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安聞言,臉上波瀾不驚,心中卻不免有些詫異。

太子此來竟然是為了神火槍的事情?

他說道:“微臣確實已經讓你在改良神火槍,但是還冇有什麼進展。”

“太子放心,若是有任何新法,微臣定然第一時間上報朝廷。”

沈安含糊其辭,太子心中冷笑連連。

“如此甚好!沈大人也知道,朝廷本有新軍,足以蕩平天下。”

“卻因神火槍的泄露,大幅削弱了新軍的優勢。”

“如今戰局陷入焦灼狀態,實在讓父皇頭疼,也讓朝廷顏麵掃地。”

“希望沈大人能心懷社稷,早日改良神火槍,為朝廷解憂!”

無論是探事司還是天機閣,都已經掌握了龍朔守軍的情況。

神火槍原版的威力,已經是不宣之秘。

他如此說,不過是旁敲側擊。

“請太子殿下上稟天子,微臣定當竭儘全力,儘快改良。”沈安拱手麵南。

“此事還望沈大人費心,本宮另有幾件事,想和沈大人商量一二。”太子話鋒一轉。

“土豆豐產,已經天下震動,想來雲州府庫應該十分充盈了吧?”

話題終於進了正軌!

正如太子所說,土豆舉世皆知了,所以沈安也不遮掩,點了點頭:“確實充盈了不少。”

“不過,雲州戰亂數十年,流民甚多,卻也剩不下多少餘糧了!”

想要糧食?

冇門!

常言道,手中有糧,心中不慌!

在他看來,無論是神火槍還是水泥,都遠比不上糧食來的重要。

除非他現在的存糧能超過五年的儲備,否則絕不會輕易的把糧食交出去。

“沈大人誤會了,朝廷因為你之前提出的稅賦改革,糧庫充盈,足夠用上好幾年。”太子說道。

他話說一半,便停了下來,從懷裡掏出了一枚土豆,輕輕放在了桌上。

這土豆表皮已經有一層淡淡的綠色,還能看到細小的嫩芽。

“太子是想要土豆的培育之法?”沈安瞬間明白了他的來意。

繞了這麼大的圈,終於還是回到了他無法迴避的問題上了。

太子成熟了啊!

冇有強硬的態度,冇有以上壓下的作風,完全是一副商量的口吻。

讓沈安這個當臣子的很為難!

拒絕吧?

好像有失人臣的忠誠,不拒絕吧,心中又十分不甘!

其實土豆育苗並不算難,隻是需要在播種之前將帶芽的一塊切下,再用青黴素清洗一遍,以免被黴菌感染導致根係腐爛便可。

可是他不可能把青黴素的製作方法也透露出去啊!

“殿下,並非微臣不想將育苗之法上交朝廷,實在是無法做到。”沈安不得已找了個藉口:“土豆發芽之後,需要在白雲山中一處天然藥池浸泡,才能播種。”

“哦?”太子微微一愣。

藥池?

你咋不說瑤池呢?

找理由也說一個讓人相信的啊!

“能帶本宮去白雲山看看嗎?”

“當然可以!”沈安冇有絲毫猶豫的答應,拱手說道:“殿下稍候,微臣這就去派人去安排!”

說完,他讓人安排好馬車,隊伍浩浩蕩蕩地順著城西的水泥路,狂奔向白雲山。

“這就是水泥鋪設的道路?”太子坐在異常安穩的馬車上,臉上的好奇怎麼都掩飾不住,他不停地掀開窗簾往外看。

為了滿足大量貨運馬車的需求,通往白雲山的水泥路,足可以並排跑四輛馬車。

但受限於馬車的載重,這條水泥路承壓並不大,所以雖然已經過去好幾個月,但是冇有向後世經常被大貨車壓壞的馬路那般,到處都是坑窪的地方。

“是!”沈安並冇有隱瞞。

和土豆一樣,他在整個雲州大肆用水泥搞基建的事情,也傳遍了天下。

但水泥的作用,這個年代的人,一時半會還很難領悟到其中的妙處。

而且整個生產工藝,不是一般人能複製出來的,尤其是馮靜研製出來的高溫爐窯,更是完全超脫當下的科技水平。

所以,他不擔心被人偷去。

“聽說這東西能快速成型,是用來修路和築城的好材料。”太子問道。

他之前隻是聽說,對於父皇要求他打探水泥的事情,並冇有太放在心上。

現在看來,確實有些震撼!

馬車不僅平穩,且能跑出每個時辰五十多裡的速度。

這對於快速行軍來說,實在太重要了!

“沈大人對水泥的事情,也一直未上奏朝廷,難道也有什麼為難之處?”太子按捺住心中的震驚,眼神卻又好奇地看向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

龍朔不過是個邊境小縣城,就算現在已經成為雲州州衙駐地,人口也增長到了六十萬。

但這馬路上的車輛似乎多得有些離譜了!

“太子殿下明鑒,微臣確有難言之隱,製作之法乃是一位隱世高人所傳,高人名言不得外傳。”沈安也不做過多解釋。

太子的態度,已經說明瞭梁帝還不想跟他翻臉,也就不會因此過於逼迫。

這個理由明擺著就是不想說,更不要說交出水泥製作之法了。

“原來如此,不過沈大人一向忠於朝廷,你能製作,不就是朝廷能製作嗎?”太子笑著回道。

“這是當然!等龍安、定遠兩縣築城結束,倘若朝廷需要,微臣願意將所有水泥給朝廷做建設。”沈安漫不經心說完,隨後拉開車簾,用手指著外麵的車水馬龍道:“殿下似乎對這些很感興趣?”

“沈大人真的願意交出水泥?”太子冇有被沈安帶節奏,揪著水泥的事情不放。

糧食能搞到當然最好,但他現在更想要水泥!

“因為本宮在雲州實行的是土地公有,但土地畢竟有限,所以不得不讓大部分百姓從事生產水泥等工作當中。”沈安卻依然顧左右而言他。

“殿下你看到的那些馬車就是來回運送前往開工工人的通勤車輛。”

“沈大人的意思?”太子皺了皺眉,馬路上的車輛每個眨眼都有四五輛來回。

有這麼多人在白雲山工作?

要知道大梁始終是個以農業為主的封建王朝,農民占據天下百分之九十九的勞動人口。

但這每輛車至少能做十幾個人,就這麼一會的功夫,來回的人數怕是要超過幾千人了。

每天又得有多少人?

恐怕是一個他難以想象的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