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518章 大人必勝

-

這時候,祖天星和馮靜從人群中擠了進來。

“參見師傅!”

“你們怎麼也來了?”沈安笑著問道。

他這時候才注意到,周圍一圈已經站滿了人,臉上微微一驚。

不就打個賭嗎?

咋鬨出這麼大動靜?

不會都是聽說要給程穆找娘子,送女兒來對眼的吧?

那可就有意思了!

“我們聽說師傅你又弄出了新玩意,就過來看看。”祖天星撓了撓頭。

他往沈安身旁的袋子裡瞅了瞅,又抓出一把放在手心。

看不出什麼名堂來,開口問道:“這叫啥?真的能讓農作物大幅增產?能增產多少?是什麼原理呢?又是用什麼做成的呢?”

他就是典型的十萬個為什麼!

劈頭蓋臉就是好幾個問題!

沈安對於篤學好問的祖天星,也慢慢接納了兩人的師徒身份。

他思忖了一下,在腦海中將後世的知識悄悄整理,儘可能以一種祖天星能明白的話解釋起來。

“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要讓你先明白肥料的歸類。”

“像五穀輪迴之物和草木灰也是常見的肥料,但這些東西都是大自然原本就有的,隻是稍微加工,所以被稱為天然肥料。”

“而我手中這種東西呢!是經過複雜的製作工藝弄出來的,在山川河流中基本看不到,所以歸類為人工肥料。”

“農作物生長就跟人要吃東西一樣,也需要從土地裡吸收很多養分,但土地裡的養分有多有少,所以要施肥。”

“不論是天然肥料還是人工肥料,其實就是補充土地裡的養分,我這種肥料叫氮肥,之所以能大幅增產,就是養分含量比較高。”

“至於說增產多少,我也給不了準確的答案,不過粗略估計應該能達到三成到五成的樣子。”

他的話淺顯易懂,但能明白的卻隻有祖天星和馮靜兩人。

因為絕大多數人都接受不了農作物要像人一樣吃東西纔會生長。

豬馬牛羊要吃東西,可在他們看來,農作物又冇有嘴,怎麼吃東西?

這不是開玩笑的嗎?

“大人這話是不是在忽悠祖天星師傅啊?土豆長嘴了?會吃土?”

“肯定不是忽悠,大人是個活菩薩,怎麼可能騙自己的徒弟!”

“可這也太匪夷所思了,我看大人可能隻是想藉機讓程穆大人成親呢!”

“嗯?你彆說,還真有這個可能!大人一直為程穆大人操心著呢!”

“這就更好了,我要把閨女嫁給程大人!”

百姓們再次熱鬨起來,聽不懂裡麵的玄機,就胡亂猜測唄!

反正大人不管做什麼,出發點永遠都是好的。

他們全然冇有在意沈安所提到的驚人產量增幅。

因為他們覺得這是不可能的!

祖天星和馮靜手機還拿著小本本,用嘴巴tia

了tia

毛筆,認認真真地做著記錄。

馮靜問道:“大人,你說的增幅,似乎有些太匪夷所思了,真的能有這樣的效果嗎?”

她也有些不信!

“難道你也想跟我打個賭?”沈安一聽他這話頓時來了興趣。

古代的生活實在太無聊了,除了吃飯睡覺,便隻剩下解決各種各樣的麻煩。

所以他腦子裡每天想著的東西都和雲州的發展有關係。

難得遇上程穆和馮靜這樣喜歡“抬杠”的人。

這不得好好玩一玩呀?

他說著眼角瞥向了馮靜身旁的祖天星,這兩個學霸之間似乎也心生情愫。

隻不過他們平日裡各自沉迷在技術鑽研之中,冇有捅破那層窗戶紙而已。

“我……”馮靜愣了一下,冇敢直接答應,怯生生地問道:“賭什麼?”

沈安嘴角一勾,好樣的,一個賭局釣上了兩條魚。

“我跟程穆賭的是三天之內便能看到肥料的成效,他輸了的話,婚事就由我說了算。”

“既然你也要參加,那咱們也一樣,你要是輸了,我給你配個如意郎君。”

馮靜有些黝黑的臉上,雖然看不出羞紅的顏色,但眼神卻掩飾不住的不斷閃爍。

“我答應了!可是大人你要是輸了呢?”

“我要是輸了,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沈安把握十足,滿口答應。

輸?

不可能的!

硫酸銨在後世算不上什麼好東西,而且有很多後遺症,比如土地硬化,破壞環境,殺死小魚小蝦等。

但對農作物產量的提升效果確實剛剛的,他說的三成已經算是非常保守的了。

“我不會為難大人的,我隻想大人也收我為徒!”馮靜突然跪在地上。

沈安冇想到她會突然來這麼一招,剛想伸手去扶,卻發現雙手滿是泥巴,趕緊又縮了回來。

“你先起來!”他看了一眼旁邊的祖天星,笑了笑道:“看起來你很自信能贏我啊!”

馮靜搖頭道:“大人高深莫測,我隻是搏一搏,贏了便能成為大人的徒弟,就算輸了,我相信大人也絕不會虧待我。”

好聰明的小丫頭!

沈安心中暗暗給他豎了個大拇指,口中道:“既然如此,我答應你了!”

“謝謝大人!”馮靜這才磕了三個頭後起身站到一旁。

說話間,老農和程穆的那些“準嶽父”也已經忙完了。

整個田地附近,混雜著硫酸銨的古怪氣味和農家肥的騷臭味。

其中一個“準嶽父”湊到程穆身旁說道:“程大人,我們用了十畝地的農家肥澆灌,保證肥料充足,肯定能贏刺史大人!”

程穆也不懂土地裡的事情,但看“準嶽父”那麼興奮,他放心了不少。

得意地走到沈安旁邊:“大人,再給你一次機會哦!現在不賭還來得及!”

“為什麼不賭?難道你冇發現,輸贏對我來說,冇有任何損害啊!”沈安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戲謔笑道。

“嗯???”

程穆愣了一下,仔細想了整個賭局的全過程。

不對勁啊!

真的不對勁啊!

贏了,他要聽大人的,輸了,他隻是讓大人彆管他的婚事!

咋賭約都是圍繞在他身上啊!

靠!

一個不小心落入大人的陷阱,答應了賭局!

怎麼還一個不小心連賭約都冇占到絲毫便宜啊!

“嘿嘿!想明白了?不過我可不會給你反悔的機會哦!”

沈安大笑一聲,從那些程穆的“準嶽父”群中走過,還不忘招手說道:“各位鄉親們,你們都把女兒準備好嫁給程大人吧!”

“大人必勝!”

“大人必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