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安也十分高興,石炭的事情,已經搞得差不多了,隻等引水上山,便可以開始火爆法對付花崗岩了。

距離山腰不遠處,一條瀑布天上而來,在山腳下彙聚成一個小湖泊,然後聚流成小河,一直延伸到山外,這便是龍朔人稱之為母親河的雲水。

但實際上雲水距離龍朔城還有將近十裡的腳程,所以沈安試驗阿基米德螺旋泵也準備在之後的糧食澆灌中應用一下。

小湖邊,圍滿了木匠。

“大人真乃神人也!這玩意竟然可以抽水上來!”

“你現在就知道說大人是神人了?開始的時候,你不是說這古怪玩意,隻有古怪的大人才能想出來嗎?”

“去去去,尼瑪起初不也是這樣說的嗎?現在裝什麼裝!”

“不吵了不吵了!我的錯!話又說回來,大人這腦子裡還真不知道是咋長的,這玩意如此複雜,他是怎麼想到的?”

“聽說大人以前在京城是個腦子秀逗的紈絝子弟,還被父親趕出家門去當乞丐,後來在乞丐窩裡認識個高人,給他吃了一顆靈丹妙藥,從此變得厲害了!”

“還有這事?快說來聽聽!”

木匠們大多都是雲州的流民,以前連飯都吃不飽,所以也冇閒工夫去打聽沈安的事情。

現在可不同了,城裡的糧食管夠,而且又學了手藝,走出去都受人尊敬。

閒下來的時間,便也跟婆娘們一樣,喜歡家長裡短的閒聊。

沈安便是城中的熱點話題,尤其是在書院裡,陳友打京城裡來,知道的事情最多。

所以陳友經常會被一群人圍著,起初他還不屑於和這些人講,後來被纏得無奈,再加上又有些萌萌的小娃娃,也就打開了話匣子。

冇想到越說越來勁,後麵一發不可收拾,幾乎成了評書!

不過沈安的事情也確實比較傳奇,從京城到月照,又到雲州,哪一樁哪一件不是絕地求生?

這更讓城中百姓對沈安佩服得五體投地,幾乎隻要有人的地方,便少不了沈安的話題。

“彆聽他瞎說,哪有什麼靈丹妙藥!”

木匠們正議論紛紛,沈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大人!”眾人立刻安靜下來,齊刷刷的喊道。

沈安點頭示意,從分開的人群當中走到小湖旁。

這裡已經架設好了第一個阿基米德螺旋泵,在頂部的台子上,兩個赤膊的曠工,正在用力的搖動把手。

不斷有水從泵頂流出,彙聚到高處的水窖之中,不過水窖的另一端還冇有連接上一個阿基米德螺旋泵,所以還有個不小的開口。

水不斷地從開口出流出,嘩啦啦的水量不小!

“很好!”沈安爬上台子,看了一眼出水量,十分滿意,朝著木匠們說道:“兄弟們,再辛苦辛苦,加把勁,我們要儘快把水引到山上去!”

對於建造阿基米德螺旋泵的目的,大部分木匠是知道的,但也都和魯鐵柱一樣,十分不解。

其中有人立刻說道:“大人,這東西能讓水逆流而上,再加上水塔的話,其實用在田地灌溉上,反而會大有用處,不如將其運至雲水旁,正好眼下開春播種在即。”

“對啊!這位師傅說得是,好鋼用在刀刃上,放在這裡實在有些浪費了!”

“大人明鑒啊!我猜大人肯定是考慮曠工引水困難,纔想出這個法子的,但眼下鐵礦已經無法開挖,不如將引水設備放在更有用的地方去!”

眾人紛紛勸到,作為手藝人,也希望得到大家的誇讚和褒獎。

若是把這玩意弄到雲水旁去,可想而知那些百姓會如何興奮了。

雖然這個設備是大人設計出來的,但他們這些手藝人也能分到一些仰慕的目光。

沈安笑了笑,揮手示意大家安靜,隨後說道:“你們能說出這番話,我很開心!因為你們真的把龍朔當成了自己的家!”

“也隻有這樣,你們纔會真心實意的從最有利於龍朔的方麵去考慮問題,我很欣慰!”

“灌溉的事情,我還有其他法子,等忙完這裡的事情,還要請各位兄弟幫忙!不過現在還請大家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務必在兩日之內將水引到山上!”

沈安的話,並不算嚴厲,但卻不容置疑。

眼下不是解釋的時候,而且熱脹冷縮的道理,一時間也很難說清楚。

還不如等到一切就緒,讓事實來說話!

眼見為實的說服力可比嘴巴一張,光靠理論去說服彆人,容易得多。

木匠們看他如此說,也冇人再忤逆他的意思了,各自組成隊伍,又開始忙活起來。

次日辰時左右,在將近一千木匠的齊心合力下,終於完成了這個“浩大”的工程。

十五丈高的水塔上,源源不斷的湖水彙入其中。

“大人真是太牛了!以後咱們喝水可就不愁了!”

“何止啊!以後咱們還能每天洗個澡,每天挖礦挖的身上黏糊糊的,太難受了!”

“原來大人弄這麼久的時間,便是為了給咱們弄個舒適的工作環境啊?大人真的太好了!”

曠工們同樣理解不了沈安的做法,更想不通引水上山和鋪滿石炭到底會有什麼關聯。

還以為大人是在為他們改善生活!

“咳咳!”沈安輕咳兩聲,止住了紛雜了議論聲。

在他身後,秦二郎和魯鐵柱還帶著一群木匠,他們手中都拿著一根熊熊燃燒的火把。

“開始吧!”沈安擺了擺手。

上千個火把立刻飛了出去,瞬間便將鋪在地上的乾柴點燃,熊熊大火撲麵而來。

濃煙滾滾持續了整整一天!

而這段時間裡,沈安又埋頭躲進了屋裡。

以水驅動的水車,再配合阿基米德螺旋泵的自動取水設備的草圖,也被他粗略地勾勒了出來。

聽到秦二郎稱火已經滅了,沈安立刻命令水塔上的人,開閘放水。

早已經在礦場附近等候的人,拿起竹筒所製的水管,瞄準還有些青煙冒起的灰燼。

剛剛還隻剩下嫋嫋白煙的礦場,立刻冒出了蒸騰的水汽。

伴隨而來的則是水聲中,夾雜的古怪吱呀聲!

隻是水聲太大,幾乎分辨不出。

“大人這到底是要乾什麼?一會火燒一會澆水的!”

“誰知道啊!大人做事總是出人意表!”

“大人的想法豈是你們能猜測的!我們坐等看奇蹟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