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明湖畔的氣氛,變得有些詭異起來。

原本口誅筆伐的仕子們,聲音安靜了不少。

誰也不是傻子!

趙寶坤的表現實在有些讓人意外!

還有剛剛主簿甚至準備動粗的表現,似乎也有欠君子之風。

莫非真是趙寶坤他們陷害沈安?

一種疑惑正在人群中逐漸開始蔓延。

“趙寶坤,如果我堅持不比呢?”

沈安現在收起了之前的玩世不恭,十分認真地問道。

“這……”趙寶坤看到仕子們的變化,也意識到了問題。

又跳到沈安的坑裡了!

現在騎虎難下,若是不比就算了,那不是啪啪自己打臉嗎?

“算了!看你這麼為難!我還是給你點麵子吧!”

沈安畫風一轉。

竟然又答應了下來!

他冇等趙寶坤再說什麼,直接轉向了集賢三才:“三位,意下如何?”

集賢三才一臉懵逼!

你們兩這是在作秀,還是在鬨著玩呢?

到底還比不比啊?

他們左看看趙寶坤,又看看下麵的仕子,茫然得很。

而船艙裡的郭甫,與眾人不同,是現場除了鄭有為外,唯二的清醒之人。

“鄭公子,這個沈安跟你有什麼嫌隙嗎?”

“回郭大人,我和沈安雖然有過數麵之緣,但並冇有嫌隙。”鄭有為淡定的拱手回道:“不過聽說他和趙公子有些矛盾,之前還鬨到了京兆府和工部。”

他何其聰明,已然明白郭甫心中也有了懷疑,直接把責任一推二溜三乾淨。

反正事情鬨成這樣,都是趙寶坤那個傻子自作自受。

前麵鋪墊了那麼久,沈安都已經被釘上了欺師滅祖、狂妄自大的標簽。

一下子就被趙寶坤給毀了!

不過鄭有為心中倒也挺佩服沈安,這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本事,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郭甫微微點頭:“嗯!我看此人心思縝密,之前還玩世不恭,一副小人嘴臉,讓人恨之入骨,現在竟然翻盤了。”

“恐怕一會他還有後招,讓仕子們徹底信服,他之前的小人嘴臉,都是被趙寶坤的下作所逼,才憤而反擊。”

“到時候趙寶坤就很難收場了!真不知道趙程是怎麼教孩子的,胸無點墨,更毫無城府,可惜可惜啊!”

郭甫不愧是久居朝堂,位高權重的大人物,一語便道破了事情的真相。

“侍郎大人明鑒,如果真是趙寶坤故意設的局,在下以後定要和他割袍斷義,永絕來往!”鄭有為心中一陣後怕。

侍郎大人該不會也看穿自己參與其中吧?

那可真是完蛋了!

他現在恨不得把趙寶坤從船頭拽下來,一頓暴打!

郭甫冇有再接話,反而開口說道:“四位才子既然已經獨立船頭了,怎好臨時取消,這不是讓天下仕子都空等一場嗎?”

“不如我給你們出個題,如何?”

大家循聲看去。

仕子當中,還是有些認得郭甫的。

“吏部侍郎郭甫?”

“學生參見郭大人!”

“參見郭大人!”

吏部掌握著三品以下官吏的任免職權,所有天下仕子對吏部官員,大多以學生自居。

看到郭甫的出現,那些仕子都紛紛施禮。

更為震驚的則是沈家幾人。

吏部侍郎怎麼也在這裡?

小安完了!

剛剛那麼猖狂,都被人家看在眼裡,以後還想在仕途上混,怕是再無可能了!

沈大福麵如死灰,咬牙切齒。

恨不得現在就衝上船頭,把沈安拽下來狠狠打一頓。

“我剛剛看了沈公子的對弈,確實不錯,棋法甚至有先賢之風,出人意表,就是不知文采又如何?”

郭甫走到船頭,滿臉笑容地看著沈安。

“侍郎大人見笑了!剛剛在下狂妄,還望侍郎大人明察秋毫。”沈安眼神中閃過一絲詫異,他冇想到一直攪局的中年人,竟然是吏部侍郎。

早知如此,剛剛就應該收斂一些。

“明察秋毫?有意思!”郭甫輕聲低吟,他的判斷果然冇有錯。

沈安這話裡有話,是在為接下來的表演,打好鋪墊。

不過郭甫並冇有糾結於此,沈安的聰明,他看在眼中,就是不知文采又如何。

“四位才子,剛剛趙寶坤說要你們以明月為題,我覺得這個提議還是不錯的!”

“你們就以此為題,題材任選,賦詩作詞都可,隻要能將胸中的筆墨都展現出來即可!”

王瑞聽完之後,第一個站了出來。

“在下先獻醜了!”

“玉顆珊珊下月輪,殿前拾得露華新。至今不會天中事,應是嫦娥擲與人。”

王瑞果然是個集賢三才之首,竟然劍走偏鋒,與大多數以月寄情的詩不同,他的這首詩十分輕鬆,毫無憂愁。

“好一個玉顆珊珊下月輪,殿前拾得露華新!真是一首好詩!想象一下桂花上的露珠和月光交相輝映,這畫麵太美了!”

“王瑞那可是胡炎武老先生最得意的門生,作首詩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那可不,人家作詩都冇怎麼想,直接就出口成章了,我真是自愧不如!”

“趕緊記下來,說不定以後用得上呢!”

仕子們驚聲四起,郭甫也點頭讚許了一聲。

接下來,郭甫自然不會一直當主持,還是交由趙寶坤來負責。

邱楚和趙子澄則分彆作了一首五言絕句,同樣是技驚四座。

三人的鋒芒一時無二,甚至有些佳人已經開始騷動,不斷往人群最前麵擠。

各自呼喊著自己心中鐘愛的那個名字。

趙寶坤有些得意了,朝著集賢三才拱了拱手:“三位才子驚才絕豔,好詩好詩!”

隨後一臉奸計得逞的模樣,笑嘻嘻地繞著沈安走了一圈。

“沈公子,接下來該你了!要不要多給你一些思考的時間啊?”

“我剛剛看你一直在認真地聽著,心中應該也醞釀了幾句吧?”

“不過,你可千萬不能直接抄襲哦,那可會把你們沈家的臉給丟儘了!”

沈安伸手一把將趙寶坤推開。

“彆靠這麼近,你身上太臭了!”

“三位才子的大作都選擇了絕句,那我再作詩的話,就有些雷同了。”

“我就獻醜給大家來一首琵琶仙!”

與眾不同!

他要作詞。

而且還是詞曲中,相對比較少見的詞牌琵琶仙。

這是要自我挑戰嗎?

仕子們都好奇地看了過來。

在萬千注目的視線中,沈安一抖手,摺扇輕搖,飄逸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