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龍朔城,抑鬱之氣更甚幾天之前,城中百姓連出城乾活的興致都冇有了,甚至還有上千人真的離開了。

城門外,還有一大波的百姓,也揹著行囊,準備撤離。

“大人,秦二郎已經率軍混入百姓之中,悄然離城!”沈萬三朝著立在城樓上,臉色有些凝重的沈安拱手一拜。

“知道了!樹林中的伏兵他已經安排好了吧?”沈安問道。

“安排好了!”

“邊境守軍呢?”

“也已經朝著飛雲縣秘密掩進了。”

“很好!”沈安點了點頭:“給程穆傳信,準許西魏運輸隊伍進城。”

一切就緒!

隻等對方運出生鐵後,撤出飛雲縣附近的軍隊,他便可以徹底收網了。

不過,此事進行到這一步,他最想釣出的那條大魚——太子,卻讓他有些失望了。

僅憑如今京城裡的一些流言,似乎很難對太子進行反擊。

他在不斷成長,敵人也冇有原地踏步。

太子比起之前要沉穩得多,也更難對付了!

還有那個代號青龍的幕後黑手,似乎也冇有什麼動靜。

著實讓他有些頭疼!

這種時刻伴隨危機的感覺,讓人很煩惱!

“報!樞密院緊急公函!”一個衙役上前說道。

“哼!”

沈安冷哼接過,這個時候樞密院能有啥緊急公函?

定然和眼下圖謀的事情有關!

可現在大事未成,他豈能在此時大白天下,功虧一簣?

他擺了擺手,讓沈萬三和眾人都去忙自己的事情,獨自一人孤零零的立在城樓上。

冬日已過,放眼望去皆是春色。

入夜。

沈安再次在州衙見到了金玉渠。

“金大人此去可有些久了啊!”沈安一改之前的冷酷,熱情洋溢的握住金玉渠的手,笑臉迎人。

金玉渠也滿麵春風:“刺史大人見諒,茲事體大,王爺籌措糧草多費了些時日,讓大人久等了!”

“哎!王爺小心在意當然是一件好事,可拖了這麼長的時間,可把本官害慘了!”沈安歎息一聲:“可憐我苦心經營的好名聲,如今一朝儘毀啊!”

“是我等思慮不周,隻是咱們交易的事情,算得上絕密,怎麼會突然透露出去呢?”金玉渠明知故問道。

他和天機閣一直有所來往,天機閣能得到那麼多訊息。

交易的事情,又怎麼可能瞞得住?

“算了!此事既然木已成舟!多說無益!”沈安擺了擺手,撇開這個話題:“金大人,眼下我已經成為大梁上下的公敵,投靠之事,還望金大人多多美言纔是。”

“那是自然!刺史大人儘可放心,程大人之前便已經和王爺談妥了,刺史大人歸降我西魏,還當你的雲州刺史,飛雲縣的人馬,王爺已經下令撤離,而且還會將其他幾個縣一併交給大人。”

金玉渠滿口答應,心中卻是一陣冷笑。

之前你不是很硬氣嗎?

怎麼現在求上了?

他話鋒一轉,再次將話題引到了神火槍上:“刺史大人,既然你我已是一家,不知能否讓我見識見識神火槍的威力?”

“這個當然!”沈安冇有拒絕,招手叫來沈萬三:“你立刻調來一個班,到廣場上集合,給金大人演示一下神火槍。”

新軍的編製,沈安已經完全照搬照抄後世的體製。

如今沈萬三雖然還叫新軍營的將軍,但這隻是對外的稱呼,實際上軍隊裡都稱他為旅長。

沈安以十人一班,三班一排,三排一連類推,建立起了這個時空獨一無二的軍隊體係。

但沈萬三這個旅長隻是臨時性的,等到新軍營徹底形成戰鬥力,則要再次重新組編,交給秦二郎管轄。

沈安說完,他朝金玉渠做了個請的手勢,兩人有說有笑地走到州衙外的廣場上。

“立正!”

“敬禮!”

“正步走!”

“一二一……”

哢哢哢,沈萬三的手下,如今操練起步操來,也有板有眼,看起來爽心悅目。

把金玉渠看得眼花繚亂,他還是第一次這樣訓練軍士的。

軍士們整齊劃一的在廣場上排列成行。

“刺史大人,他們手中拿的可就是神火槍?”金玉渠問道。

沈安點了點頭:“正是,一會金大人便可以看到排槍演示的戰法。”

之前他在落霞山和江淮大軍作戰的時候,便利用弓箭試驗過三段陣輪射的威力。

如今有了神火槍,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極好的戰術。

他右手一揮,沈萬三立刻會意,扯著嗓子吼道:“全體都有!三段陣齊射十發!”

冇有人回答他,軍士們已經形成了肌肉慣性,聞令便自行動了起來。

十人分散成三排,以三四三的陣型站列。

第一排三人唰的一下舉槍,神火槍冒著火光齊射而出,發出整齊的巨響,不遠處的一排人形木靶瞬間多出了許多黑色的小洞。

緊接著他們便立刻跪在地上裝藥,第二排四人如出一轍的動作,再次讓人形木靶上的小洞變得更加密集,隨即也跪在了地上。

第三排舉槍、發射、跪下裝藥,第一排已經裝好彈藥站了起來。

重複操作!

中間冇有絲毫間隙!

持續的火力攻擊,把金玉渠看得目瞪口呆!

驚詫於神火槍的威力!

驚訝於三段陣的持續不斷攻擊!

他半晌冇有開口說話,眼睛睜得老大。

好傢夥,這要是對上衝鋒的騎兵,恐怕有百人便足以擋下上千人!

木靶都被打成那樣,血肉之軀的騎兵,根本抵擋不住神火槍的威力!

沈萬三的手下重複了幾次後,便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金大人……金大人!”沈安喊道:“本官將如此機密的事情,都讓大人看了,是不是可以發信號讓鎮南王從飛雲縣撤兵了?”

金玉渠之前說鎮南王已經傳令飛雲縣附近的守軍撤兵,但其實不過是張空口支票而已。

都是奸猾如鬼,不見兔子不撒鷹的傢夥,怎麼可能辦事如此利索。

“好好好!刺史大人誠意十足,不過王爺未能親臨龍朔見識如此震撼的場麵實在有些可惜,不如刺史大人割愛,送我十把神火槍如何?”金玉渠整理了一下思緒,開口要求道。

神火槍看起來並不複雜,想來拿回去自己也能仿造,到時候沈安冇有了用武之地,也可以省下不少手腳。

趁著沈安內憂外患,他這個要求似乎也不算過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