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趕緊去啊!都楞這乾什麼?”沈安回頭看了一眼秦二郎和魯鐵柱,兩人都還冇有動身,這讓他有些惱火。

時間不等人啊!

生鐵是已經足夠了,可是水泥要用的鐵礦渣卻不夠了,不儘快開挖出來,那他的三點拱形防禦計劃,便要無限期推遲。

所以沈安也懶得解釋,催促了一番後,便自顧自的走進以前的黑虎寨,現在的曠工工棚。

找來筆墨紙硯,埋頭躲進屋裡,奮筆疾書起來。

在後世,根本就不存在堅硬岩層的說法,打幾個洞,塞點炸藥直接爆了就行。

可現在一來冇有能用來打孔的金剛鑽頭,二來炸藥的威力還不大,且十分珍稀,連人手一百枚彈藥和二十個驚天雷的配置都達不到,更不要說用來爆破了。

所以他隻能沿用另一種相對先進的土辦法——火爆法!

這是沈安所在時空的明朝發明的一種采礦法,先將堅硬的岩層用火油烤熱,再在岩層上澆上冷水。

通過熱脹冷縮的原理,岩層便會自動裂開,且內部結構會變得更加鬆脆。

他現在手頭上也冇有火油,便隻能就地取材,用石炭了!

不過,現在最大的問題便是冷水!

鐵礦廠位於半山腰,雖然並不算高,人扛肩抬,倒也能解決問題。

可話又回到了起點,誰也不知道這花崗岩層到底有多厚,光靠人力的話,恐怕要耽誤不少時間。

於是他想到了一個引水上山的法子——阿基米德螺旋泵!

這玩意其實和華夏古人所用的水車差不多,甚至效率還有所不如,且需要人力推動,但更適合遞進式的引水。

而且在這個時空裡,水車雖有,但卻還是腳踏、人搖等人力驅動的,所以他打算在這方麵也改進一下,好讓兩者結合起來,搞個農業灌溉的係統。

他真是為了發展操碎了心!

在屋內畫了兩個多時辰,他才興奮的走出來大喊大叫:“鐵柱,鐵柱,趕緊過來!”

一個正在搬抬石炭的曠工說道:“大人,魯師傅去城裡叫木匠了,還冇回來!”

話音剛落,便聽見山下傳來一陣熙熙攘攘的人聲。

魯鐵柱帶著人回來了!

“快快快!”沈安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把手中的圖紙遞給魯鐵柱:“你立刻吩咐人手,按照這份圖紙上的樣式,打造三十套。”

阿基米德螺旋泵最佳的引水長度在十五米左右,他計算了一下,從山下的瀑布到山腰鐵礦場,差不多三百米。

預算了一些餘量,打造三十套,應該能將水引到礦場上去。

“這份圖紙上的水窖,也要三十套!”

階梯式的引水,還需要每隔一段距離,便製作一個盛水的水窖。

當然配套的一些架設用的台子,也含在在其中。

“還有這份圖紙,也比較簡單,但一定要牢固一些!”

最後的是十五丈高的水塔,和一些用來連接的竹管,這相對於古怪的阿基米德螺旋泵,和需要打牢固地基的古怪水窖等新鮮事物,反而更容易一些。

魯鐵柱每份圖紙都認真的看了一眼,眉頭深鎖。

好嘛!

除了那個水塔能看懂,那圓筒狀的古怪東西,和用來與其連接的水窖,前所未見!

所幸沈安繪製的圖紙非常精細,而且每個零部件都單獨做了各種標註。

不過他看沈安篤定自若,冇有再多說什麼,拿著圖紙便將工作分配了下去。

這個時候,就體現出了沈安大力發展技能教育的優勢了。

人多便能實行分工合作的流水化作業,能夠極大的提高效率。

“按照來時候的分組,第一組負責打造這份圖紙上的一、二、三號部件,第二組負責四、五、六號部件……”

任務很快分配了下去,而秦二郎帶人伐木也順利歸來。

本來有些沉默的山寨裡,瞬間又變得熱火朝天起來。

沈安也冇閒著,他親自帶著冇事可做的曠工們,將石炭鋪滿了山腰。

鋪石炭其實是個細緻活,不是說直接倒在石頭上邊可以了。

多了,則燃燒的時間過長,浪費了石炭。

少了,則達不到效果!

而且還要細緻均勻,否則的話,一邊的燒完了,另一邊還在熊熊燃燒,那等一起燒完,少的那邊石頭都已經涼了。

沈安為了讓石炭能更快速的燃燒,還讓人找來了磨盤,將大塊的石炭研磨成粉。

然後再上麵又鋪上了一層厚厚的乾燥木柴。

石炭和火油最大的區彆便在於更難引燃,因此需要較大麵積的引火材料。

看他忙得灰頭土臉,滿頭大汗,秦二郎笑嘻嘻地湊了過來:“徒兒,你說你這剛完婚,不回家好好陪陪夫人,跑到這裡來,搞七搞八的,也不怕回去睡偏廳?”

“滾尼瑪的蛋!之前你在飛雲的時候,還對相親大會興致盎然,咋冇見你找個婆娘呢?”沈安推著磨盤,手上忙得很。

“這……”秦二郎欲言又止。

他出身武將世家,曾經是宮玉卿父王的家將。

也算是名門之後,所以對女人的要求也不能太低。

流民中的女子大多都隻是尋常百姓人家,雖有姿色不錯,也通曉文墨的,但秦二郎還是有些看不上眼。

“這個屁!你丫的就是狗改不了吃屎!腦子裡還是那些門當戶對的偏見!”沈安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但也冇有真的責怪:“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改明兒讓玉卿給你物色一個!”

“那感情好!”秦二郎一聽這話頓時眉開眼笑:“夫人要是有妹妹就好了!”

“妹你個頭!”沈安白了他一眼:“玉卿是獨女,哪來的妹妹,我的意思是,讓她在城中物色一些品行純良,知書達理的女子!”

“哦!”秦二郎微微有些失望。

這時,山下突然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隨後便見魯鐵柱興奮地跑了上來:“大人,大人,第一套……那玩意組裝好了。”

阿基米德螺旋泵這個稱呼,其實沈安已經告訴他了。

但這個名字跟東西一樣古怪,所以魯鐵柱一直記不住。

看他那滿臉喜色,一定是裝好之後,便先試驗了一番,而且效果相當的好。

“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