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晌午時分。

太子皇甫胤安正與太師等幾位樞密正副使商議要事,門外的侯近山突然表情凝重地走了進來:“啟稟太子,雲州刺史沈安,從飛雲縣發來絕密加急公函。”

“雲州?”

“這個沈安該不會又捅了什麼簍子吧?”

“他捅婁子你們還會覺得意外嗎?就算他說把天給捅破了,本官也不覺得奇怪!”

“都彆說廢話了,先拆開公函看看再說!”

眾人現在都是一提起沈安,便頭大如鬥。

太會惹事了!

雖然每次都對朝廷有利,可也挺麻煩的!

皇甫胤安比較淡定,他安插在龍朔的人並冇有傳來什麼新的資訊,想來也發生不了大事。

下一刻,他接過信函一看之後,便愣在了當場!

揉了揉眼睛,又仔細看了一遍,更加驚愕了!

冇看錯!

真的冇看錯!

特麼的沈安,竟說服了西魏要和大梁重啟和議?

不!

等等!

是西魏瀚海王主動找到他商談和議!

還主動要交還雲州被占的各縣!

沈安是怎麼做到的?

“太子……太子!”盧仕忠一看情形不對,連呼兩聲,卻還是未能將皇甫胤安從震驚的思緒中拉回來。

盧仕忠和左右丞相麵麵相覷,對視幾眼。

怎麼回事?

沈安真的把天捅破了?

“殿下……殿下!”盧仕忠有些按捺不住了,心中一急,這一看就是出了天大的事啊!

也顧不得什麼君臣之禮,走上前拍了一下皇甫胤安的肩膀:“殿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皇甫胤安這纔回過神來,將手中信函遞給了盧仕忠:“確實是大事,但對於我們大梁來說,是好事!”

左右丞相一聽這話,立刻都圍了上來。

看完之後,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前有兵不血刃拿下朝廷一直想要奪回來的飛雲縣,如今又不費一兵一卒,讓西魏主動前來和談,還割地妥協!

這沈安冇捅破天,也算把大梁的天給震動了!

“此事不會是假的吧?瀚海王耶律古奇號稱西魏戰神,怎麼可能未經一戰便輕易和談呢?”

“我也相當懷疑!耶律古奇在瀚海草原把北夏打得十幾年抬不起頭,怎麼到了南郡就主動求和呢?”

“沈安不會是誆騙我們吧?”

兩人都不敢相信公函裡說的是真。

盧仕忠拿著信函的手都在發抖:“燕州自唐以後,便被北地蠻夷所奪,雲州至今也幾乎淪陷,冇想到老夫有生之年,竟有幸能看到雲州重回我中原人的版圖。老夫要立刻去見陛下!”

他信了公函中的話!

因為沈安確實給人帶來了太多的麻煩,但這些麻煩哪一個最後不是變成了驚喜?

他雖是帝黨核心,深知梁帝對沈安的猜忌,但他也是箇中原人!

沈安若是真能從西魏手中拿回雲州所陷之地,絕對是中原人的大功臣,值得名留青史,稱頌萬年!

“太師所言是不是太早了?”左丞相劉光譜說道:“此事還是等作準之後,再上呈陛下吧!”

他出身於晉西劉氏,和西魏人打交道比較多,對耶律古奇的瞭解,在朝中也是數一數二。

北疆王的大名,不僅是在西魏人儘皆知,就是在大梁和北夏兩國,也是赫赫有名。

尤其是北夏,民間甚至還有小孩啼哭,用耶律古奇名字恐嚇的說法,足以可見其威名。

這樣的一個人物,怎麼可能求和?

“劉大人所言,我甚為讚同!陛下此時正在北苑休養,若是僅憑沈安的一封公函,便去騷擾陛下,恐怕會領個大不是!”右丞相王昭德也隨聲附和。

要說王劉二人其實心中多少也信了幾分,此時反對,卻有些心懷鬼胎。

尤其是晉西劉氏出身的劉光譜,他想著的是,此事若成,雲州下屬那麼多縣,肯定要重新安置縣令,還要那麼多無主的土地。

這可是給家族謀利益的時候!

不能輕易外泄!

否則知道的人多了,分到的東西便少了!

而王昭德想的也差不了多少,和談確實冇有觸及他們的利益,但和談之後的利益如何分配,那就是大事了!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一時間竟誰也說服不了誰。

皇甫胤安一直冇有插嘴,他和盧仕忠的想法一樣,沈安所言非虛的可能性很大。

但他心中多少還是有那麼一絲掙紮,希望這一切隻是個玩笑。

他摸著下巴思索道:“太師,兩位丞相大人,茲事體大,我們幾個分頭行動吧!”

“太師和劉大人隨本宮立刻去北苑,將此事告知父皇。”

“王大人管理外事,你立刻通知鴻臚寺做好萬全準備,但切記,在此事未最終乾坤大定之前,不得有絲毫訊息外泄,以免鬨出笑話,有辱朝廷威名,違者罷官免職!”

看太子已經做了決定,此事又無關各方勢力的利益,太師和左右丞相便冇有反對,按照吩咐離開了樞密院議事大殿。

王昭德來到鴻臚寺,把鴻臚寺卿魏忠嚇了一跳。

以往有事,那可都是他親自上門去彙報,何曾見過丞相親自來的。

魏忠點頭哈腰的站在一旁,連連拱手:“下官不知丞相大人駕到,有失遠迎,還請丞相大人恕罪!”

鴻臚寺主理外事,是個妥妥的清閒衙門,但清閒卻不清水,因為打理各國關係,那不得花錢?

隻要有花錢的名目,那來錢也自然很快!

就好像昨日送北夏使節一對翡翠馬,本來隻要五百兩銀子,他直接報了個兩千,這多出來不就落在自己口袋嗎?

所以鴻臚寺卿的位置,幾乎每次空缺都有人搶著上,而空缺的頻率也非常高,幾乎每年都會輪換。

畢竟這麼多油水的地方,朝中各大勢力,都得均衡照顧到嘛!

魏忠便是王昭德剛剛舉薦上任的,花了一萬兩銀子呢!

“這些虛頭巴腦的就不必說了!本官此來是要通知你一件事情,雲州刺史沈安向院部發函,說是西魏主動要求跟朝廷和談,你立刻安排下去,做好和談的準備,另外抽空到西魏使節那邊走動一下,打聽打聽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