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48章 全城轟動

-

主簿聽到沈安的話,猶豫了!

跟一個冇有官職在身的傢夥道歉?

這要是傳出去,他以後還怎麼在國子監混?

“怎麼了?不敢嗎?”

“要是不敢的話,直接給我先生道歉,也沒關係的!”

沈安氣勢逼人。

事情是趙寶坤他們挑起來的,可是既然已經鬨得如此,他冇有退縮的餘地!

這段時間,他總是被動的去解決問題。

來而不往非禮也!

他決定主動一回,否則彆人還以為他是軟柿子,想這麼捏就怎麼捏!

“有何不敢?”主簿硬著頭皮說道。

“好!那就一言為定!”

沈安說完,雙目炯炯地看向了趙寶坤:“趙公子,安排好了,通知我!”

口氣如同吩咐下人一般,霸氣!

隨後扶著章文通,便往國子監裡麵走去。

主簿這次冇攔著他們,任由他們揚長而去。

……

京城中,沈安的訊息如同一道閃電般,迅速傳播開來。

全城轟動!

議論紛紛!

“這個沈安真是恬不知恥,丟了我們天下仕子的臉!”

“冇錯!他一介貢生,不諳聖人之道,竟公然挑釁先生,簡直就是我們讀書人中的敗類!”

“以前我跟他有過一麵之緣,這個敗類,常年流連於煙花之地,揮金如土,哪裡像個讀書人?真不知道他有何麵目有何能耐,膽敢挑戰國子監先生!”

……

鄭有為他們給這些訊息添油加醋。

壓根不提主簿攔下章文通的事情,把所有的矛頭全部指向了沈安。

將沈安塑造成主動挑釁,不敬師長的形象。

不得不說,輿論的力量是強大的。

沈家的人這段時間都不敢出門,生怕被人指著鼻子罵!

門口更是常常被爛菜葉子丟得滿地。

國子監裡,那些貢生、監生也對沈安口誅筆伐。

章文通為免沈安受罪,便恩準他回家讀書。

臨走時還不忘千叮萬囑,一定要好好學習!

沈安自然冇有回家,而是去了榮家。

現在這裡是唯一的淨土。

“沈公子,這次的事情鬨大了!”榮管家現在跟沈安的關係,相當不錯,讓廚下準備好酒菜。

兩人相對而坐,推杯換盞。

“大丈夫行事,有所為有所不為!”

“咱都是大老爺們,總不能讓人天天騎在你頭上撒尿吧?”

“真要是這樣,那咱還不如直接把下麵割了,去宮裡當差呢!”

“是不?老爺子!”

沈安臉色微紅,醉意漸漸上來了。

他們喝的都是提純過的酒,比起濁酒,更容易醉人。

榮管家一直是下人的身份,雖不算卑微,但也謹小慎微的做人。

擺了擺手,將沈安手中的酒杯奪了下來:“你啊你!既然稱呼我一聲老爺子,那就彆怪我教你做人的道理!”

“我知道你才華橫溢,更是經天緯地的商業奇才,又懂得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可是鋒芒畢露終究不是好事!”

“得罪了國子監主簿,以後你還能在國子監讀書嗎?而且你不是孤家寡人,你還有父親和姐姐,以後還要跟我們家小姐成家立室,你四處樹敵,就不怕給家人惹來橫禍?”

這些話說得在理。

甚至可以說字字珠璣!

可是沈安卻不以為然,他直接端起酒壺。

歪歪扭扭在院中走了幾步,抬頭看著天空中的皓月:“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

“我若是不想得罪他們,難道我要眼睜睜看著你家小姐被孫喜望逼婚?”

“我若不想得罪他們,難道我要拱手將我二姐送給趙寶坤糟蹋?”

“不!我做不到!”

沈安仰頭,酒水順著壺嘴,嘩啦啦地落在口中。

不遠處的閣樓中,一道倩影妖嬈的臨窗而立,口中喃喃自語,聲音低不可聞,誰也不知道榮錦瑟在說些什麼。

……

幾日之後。

京都長明湖畔,微風習習,綠柳茵茵。

兩旁的碎石路上,掛滿了花燈,如同元宵燈會一般,把夜色照得通亮。

湖麵上,幾艘美輪美奐的畫舫遊船首尾相連,隨波盪漾。

船內人頭攢動,男男女女正各自圍成一桌,歡聲笑語不絕於耳。

“各位才子佳人,請大家安靜一會!聽我一言。”

“在下鄭有為,乃是國子監一名貢生。”

“最近國子監鬨了個大笑話,想來各位都有所耳聞,纔會聞風而動,趕來親眼見證一下沈安這個文壇敗類,是如何張狂的。”

“他甚至口出狂言,說要挑戰天下仕子,將整個大梁的文人墨客都不放在眼中,一會就請各位才子佳人,一展胸中筆墨,將這狂人挑於馬下!”

鄭有為慷慨激昂,是個合格的演說家。

一番煽動性極強的文字,頓時把船內的氣氛挑撥到了極致。

每個人都恨不得現在就把沈安拉出來,用胸中的才華,啪啪打臉沈安。

“沈安有辱斯文,簡直禽獸不如!”

“何止如此!連最基本的尊師重道都不動,他已經枉稱為人!”

“更讓人氣憤的是,他連謙卑是什麼都不知道!竟然妄稱要挑戰天下仕子!我倒想看看他到底是才華橫溢,還是絕世人傑!”

……

國子監主簿早已經在最裡麵的畫舫裡等候,看著坐在對麵的趙寶坤,微微有些怒意。

“是你們造勢,才引得全城轟動的?”

他雖然對自己的棋藝十分自信,可想到沈安篤定的模樣,心中冇來由的虛了幾分。

這要是輸了!

他的臉可就丟大了!

“主簿大人,你就放心吧!”趙寶坤安慰道:“沈安咱們還不是知根知底?”

“他彆說下棋了,怕是連棋盤有多少眼都不知道!更彆說外麵那些仕子,也不會輕易放過他的。出醜的隻會是他!”

鄭有為這時走了進來,身後還跟一個人。

“侍郎大人!你怎麼也來了!”主簿看清之後,趕緊站了起來。

來人正是吏部侍郎郭甫。

“都坐吧!你們鬨出這麼大的動靜,堪稱京城文壇的一大盛事,作為吏部侍郎,我理應前來觀瞻觀瞻。”

趙寶坤趕緊起身施禮讓座。

臉上掛著濃濃的喜色。

吏部侍郎都來了,到時候沈安當眾出醜,以後就算考取了功名,怕是也要徹底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