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52章 豬隊友!

-

集賢三才也詫異萬分。

川劇變臉怕是也冇有沈安這麼精髓吧!

你倒好,一下子又變成了溫文爾雅的書生。

這讓我們還怎麼當屠龍英雄?

尷尬的一批……

“咳咳!”

“集賢三才都是人中之傑,擎……擎大旗以滅賤人沈安之威,實乃……乃我輩中楷模!在下趙寶坤,代天下仕子謝過!”

“不如由我來出題,你們各自賦詩一首,至於好壞,相信在場的仕子心中自有評論。”

趙寶坤從人群中走到船頭,朝著四方施禮,斷斷續續地說道。

“我同意!”

集賢三才異口同聲,隨後看向沈安:“沈公子意下如何?”

“我也冇有意見。”

“那我就出題了!”趙寶坤心中早已有題目,指著天空中半彎的明月說道:“如今已近中秋,第一題就以月寄情,如何?”

“沈安,你無論是才情還是名望都遠遠不及集賢三才,再加上你自己剛剛說拋磚引玉,要不你先來?”

雖然沈安剛剛和周元讓之間的對子切磋,展現出了不同以往的水平。

可賦詩和對對子完全不是一個檔次,出了講究格律對仗,還要寄情賦義。

相信沈安這個紈絝子弟,應該冇有這個能耐!

這時的沈安冇有搭理趙寶坤,他剛剛吃掉了主簿的一條小龍,正在歡快地撿子。

雙手齊出!

那叫一個快啊!

完全冇有在意坐在對麵的主簿大人,臉已經黑成木炭。

還有冇有一點人品啊?

不知道圍棋的禮儀麼?

哪有人用雙手撿子的,這是嫌我輸得不夠難看嗎?

“你,我……氣死我了,你難道一點圍棋的禮儀都不懂嗎?”

主簿氣得手發抖,不吐不快。

“懂!我怎麼不懂!”

“可是咱這個除了是棋局,也是賭局啊!我剛剛已經讓你先走了占儘先機了,難道還想怎麼的?”

“再說了,我這不是著急跟人家集賢三才比試才藝呢?”

“反正你也快輸了,何必計較這些細節呢!”

沈安咧嘴一笑,手卻依然冇有停下。

撿起白子的樣子,就跟撿金豆子般歡快。

最氣人的是,明明是他剛剛自願讓人家先走的,這會說得跟人家主動占便宜一般。

“你這個下三濫,你這是故意想擾亂我的心性!”主簿吹鬍子瞪眼,霍的一下站起身來,抓起棋簍就要丟出去。

風度全無!

“怎麼了?下棋下不贏,就準備動粗?我就是故意的怎麼了?”

“棋局本身就是戰場,難道戰場上用計謀也是下三濫?”

“再說了,圍棋本就可以鍛鍊人的心性,你身在局中,卻依然會受到外界的乾擾,那隻能證明你棋藝不行!”

“你看我,除了跟你下棋,還跟人對對子,馬上又要跟你吟詩,你受的影響會比我大嗎?”

沈安的嘴皮子就跟機關槍一樣,劈裡啪啦,把主簿大人懟得無語。

他就喜歡看人家明明很想揍他,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

榮錦瑟在一旁拉了拉他的衣袖,輕聲說道:“夠了!”

“好吧!我給榮小姐麵子,不跟你計較了!”沈安吐了吐舌頭。

可這話聽起來就更氣人了!

主簿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心中的小人已經變成了魔鬼。

“咳!棋局對戰還要不要繼續?如果你們覺得可以結束的話,不如開始點目吧!”

郭甫的聲音傳來。

瞬間把主簿心中的怒火按了下去。

冷靜!

冷靜!

輸陣不輸人!

尤其是當著侍郎大人和這麼多仕子的麵,更不能亂了分寸!

想到這裡,主簿深吸了幾口氣,緩緩坐下。

沈安也已經撿子完畢,嘴角微微一翹,斜眼看了一下郭甫。

他是故意的!

從一開始故意打破慣例,讓主簿先落子,便是故意的。

鄭有為和趙寶坤他們在外麵大放謠言,已經把自己的形象詆譭了。

他想要挽回這一切,那就必須讓這些人看到主簿的真麵目。

之前落子的爭議,便被旁邊的中年人攪了局,冇想到這次本來快要成功,又被他攪了!

不過沒關係,他還有後招!

“主簿大人,輪到你下了!我就先去跟集賢三才比試比試!”沈安嬉笑著站了起來。

朝著榮錦瑟揚了揚下巴:“我知道你下棋很爛,不過你還是幫我看著點,隨便下!反正我也快贏了!”

這尼瑪是要把仇恨值拉滿啊!

下到一半,讓一個下棋很爛的人代替,還一定能贏!

仕子們憤怒了!

贏了就贏了,為什麼還要羞辱人?

這是一個讀書人應該做的事情嗎?

不!

這是禽獸纔會做的事!

對於耳邊的謾罵,沈安充耳不聞,穿過憤怒的仕子,走到趙寶坤身前。

“沈安,你繼續囂張!聽過一句話嗎?越是瘋狂,就越快滅亡!”趙寶坤嘲諷道。

心中那叫一個得意!

這不就是他想要的結果嗎?

把沈安塑造成為天下公敵!

萬人唾罵,千夫所指!

“趙寶坤,你造謠我在國子監門口說要挑戰天下仕子,那我不得給你麵子啊!”

沈安啪的一聲打開摺扇,側過臉去。

彷彿在說,正眼瞧你一下,算我輸!

“給我什麼麵子?那話是你自己說的,我哪裡造謠了?”

趙寶坤冇想到,囂張到了極點的沈安,會突然提起國子監門口的事情。

錯不及防下,口齒都有些不清了。

“好吧!那我不給你麵子了!”沈安冷笑一聲,突然朝著一眾仕子拱了拱手:“各位仕子,在下才疏學淺,在集賢三才麵前更是不值一提,今日就當我認輸了!”

這個彎拐的有點大!

差點閃了腰!

就跟看到一隻準備撲人的老虎,突然跑過來跪著給人舔鞋一般。

“沈安!你以為你是誰啊?”

“你以為到了現在,還是你想不比,就能決定得了的嗎?”

“今天你比也得比,不比也得比!”

趙寶坤急眼了!

脖頸上青筋暴露,表情猙獰。

這怎麼行!

好不容易擺下這麼大的場麵,你說不比就不比了嗎?

看到這畫麵,船艙裡的鄭有為恨不得將他直接踹下船去。

豬隊友!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