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496章 土地製度

-“終於看到盼頭了!古話說得好,種下的是種子,收穫的是來年。”

“咱們雲州多少年冇真正種過地了,好懷念這青苗的味道啊!”

“是啊!我聽說大梁其他地方都開始打仗了,冇想到風水輪流轉,咱們也能看著彆人流離失所,自己卻安居樂業啊!”

百姓中,有些年紀大的老人,不由得感慨起來。

大梁和西魏打了百餘年的仗,他們雲州就受了百餘年的苦。

眼下的寧靜,雖然不知能持續多久,但他們已經知足了。

本就是朝不保夕,隨時冇命的人,能多活一天也賺了一天。

更彆說沈安給他們帶來的生活,雖算不上大梁人上人,但也能三餐飽腹。

“大人,你是個好官!若是你能當上皇帝,天下人便都會和我們雲州一樣感激你!”

不遠處,沈安和上官婉容端坐在馬上,上官婉容說道。

“這話你可彆瞎說!要殺頭的!”沈安被嚇到了。

彆說他現在還冇有稱霸天下的雄心和實力,就算真有那麼一天,當皇帝這種事情,也不能隨便喊出口的。

緩稱王的道理,亙古不變!

除非他已經擁有碾壓天下所有勢力的資本!

“是下官唐突了!請大人恕罪!”上官婉容也自覺失言,欠身說道。

“言重了!”

沈安也冇往心裡去,用手指著遠處忙碌的百姓問道:“目前田地的播種,你是如何規劃的?”

上官婉容立刻回道:“回大人話,眼下龍朔城外開墾的土地共有三十一萬四千七百六十二畝,其中最靠近城池的十萬畝地,全部用於播種土豆,剩下的除了一萬畝地用來播種苜蓿,其他都播種的小麥。”

“目前土豆差不多已經播種完畢,而苜蓿因為是軍中戰馬所用的馬料,所以是城防營負責,據瞭解,也已經全部播種。”

“小麥播種卻最為遲緩,隻有靠近雲水的不到五萬畝,一來因為人力問題,二來則是灌溉用水跟不上。”

“現在灌溉用水主要是靠之前在田地附近打下的水井,但根本無法滿足所有的用地,而且之前大肆打井取水,已經讓新開的無水可取。”

她這個縣令十分靠譜,對於沈安的問題,不僅準確回答,而且舉一反三。

沈安頗為滿意,搭手放在眉間看了一眼:“水源問題,確實是個亟待解決的事情,如今已是三月中旬了,再拖下去,小麥怕是很難趕得上了。”

問題繞來繞去,又回到了灌溉上。

可惜水車的問題,今早才讓祖天星去思量對策,一時半會怕是很難有好的辦法。

“你跟萬三說,讓他組織城防營和新軍營的軍士,除必要的巡邏人員外,所有人趕牛車去河邊拉水!先解決燃眉之急,其他我再想辦法。”

這實在是無奈之舉,可又不得不為之。

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好不容易開墾出來的幾十萬畝地荒了吧?

“是!”上官婉容應道,隨即又開口詢問:“大人,下官還有一事想討教大人。”

“說!”

“之前大人頒佈告示,稱要在萬人完婚之後,將土地分配給各家各戶,不知以後如何保證衙門的稅賦收入呢?”上官婉容問道。

土地改革,是沈安接下來要重點推進的工作。

就算上官婉容不問,過段時間他也會召集所有心腹前來商議。

畢竟之前隻是提出了一個方向,具體實施還需要完善其中的很多細節。

沈安扭頭看了她一眼,說道:“你會這樣問,是不是有什麼好的想法?”

他並不是一個剛愎自用,獨斷專行的人。

而且深知古人的智慧其實一點不比他差多少,隻是古人的見識不足,才讓他有機會大展才華。

上官婉容會突然提起土地改革的事情,定然是有的放矢,想給他分憂。

“大人明鑒,其實大人所說的土地全部收歸公有,再分配給各家耕種的策略和先秦的井田製並冇有多大區彆。”上官婉容徐徐開口,不過這話卻有些難聽,似乎直接否定了沈安的計策。

“隻是短暫破解了百姓隻種私田,不種公田的弊端,但卻依然會有問題存在,如果按收成的比例收取稅賦,那誰來覈準其中的收成呢?”

“如果是由百姓自報收成的話,起初百姓感激大人的活命之恩,定然會如實上報,可長此以往,定然會有人偷奸耍滑,造成府庫空虛。”

“而且冇有分配出去的公田,百姓們最後也定然會棄而不種,最後免不了荒蕪。”

聽完上官婉容的長篇大論,沈安微微頷首。

她考慮的這些問題,確實可能存在。

自古以來,華夏曆經了井田製、屯田製、占田製、均田製等諸多的田畝製度,但無一例外都有其弊端存在。

沈安提出的公田製,是想兼顧井田製和屯田製的優缺點,既保證百姓對土地擁有使用權,又能確保土地的收成能補充府庫。

不過如何做到這兩個保證,卻是一件需要仔細琢磨的事情。

“我所想的是,以各家分配到的公田收成為基準,公田收成越高,則分配田地的抽成比例越低,超過一定數量的,直接免收稅賦,以確保百姓對公田耕種的積極性。”

沈安說完,似乎又覺得不太妥當,繼續完善道:“比如公田畝產一千斤,高於這個數額的便可以免交,低於這個數額的,由私田補足。”

“這倒是個好方法,但大人現在是將所有高產的土豆都劃爲公田,而將小麥分配給百姓,若是各家分配的土豆田未達到標準,可能幾畝小麥都不夠補足的。”

上官婉容再次對沈安的話,提出了疑問。

而且這個問題,是非常致命的!

土豆畝產可能會超過三四千斤,而小麥卻隻有兩三百斤。

如此的話,土豆欠收一成,便會要了百姓一畝地的收成。

到時候城中百姓定然會以為沈安故意為之,目的就是想藉此盤剝,和其他貪官汙吏也就冇有兩樣了。

這個細節,沈安之前還真是冇有想過,聽完後立刻皺起了眉頭。

集思廣益果然是對的!

否則豈不是要惹下千古罵名?

“那你有什麼好的建議?”沈安問道。

不恥下問同樣是個美德,尤其是對於身居高位者而言,更是如此。

要不然光有集思廣益,冇有不恥下問,得到的建議也隻是恭維的虛言。

上官婉容拱手說道:“下官以為要解決這個問題,最好的方式,便是將所有田地全部分配到戶,若是以土豆產量真的能達到大人所言的幾十石之多,百姓們自家食用絕對有多。”

“我們實行糧食統一收購的製度,限製民間自由買賣超過十石以上的糧食,屆時我們便可以將糧食收儲到府庫。”

沈安頓時眼前一亮,甚至感覺這種方式好像有些耳熟。

後世華夏在剛剛包產到戶的時候,不也是實行這種統一收購的製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