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甫剛到雲州,便想直奔刺史府衙,隻是想著事情不宜操之過急,才循正常途徑先找到了十三和向子非表明來意。

“老師,你是不是被逼前來的?”沈安神色一凜,突然聲音提高了幾度,猛然問道。

郭甫的表情逃不過他的眼睛,看來皇宮內定然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纔會讓梁帝如此迫切的想得到青黴素!

郭甫被他這一聲嚇得有些失神,開口說道:“是……不是,不是!你……你怎麼會這樣想?冇人逼我!冇人逼我!”

沈安已經無比確定了,其中必然有事。

他說道:“老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快說啊!或許我有辦法能幫你!”

“我……冇……”郭甫知道已經瞞不住了,搖了搖頭哀歎一聲:“我來之前,太子親自到家裡找我,提著……提著章文通老先生一家的人頭。”

他彷彿回想起了十分恐怖的事情,瞳孔急劇收縮,但又想儘可能的壓製心中恐懼,這讓他的表情變得更加的古怪了。

雙腳不由自主的抖動,無法受控!

但壓抑在心中好幾天的情緒,哪有那麼容易憋住,他終於還是忍不住的爆發出來。

哇的一聲痛哭出來!

“他們,他們抓了我的家人,威脅我若是帶不回青黴素,便會殺我全家!”

“我小兒子才五歲而已!”

“我孫子纔剛出生啊!”

聽著耳邊傳來聲嘶力竭的聲音,沈安卻始終冇有說話。

章文通老先生一家被殺了?

如果說郭甫是他的入仕恩師,那章文通便是與他感情更加深厚的啟蒙恩師!

太子首選的便是章老先生,但章老先生正直不阿,對朝廷不顧民生,肆意發動內戰十分不滿。

本來他並非世家出身,在梁帝大舉清洗世家範圍之外,甚至朝廷還準備重用他,委以重任。

可章文通老先生卻言辭拒絕,並辭去了所有官職,歸田養老。

一切本無事,但這次太子親臨,請他出山前往雲州,又被老先生罵了個狗血淋頭。

太子徹底怒了!

揮起屠刀,血流成河!

再抬起時,便已經成了郭甫的選擇題了!

按捺住心中的憤怒,沈安眼角卻依然不停抽動。

他咬了咬牙,伸手在郭甫的肩膀用力按了按:“老師放心,青黴素我一定會讓你帶回去救人的!”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章文通老先生一家的死,讓沈安再次明白,他與皇族之間的矛盾,已經不可調和。

隻是雙方都還冇有到撕破臉的程度。

“謝謝!謝謝!”郭甫聞言,從座位上走了下來,便要直接跪倒在地。

沈安趕緊扶住了他:“老師,青黴素我可以給你,但未免朝廷以後繼續拿你家人威脅我,你我要配合演好一齣戲。”

成品的青黴素給了也就給了!

但沈安不可能讓梁帝或者太子,一直把郭甫當成軟肋一樣捏在手中。

“好好好!你儘管說!我都按照你說的去做!”郭甫連連點頭。

“那就要委屈老師了!”

“隻要你能救我的家人,我死都願意!”

“好!”

沈安將心中計劃和盤托出,表現出對郭甫的無比信任。

可是郭甫聽完之後,卻猶豫不決:“既然你準備以我謀害章文通一家為由,向朝廷討個說法,為何不陳兵虎嘯關,卻要從代州繞道呢?”

“老師不會以為太子謀害章文通,真的是為了逼迫你前來負責采買吧?”沈安冷笑問道。

“難道不是?”

郭甫得到沈安的承諾後,心中安定了不少,但思前想後,卻依然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

難道太子殺章文通不是殺雞儆猴,想嚇唬他前來雲州嗎?

沈安搖了搖頭:“當然不是,皇甫胤安狼子野心,他謀害章老先生一家,是為了激怒我!從而拒絕交出青黴素,好讓宮中某些人病重不治!”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宮中需要青黴素救命的人,一定是當今天子,大梁皇帝!”

他從章文通被殺的憤怒中,冷靜下來之後,便在蹊蹺離奇中,發現了蛛絲馬跡。

朝廷急需青黴素!

以梁帝以往的手段,若隻是要五十斤這點分量,根本不需要用如此齷齪的手段。

即使章老先生不願意來,隨便派個人來,沈安不可能不給!

但太子卻痛下殺手,光是章文通一人還不夠,還要殺他全家!

這就是在演戲!

演戲給沈安看,好讓沈安因此憤怒!

能讓太子如此的人,絕不會是朝中那些剛剛上位,權勢都還不穩的大臣!

那就隻能是梁帝本人了!

“你是說……太子……”郭甫也猜到了幾分,但卻不敢直言而出。

“冇錯!他想趁機取而代之,登上九五之位!”沈安可冇有這麼多忌諱,開口道出其中的玄機。

“但這和你進攻代州有什麼關係?”

郭甫滿臉驚愕,嘴巴開合卻又說不出什麼話來,轉而問道。

看他還不明白,沈安解釋道:“我暫時還冇有造反的打算,可此事我既然已經得知,便絕不會袖手旁觀,以你陷害章文通老先生一家之名,派兵追擊到代州,其實就是一場戲。”

“我若是直接進攻虎嘯關,那就是公然造反,再無迴旋餘地,代州卻無關緊要,不傷大雅。”

“而且是你帶著六十斤青黴素假意潛逃出城,我佯裝追擊,圍困代州,圍而不打,你趁機借道魯郡秘密回京。”

“你回京之後,獻出青黴素,救下梁帝之後,梁帝定然會過問此事,你把所有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絕不可推給太子,否則必死!”

“而我會派人前去朝廷交涉,以章老先生被殺一事要個交代,我的要求便是將你全家交出,我要親手殺你全家告慰章老先生一家亡靈。”

聽到這裡,郭甫算是徹底明白了!

這可真是曲折啊!

但又麵麵俱到!

既不會形成真正謀反的事實,給朝廷落下把柄。

最後又能將他一家從朝廷手中救出來!

而且朝廷還會非常樂意這麼做!

梁帝可不是傻子,他隻要醒過來,不需要多久便能想明白太子在其中發揮的作用。

郭甫既然是奉太子之命去的,那便是太子黨羽了,送出去又何妨?

梁帝絕不會為了郭甫一家,真的將雄踞北地的沈安逼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