,那豈不是給了他充足的藉口?

又或者沈安另有目的,他欲圖加害,又會落個不辯忠奸的壞名聲。

到底該怎麼做?

思慮良久,梁帝突然轉身:“密令白無極,天子禦衛時刻待命,一旦沈安有投敵動向,立刻拿下龍朔,無需請奏!”

“傳旨太子和樞密院,以樞密院傳文,要求沈安對此事做出合理解釋。”

“飛鴿傳書探事司在龍朔的密探,嚴密監視城北倉庫,並和白無極直接聯絡,不得有誤。”

梁帝的命令迅速傳達下去,而各方勢力也聞聲而動。

整個大梁的目光再次聚焦在了沈安身上。

是奸賊?

還是謠傳?

大梁上至朝廷,下至尋常百姓,都拭目以待。

而此時的西魏南郡城,鎮南王親自和程穆洽淡好了雙方的交易細節。

西魏三日內撤出飛雲縣附近所有軍隊,他們也會隨之派人前往龍朔,交接生鐵。

至於剩下的糧食,則要等到生鐵運至南郡後,纔會撥出。

送走了程穆,鎮南王耶律雄基留下了金玉渠。

“金先生,此事你居功至偉啊!”

“雖然你未能拉攏沈安,但這次交易成功後,沈安便會成為大梁臣民的賣國賊,到時候他就算想不投靠我們,都難!”

他拍了拍金玉渠的肩膀,以示鼓勵。

安插在大梁的細作,已經傳回了訊息,目前京城中,關於沈安投敵的事情,甚囂塵上。

百姓們對沈安雖還算不上恨之入骨,但也冇有絲毫的好感。

朝廷裡的大臣,更是口誅筆伐,除了樞密院下書要求沈安解釋外,諸多大臣也聯名傳檄聲討沈安。

甚至連他在京城裡的生意,都大受影響,多家商鋪受到衝擊,關門歇業。

可以這樣說,沈安已經變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他冇想到金玉渠這趟去龍朔,收貨竟然如此之大,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

“王爺謬讚了!沈安此舉也是無奈,他在大梁受到太子和靖安王的威脅,如今龍朔等同於一座孤城,他隻能選擇和我們合作,否則必死無疑!”

金玉渠也有些自得意滿,招攬沈安成功的話,不僅能獲得神火槍,還能拿到大量的生鐵,確實是一件大功勞,足以封個爵位了。

“先生大才!此事還需你多加費心了!”耶律雄基心情極好。

起初金玉渠帶著程穆前來洽談,他還有些疑惑。

可現在他信了,沈安如今已經是大梁的公敵,他想不出沈安還有什麼其他方法,能重新迎得包括龍朔城中百姓在內的舉國子民的心。

一個成為全民公敵的人,就算個人實力再強,又有何用?

沈安不可能拿舉國名聲,來給自己下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