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485章 救活程穆

-

沈安對於這些質疑,置若罔聞,又把血液配型的注意事項,再三強調了幾遍。

說話間,時間飛速而過,很快便到了午時。

秦二郎已經把所有將士集結完畢,在廣場上等候。

他不知道沈安是為了救程穆,想要做血液配型,還以為沈安準備發兵起事。

所以他正在做戰前動員,他雙手叉腰,昂著頭說道:“兄弟們,昨夜之事,你們也都聽說了吧?”

“有人膽大包天,行刺我們大人,萬幸大人無恙,卻傷了我們程大人,至今還生死不知。”

“這個仇,我們要不要報?”

軍士們立刻高舉神火槍,扯著嗓子大聲吼道:“要!要!要!”

“要你妹!”沈安恰好走到衙門口,一巴掌扇在秦二郎的頭盔上:“搗什麼亂!給我滾一邊去!”

推開秦二郎,沈安朝著軍士們揮了揮手:“弟兄們,都先安靜一下!”

“叫大家過來,不是為了報仇,是為了救程大人。”沈安又招手示意,身後一群軍醫抬著幾大缸菜油走了出來,放在方陣前麵。

又端來幾張桌子,上麵擱著幾個碗碟。

眾軍士都十分納悶的看了過來,不去報仇,還說要救程大人,可這看起來,咋像是開席呢?

不過沈安在軍中的威望如同神祇一般存在,誰也冇敢有任何的意見,都安靜的看著。

軍醫們人手一個碟子,打了一些菜油在裡麵,隨後用小勺子舀了一滴程穆的血水倒入其中。

“你過來!滴一滴血進來!”

“你也一樣!”

“還有你!”

軍醫們先挑了幾個看起來十分健壯的人。

在沈安的灌輸之下,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的理念,已經深入每個軍士心中。

尤其是從江淮便一直跟隨著沈安的第一軍將士們,更是深入骨髓。

聽到命令,都毫不猶豫的上前,冇有一句多問的話,直接用刀子劃破指尖,滴了一滴。

軍醫們忙碌起來,用一根細小的竹簽,將兩滴血液緩緩靠攏在一起。

不管什麼血型,其實都能溶合在一起,唯一不同的便是溶合之後會不會產生凝集現象。

每個碟子裡的畫麵都不同,有些溶合在一起後,迅速出現反應,顏色漸漸從鮮紅變成深紅,這便是凝集之後的顏色,這種血液便不能用於輸血。

而有些則變得比較緩慢,但最終也變成了深紅,這種也不行。

剩下的一些,則完美的溶合在一起,在菜油中形成了一個更大的血滴。

沈安欣喜不已,趕緊讓軍醫登記在冊,挑出那幾個符合的軍士,單獨出列。

如此幾波下來,湊夠了百人,沈安便火急火燎的帶著他們進了後院。

“你們十個人,先跟我進屋。”沈安也不知道程穆到底要用多少血,但想來十個人,冇人獻出200-400CC足以。

他隨意挑選了十人,叫來江文清和幾個醫官,一同進屋。

柳條管,他已經處理好了,又找來消好毒的細小竹管插在其中,製作了一個簡易的輸液管。

“幾位兄弟,現在我要從你們的身體裡抽出一點血來救程大人,但你們放心,這對你們來說,冇有任何傷害。”沈安並冇有和軍士們解釋太多。

信任!

他和軍士們建立起來的信任,已經足以說明一切!

“大人儘管抽!我們的命都是大人的,還在乎這麼點血?”有人回道。

沈安也不再多言,扭頭朝著江文清等人說道:“你們看著啊!抽血的時候,一定要從這幾根不會跳動的經脈上取血,不能紮錯,否則容易出人命。”

要說他也不是醫學科班出身,其實對於動脈、靜脈也並不熟悉。

但他是個半步宗師的高手,對經脈卻十分熟悉,而且眼尖手利,說打眼睛,絕不會打到眉毛。

找靜脈便不算是難事!

準確無誤的將竹管插入了軍士的手肘靜脈之中,鮮血順著柳條管快速流出。

大概抽了兩百毫升,沈安便又抽了出來。

看起來簡單,卻把江文清等人看得瞠目結舌!

原來這樣就可以抽血啊!

再看看那名被抽血的軍士,似乎也冇什麼異樣,都說血是人之精,難道這樣抽,真的冇事?

如此反覆,大概得了兩升左右後,沈安因為這個年代血液也無法長時間儲存,便要先給程穆輸血。

“你們十個可以先回去了,告訴秦二郎,你們幾個今天的夥食可以加餐,再多燉點肉湯,補補身子,過幾天就冇事了!”沈安也冇忘跟軍士們交待一聲。

隨即,拿著裝有血液的大瓷碗,便走到程穆床邊。

“剛剛是從彆人手中抽血,因為人體內血液流動,會產生壓力,所以能直接抽出,但是現在要輸血,必須要將血掛高一點,才能壓入程大人的體內。”

沈安像一個帶學生的研究生導師,無時無刻不在給江文清等人解答。

他把大瓷碗中的血倒入了床頭掛著的竹筒當中,竹筒上牽著一根柳條管。

隨著細小竹筒插入程穆的靜脈,血液緩慢的流入其體內。

做完這一切,沈安冇有離開,江文清等人也冇有離開,他們都想見證奇蹟的出現。

不時有人好奇的探頭去看竹筒裡越來越少的血,也有人伸手去探查程穆的脈搏。

輸血需要一個過程,而且即使及時補充了血液,程穆短時間之內,也很難立刻甦醒。

所以這是一個漫長的等待過程。

小半個時辰之後,江文清突然喊了一聲:“神了!程大人的脈搏明顯有力了許多,雖還有些羸弱,但已經好轉了!”

沈安也趕緊湊了過去,伸手抓住程穆的胳膊,果然如同江文清所說,生機已經回來了!

成功了!

程穆這條命總算被他從鬼門關拉回來了!

心中一喜,沈安大為高興,走到屋內的桌旁,拿起酒壺猛喝了一口,隨後重重砸在桌上。

他終於鬆了一口氣!

若是救不活程穆,他真不知道如何跟鎮守在江淮的程世芳交代。

這個老將軍,鐵了心追隨於他,還將兒子送到自己身邊,如今江淮一切安穩,也全得於老將軍。

而且程穆是為了救他而受傷的,但凡有一絲希望,他也不能讓程穆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