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參見沈大人!”孫耀陽看到沈安主動迎上來,趕緊快步上前,拱手施禮,看向沈安的眼神,滿滿的恭敬。

“京城一彆,許久未見,幸得大人未曾見忘,才得以繼續麾下效力,今日未蒙召見,唐突前來,還望大人見諒。”

孫耀陽是個典型的寒門仕子,冇有多少世家背景,能當上禮部侍郎已經是祖墳冒青煙。

後得沈安相助,才得以右遷上州刺史,官拜正三品上。

接著又因沈安派遣林清兒和李二狗相助,成功掌握安州屯衛軍,有了和安州方氏抗衡的實力。

這份恩情,他牢牢記在心間,已然把自己當成了沈安的家臣。

若不是沈安不便直接和西梁逆賊朝廷做生意,需要他承擔起居中的樞紐橋梁作用,他早就想率兵進入龍朔,日夜聆聽沈安教誨。

“言重了!言重了!”沈安將他扶起,緊緊握住他的雙手:“你孤身一人,身處險地,為我雲州發展賺取大量財富,居功至偉!”

“你我也是傾心相交,哪來這些繁文縟節?你我也不必大人來大人去的稱呼,你年長我不少,直接呼我名諱就是,我也鬥膽稱你一聲叔父。”

“叔父,快請坐!”

沈安將他拉到並排而立的太師椅旁,請他端坐。

孫耀陽受寵若驚,連連擺手,但看到沈安真誠的目光後,點頭說道:“既如此,那我就受之無愧了。”

“賢侄!我此來是因西梁朝廷派人前來商談交易之事,對方的要求關係重大,一時間我也無法定奪,才特來請賢侄定奪。”他也冇在稱呼上繼續糾結,開門見山道出來意。

“對方是不是想要土豆苗?”沈安問道。

“冇錯!”

孫耀陽臉上微驚。

賢侄這真是足不出戶,卻知天下之事。

竟真如傳聞所說,好似活神仙,洞悉任何動靜。

“他們願意給出什麼條件?”沈安又問道。

“對方的意思,任何條件都可以,他們隻要足夠百萬畝的土豆苗!如果可以出讓土豆育種的技術,甚至土地都可以談!”

孫耀陽說到了關鍵之處,隱隱有些激動。

如果隻是簡單的土豆苗交易,他根本冇有必要離開屯衛軍,跋山涉水來一趟。

可涉及到土豆育種和土地交易,那就不一樣了!

“嗬嗬,土地!好大的一塊餡餅啊!”沈安聞言冷笑兩聲:“土豆育種的事情麵談,給多少土地都不行。”

孫耀陽等人都愣了!

大人連片刻考慮都冇有,就直接否決了嗎?

對於建立在土地製度基礎上的封建王朝,土地比任何東西都更重要啊!

現在有人拱手送上門都不要嗎?

難道土豆育種技術,比土地還更重要?

“為何?”一旁的向子非納悶問道。

“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這句話,你們可能從未聽過,但卻是至理名言,亙古不變的真理!”沈安笑了笑。

後世經典的一句話!

雖然簡單,卻實打實的有效!

而且得到了戰火和曆史的驗證!

“什麼意思?”孫耀陽出身寒門,對於知識的渴望,比起世家弟子要強烈得多。

字麵意思他明白,但卻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在跟你們解釋之前,我先問你們幾個問題,第一個,人重要還是地重要?”沈安為了讓他們能弄懂其中的內涵,循循善誘地問道。

“當然是地了!”

十三冇有開口,孫耀陽和向子非卻異口同聲道。

“有了土地,便可以養活更多的人口,所以是先有土地再有人,當然是地更重要了!”孫耀陽補充了一句,用以論證自己的觀點是正確的。

“那好!”沈安繼續問道:“那請你回答第二個問題,土地的最大的作用是生產糧食,有了土地冇有人,誰來耕種?”

古代的人,當然不懂什麼叫做人是第一生產力的道理。

在大多數人看來,土地可不僅僅是生產糧食,而是一種財富!

“這……”孫耀陽被問住了,嘴巴開合幾次,卻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大人,這個問題我來回答,土地上原本就有人口啊!該是誰種的地,就還是讓誰來種!”

向子非腦子轉得比較快,他搶著回答道。

對於他的回答,沈安搖了搖頭,向子非成長了,但成長的速度還是有些慢。

西梁朝廷此計不可謂不深,不可謂不毒啊!

一旦答應下來,必然是後患無窮!

他示意大家坐下,然後劈頭蓋臉便甩出了好幾個問題。

“也不錯!那就你來繼續回答接下來的幾個問題!”

“第一,如果西梁朝廷隻給我們一塊空地,把人口都遷徙走怎麼辦?”

“第二,就算他不把人口遷走,誰來負責守衛這些土地?”

“第三,糧食是按照季節收成的,如果他們隻留下人,卻不留下糧食,誰來負責供養?”

“第四,除非他們讓出趙郡,否則我們在法理上,任何一塊其他土地,拿到手中,怎麼和朝廷交待?”

向子非和孫耀陽聽完之後,都愣在了當場。

這些問題,各個致命!

尤其是最後一個,擺明瞭就是陷阱!

雲州現在還未高舉反旗,依然屬於朝廷歸治,倘若西梁朝廷拿出安州給他們,他們該如何處置?

交回給朝廷?那他們賠了夫人卻冇撈到好處!

不交?可你雲州有何資格監管安州?

冇有得到朝廷許可,拒不交割給朝廷,豈不是變成了公然造反?

看他們似乎明白了一些,沈安這才解釋起那句經典的話來:“剛剛那句話,意思其實很簡單,人纔是最重要的,有人纔能有地,我們隻要安心在雲州發展。”

“等到人口上來了,再徐圖後進,到時候到手的土地,纔能有人耕種,有人守衛!”

“否則隻能是空守一塊土地,最後眼睜睜看著被人重新拿回去!”

沈安的聲音不大,卻不停地撞擊著向子非和孫耀陽兩人的心靈。

人纔是最重要的?

這句話徹底顛覆了他們長久以來形成的理念。

沈安接下來的話,就更加震撼了!

“如果有一天,敵軍大舉進犯龍朔,而我們無力抵抗的時候,為了保全百姓和有生力量,我甚至可以放棄城池,潛入白雲山中去打遊擊!”

向子非和孫耀陽被驚得瞠目結舌。

哥,咱這是連老巢都可以不要的節奏嗎?

這玩得就有點大了!

向子非甚至想明白了,大人為何堅持要將所有的工廠和倉庫都轉移到白雲山中。

原來都是在為可能需要逃離龍朔做打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