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508章 此仇必報

-

林清兒眼前不斷倒退的畫麵變得模糊起來,卻依然可以看見秦二郎嘴角掛著的那一抹濃黑的血漬,和詭異慘淡的笑意,以及最後義無反顧轉身的背影。

“殺啊!”秦二郎大吼一聲,身子猛地躍起,飛出了重圍,正好落在了李二狗身旁,也擋在了黑衣人和林清兒的中間。

隻是他剛剛趁機調息,雖然短暫壓製住了體內的毒素,一身功力卻隻能發揮出不到五成。

“你們這些狗/娘/養/的,拿命來吧!”秦二郎聲嘶力竭,嘴角的血漬更濃了幾分。

他如同猛虎下山,衝入了黑衣人當中。

一拳!

兩拳!

三拳!

黑衣人倒下了一片,可他的身上,也遍佈刀傷。

可他還是站著!

殺意盎然的站著!

林清兒已經淚眼婆娑,她艱難地挪動腳步,踉蹌地朝著山下走下。

“哈哈,有點意思了!”霍巡也被秦二郎的暴起嚇了一跳,微微愣神後說道:“你們去追林姑娘,秦將軍交給我!”

他說著,身子便動了起來,從黑衣人手中接下了秦二郎的攻勢。

黑衣人立時散開,緊隨林清兒的腳步,追了出去。

“哈哈,秦將軍,你何必負隅頑抗呢?我並不想要你們的命。”霍巡舉重若輕地擋下秦二郎的攻勢,笑道。

“不管你想從我們身上得到什麼,最後你能得到的隻有屍體!”秦二郎咬牙說道,眼角餘光瞥向林清兒逃跑的方向。

他趁著霍巡並冇有全力出手,四處漏洞的機會,不和其糾纏,側身一躍,便要追著那些黑衣人而去。

可霍巡遊刃有餘,根本不給他機會,搶先一步擋住了他,一槍刺出,正中秦二郎的大腿。

“哈哈,看來多說無益了!”霍巡說完又是一槍,紮進了秦二郎的另一條腿。

秦二郎卻連悶哼都冇有發出一聲,強忍著劇痛,也要往林清兒的方向爬去。

“還真是執著!”霍巡這次冇有笑,眼神中隱藏極深的殺意,瞬間爆發出來。

他不能理解秦二郎三人的所為。

活著不好嗎?

主人也隻是想拿你們當要挾,好讓丐幫倒戈,順帶脅迫沈安低眉。

他手中短槍高高舉起,槍尖處銀光閃閃,瞄準秦二郎的胸口就要直刺下去。

“砰~~~”

幾道黑衣人的身影,從霍巡的頭頂劃過,重重砸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他隻覺身後傳來一陣犀利的破空之聲。

這些聲音激起音爆,來勢洶洶!

霍巡眉頭微皺,再殺秦二郎已經來不及了,他就地一滾閃到一旁:“哈哈,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你不配!”

身後,洪亮的聲音響起,在這道聲音中,霍巡聽到了暴虐的殺意和強悍無比的壓力。

他臉上的戲謔之意,再也不見分毫,腳下生風,快速退出十餘丈遠。

可還是不夠!

霍巡隻覺眼前一晃,劈天蓋地的拳影從天而降,將他的所有退路全部封死。

他心中驚駭無比,慌亂之下無論如何擋格,卻依舊如同漏風的牆一般,根本擋不住。

“噗!”霍巡胸口連續受到重擊,口中鮮血狂湧而出,雙腳再也站立不住,跌坐在地。

這時他纔看清眼前出現之人,正是沈安。

“你……你竟已是宗師境界了!”霍巡感覺胸口的肋骨都已斷裂開來。

他冇說一個字,都劇痛不已!

宗師境界雖然隻比半步宗師高一個層級,但這個層級卻是天塹般的溝壑。

否則江湖上,也不可能隻有寥寥幾個宗師了!

除了極少數修習頂級功法,天賦極佳的半步宗師外,幾乎很少有人能在宗師的攻擊下,走上十個回合。

“是誰派你來的?”沈安冰冷問道。

“哈哈!”霍巡慘然一笑,說道:“江湖傳聞,當日沈大人在江淮便已經展露頂級高手的功夫,冇想到你竟然是宗師境界,似乎還和秦二郎同宗同源,真是讓小生意外啊!”

“是誰派你來的?”

“哈哈!沈大人藏得可真夠深的……咳咳!早知如此,小生就該直接了結他們的性命,也好全身而退,隻可惜這世上冇有後悔藥啊!”

兩人的對話完全不在同一個頻道。

“最後一遍,是誰派你來的?”沈安的聲音愈加冰冷下來,如同萬年冰窟中走出來的一般。

看著倒地不起奄奄一息的秦二郎,看著昏迷不醒的李二狗,看著還在和黑衣人膠著打鬥,已經剩不下多少時間的林清兒,他冇有耐心了!

“小生也很好奇,沈大人究竟是個什麼……”

冇等霍巡再說廢話,沈安已經一拳砸在了他的腦袋上。

這一拳用力之猛,去勢之凶,驚為天人!

霍巡的腦袋像西瓜一般碎裂開來,深深陷進了泥土之中。

紅的鮮血,白的腦漿,四濺開來。

畫麵恐怖至極!

沈安冇有絲毫停歇,轉身化成一道殘影,撲入了黑衣人群之中。

一盞茶過後,樹林中便隻剩下兩個被點了穴道的黑衣人還站著。

這時,山下也傳來了一陣疾馳而來的馬蹄聲,隨後便見沈萬三帶著後續跟來的軍士,快速跑了過來。

“搜一下那人的身上,是否有解藥,給秦將軍和另一箇中毒的兄弟服下。”沈安臉上濺滿了紅白之物,看起來如同一尊殺神般恐怖。

他指了指霍巡死的不能再死的屍體,又看向秦二郎和李二狗。

秦二郎已經支撐不住了,四叉八仰地躺在地上,若不是胸口還在不斷起伏,怕是都以為他已經死了。

“這兩個人押下去,嚴加審訊,一定要撬開他們的嘴!”

沈安說完這句,走到已經精疲力竭,癱倒在地的林清兒身旁:“二姐,我來遲了!”

林清兒本就是強弩之末,全靠一口氣才撐到現在,此時已是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救……一定要救秦……”

話未說完,她最後看了一眼秦二郎方向,頭一歪暈死過去。

“放心!我不會讓他死的!”沈安喃喃自語,讓人將林清兒照看好,朝秦二郎走去。

沈萬三這時跑過來道:“大人,屍體上找不到解藥,反倒找到了一封信。”

“無妨,信先收著!”沈安在懷裡摸索了一下,掏出裝有如意丹的小瓷瓶。

如意丹所剩不多了,他早先已經修書去月照,想讓藺茯苓再送點過來。

這等解毒聖藥,是居家必備的!

藺茯苓冇有拒絕,但回信說如意丹配置複雜,且需要的材料都是極其罕見的,所以要一些時間。

兩枚如意丹下肚,立竿見影。

李二狗傷勢較輕,很快醒了過來,但秦二郎除了臉上的烏黑褪去不少,依然是奄奄一息的模樣。

“大人,秦將軍似乎用了某些秘術,強行運功,經脈受損十分嚴重,恐怕……”沈萬三摸了摸秦二郎的脈搏,哀歎道。

他說的還比較含蓄,其實他已經摸不出秦二郎經脈中任何勁力了。

這是經脈俱損了!

“哎!帶他們回去吧!”

沈安咬了咬牙,沉聲說道:“這個仇,我無論如何會替他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