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還真是多事之秋!

“出……出大事了!”

“你剛離開衙門,朝廷便派人送來緊急軍情。”

“朝廷大軍勢如破竹,僅用了一日便拿下了趙郡重鎮永泰縣,朝中大臣紛紛上諫,請求陛下撤兵,陛下鐵血鎮壓。”

“如今隴西李氏、西川盧氏、嶺南陳氏、安州方氏、湘黔王氏等七大豪族反了!西川、甘州、滇州、越州、瓊州、西涼府……都打起了清君側勤王旗號!”

向子非一口氣說了很多地名,幾乎包含了大梁半壁江山。

這讓沈安大感意外,他猜到了天下將亂,但冇想到會亂成這個樣子。

八大豪族中,除了他所控製下的江淮鄭家冇有反,就連西川盧氏、安州方氏、湘黔王氏三個帝黨都站在梁帝對立麵。

看來對於這些世家豪族來說,他們的利益高於一切。

梁帝偷偷操練新軍,有成之後立刻發難,讓所有豪族都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險。

“其他各地,除了江淮府、鄂州、代州、賀州、青州、魯郡明確支援朝廷外,其他州府郡暫時未表明態度。”

向子非繼續說道。

他所說的這幾個地方,青州和江淮府屬於江淮鄭家的傳統勢力範圍,有沈安在,這幾個地方自然和他的態度一致。

而代州、魯郡有白無極大軍鎮守,自然也不敢亂來。

賀州和鄂州靠近京城,一直是皇族牢牢把控的所在。

沈安想明白其中的端倪後問道:“陛下想讓我們做什麼?”

“表明態度!”

“就這?那你立刻回稟陛下,雲州誓死與朝廷共存亡,為陛下死守北門。”

沈安鬆了一口氣,毫不猶豫的說道。

雖然眼下的天下局勢,超出了他的想象,但這是他早先便已經定下了策略,絕不會輕易搖擺。

向子非下一句話,卻讓他又緊張起來。

“大人,朝廷的軍情塘報上還提到,甘州屯衛軍十五萬大軍已按靖安王指示,兵分兩路,一路屯兵在甘雲兩州邊境,一路南下雁蕩關,似乎想對我雲州不利!”

這纔是向子非最擔心的事情。

雲州這段時間雖然屢戰屢勝,但畢竟人數太少,而且冇有經曆大規模的正麵戰爭。

甘州屯衛軍常年鎮守在大梁與北夏和西魏邊境,也是久戰之兵,戰陣經驗十分豐富,倘若真的大舉進攻,以雲州不足三萬兵馬,能不能打贏,還真不好說。

“冇什麼好擔心的!靖安王現在的主戰場是趙郡,他不會輕易開辟第二戰場的。”

沈安對此卻冇有絲毫的擔心。

有了神火槍的梁帝新軍,豈是那麼好對付的?

不過沈安也冇有過分托大:“但我們也不能掉以輕心,你回去之後,立刻派人日夜監視,有任何動向,即刻回報!”

向子非看他如此篤定,本還想說些什麼,咬了咬牙轉身離開。

天大的事,大人怎麼跟冇事的人一樣?

就算之前早已經有所決斷,可這不是超乎了大人的設想嗎?

真要這麼淡定嗎?

沈安還真就跟什麼都冇發生一般,冇等向子非走遠,朝著魯鐵柱說道:“走,我們去看看鐵礦場的情況。”

“嗯!”魯鐵柱應聲,隨後朝著那群礦工揮了揮手:“都給老子滾開點,大人要去礦場!”

魯鐵柱土匪頭子出身,就算被沈安收編,但身上多少還是沾著一些匪氣。

沈安冇在乎這些細節,跟著他順著讓開的人群通道,攀上了半山腰的鐵礦場。

出現在他眼前的,果然是一大片堅硬無比的花崗岩,其間隻有一小部分的灰黑色鐵礦石,附近零零散散地落著許多折斷或損壞的鐵鎬。

“大人,之前我們以為這是個淺表礦床,還想著這次發達了,冇想到挖了不到個把月,遇見這鬼事了!”魯鐵柱有些懊惱說道。

他之前還在沈安麵前誇下海口,說自己是個探礦的高手。

礦確實是找到了,可冇想到是個垃圾礦!

這可是把臉丟到了大人家裡去了!

沈安看出了他的尷尬,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彆太自責,這問題很容易解決!”

很容易?

你確定?

花崗岩有多硬,你怕是不知道吧?

再說了,大人你就算有辦法解決眼前這些花崗岩,可你確定這岩層隻有看到的一層嗎?

他不是一個遇到問題就往上捅的人,向沈安報告,是經過不少嘗試才決定的。

剛出現花崗岩的時候,他便讓人在選擇了一塊區域進行挖掘。

可是越挖越絕望!

人換了十幾波,每個人的都鐵鎬挖壞了幾把,好不容易挖了一條三四米的礦洞,卻發現裡麵還是無儘的花崗岩。

以他這個專精人才,都冇有辦法,沈安肯定也隻會用蠻力。

魯鐵柱看著正在四處張望的沈安,不知道大人在想什麼,思忖了片刻勸道。

“大人,我覺得花費大量人力物力,還不如再挑過一個地方!其實往山裡再走十幾裡,也有一處鐵礦場的。”

“我說了我有辦法!”沈安抬了抬手,目光看向附近的一個山穀,那裡傳來一陣猶如瀑布落地的水聲。

他突然不著邊際的說道:“秦二郎,你帶兩百個礦工去山裡砍樹,另外多砍些竹子回來。”

啥?

砍樹!

砍竹子?

大哥,你是認真的嗎?

眾人一臉懵逼!

沈安卻渾然不覺,繼續說道:“鐵柱,你去讓人準備石炭,要足夠將所有花崗岩層都覆蓋十次以上的數量。”

“另外,你馬上回城,把城裡所有會木匠的人全給找來,工錢按種地一樣算!”

他當然想到了魯鐵柱所想的,所以做十次準備以策萬全。

石炭礦在附近的一片丘陵上,是典型的淺煤層,而且儲量十分豐富,之前為了鍊鐵,魯鐵柱儲備了許多,目前還有幾百人在石炭礦源源不斷的挖掘著。

所以石炭的數量,沈安並不擔心!

甚至可以說,要多少有多少!

魯鐵柱聽到這,臉上更懵了!

石炭?

木匠?

這都哪跟哪啊?

靠這些人和東西,能解決花崗岩的問題嗎?

他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大人,你這是要做什麼?難道石炭鋪在花崗岩上,就更容易挖了嗎?”

“嗯!”

冇想到沈安還真就認真地點了點頭:“不過光鋪石炭還冇有用,還要等我把水塔弄出來,到時候水火併用,便容易挖了。”

啥?

魯鐵柱又是一臉的問號。

水火併用?

大人這腦子到底在想啥啊?

難道要在花崗岩上燒石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