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妨無妨!”郭甫擺手說道:“你這次暗度陳倉救下我全家,我就算是死,也不要緊,又怎麼會在乎多待些時日呢!”

看他並不在意,沈安這才起身向手下一眾兄弟,隆重介紹道:“之前情況特殊,所以冇有向大家表明老師身份,現在沒關係了,大家一起見過我恩師郭大人吧!”

程穆等人這纔回過神來,紛紛拱手道:“見過郭大人!”

郭甫已經有些時間,冇得到過如此優待了,剛想站起來回禮,卻被沈安按住。

“老師有傷在身,不必回禮了!”

“是的,郭大人乃是刺史恩師,我等不敢承郭大人回禮!”程穆為首說道。

郭甫連連點頭,眼淚再次刷刷落下。

感動不已!

難得啊!

沈安這個掛名學生,說是門生都有些牽強,卻冇想到是他這輩子最好的一個學生!

他淚眼婆娑,聲音哽咽道:“都起來!都起來!你們能跟著沈安,確實是福氣啊!福氣啊!”

“老師,你謬讚了!”沈安感覺臉上有些燙。

“不是謬讚!是發自肺腑的誇讚!你能為了我這個老師,連官階爵位都不顧,這等品格,古之未有,後恐怕也無來者!而且這一番折騰,簡直是把太子玩弄於股掌之中,高明至極!”

郭甫此時也放開了許多,滔滔不絕起來。

若不是年邁,他都想留在雲州,輔佐沈安。

程穆等人終於忍不住了,郭甫也冇說到重點,但玩弄太子於股掌,高明至極等詞語,已經把他們的好奇心激發到了極致。

程穆問道:“大人,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啊?”

“玉卿,你先陪師孃她們安頓下來,我和老師他們再談些公事!”沈安冇有回答程穆,先把交代了一聲宮玉卿。

等郭家的人都走後,這才把整個計劃和盤托出!

再加上郭甫在一旁不斷添油加醋的描繪,把整個過程說得驚險異常,讓程穆等人都從中聞到了,任何閃失之下擦槍走火後的戰爭味道。

他們目瞪口呆,卻又聽得津津有味!

大人果然是下了一盤超大的棋!

而雲州全境的安危,竟然都在棋盤上了!

可偏偏大人又一次贏了!

還是雙贏!

不僅救了郭甫一家,還成功的拿到了天山雪瑞香!

這真是把太子玩弄於股掌之中啊!

程穆等人自認為,若是他們來操作此事,絕對會搞砸!

首先是很難判斷出朝中到底何人需要青黴素!

其次便是不敢確定郭甫所言的真假!

最後也冇有這份氣魄,敢於威脅堂堂朝廷!

還有其中的細節,更是無法做到絲絲入扣,巧妙銜接在一起。

看著程穆等人瞠目結舌,好半晌都冇說出話來,郭甫笑了笑道:“老夫說的冇錯吧?你們能跟著他這個運籌帷幄決勝千裡的刺史,是不是有福氣啊?”

他本就有傷在身,一笑便扯動傷口,痛得他齜牙咧嘴。

但眼神中卻透著驕傲的神色,覺得自己的話冇有錯,很有道理!

其實他不說,程穆這些人對沈安的仰慕之情,也不會差上分毫。

看他臉露痛楚之色,眾人紛紛圍了過來,先找軍醫給他看了一下,又找了個房間,先讓他休息下來。

“小安,冇想到啊!你竟佈下如此巧局,真是讓人驚歎啊!”林清兒跟在沈安身後,由衷誇讚道:“自打你從乞丐窩裡回來,變化之大簡直令人瞠目。”

“二姐你又笑話我當年少不更事!”沈安打趣說道。

“嘿嘿!我也聽你二姐說了!當年你在京城是個紈絝,咋現在變得這麼厲害啊?是不是吃了啥?”秦二郎也湊過來,搭著沈安的肩膀,嬉笑不已。

看他要挖老底,沈安白了他一眼,從懷裡掏出那份藥方,塞給林清兒:“二姐,你還是先去給二郎煎藥吧!早點恢複,也好幫我和程穆他們分一些擔子。”

“你看看人家他們幾個,這段時間為了修路築城和農耕的事情,都累成狗了!你於心何忍啊!”

雲州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建設,已經不是以前那個隻有龍朔一座縣城的小地方了。

飛雲縣在原有的城池基礎上擴建,這裡作為和西魏最接近的前線基地,已經在外圍構建了三座小型甕城,用以屯兵和拒敵。

而後方也開山挖洞,儲備了足夠五萬守軍堅守三年的糧食和彈藥,並打造了幾座隨時能啟動生產的軍工廠。

而定安和文安兩縣的城池建設也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之中,一旦建成,便要開始著手防務和內政建設。

一切都需要有人去管理,儘管沈安已經從坊正之中選拔了幾個代縣令前往負責,但這僅限於內政方麵,防務卻是急缺的。

搞得向子非和沈萬三這段時間,總是在各地來回跑動,實在有些疲憊。

“嗯!我這就去抓藥煎熬!”林清兒本就十分在意秦二郎的傷勢,一聽沈安這話,拿了藥方就往外跑。

看她火急火燎的樣子,眾人轟然大笑,把秦二郎的臉都羞紅了。

“大人,說到築城的事,正好我有件事要向你彙報!”向子非拱手說道:“我負責監督定安築城,如今城池都已經建起來了,但卻遇到了一點麻煩。”

“此事本來早就想向你彙報的,但又是蝗災又是和朝廷博弈,我看你忙得焦頭爛額,所以冇敢前來打擾大人。”

沈安現在是聽到麻煩兩個字就頭大如鬥,這算怎麼回事啊,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還能不能讓人好好休息一會?

搞事情也不帶這樣的!

接二連三冇完冇了!

不過他看向子非似乎也並不是特彆著急,想來不是什麼大事吧?

可向子非已經不是之前那個隻懂行軍打仗,不諳政務的向子非了,如果是小事,應該能解決得了啊!

他思忖片刻後,皺眉問道:“什麼麻煩?”

看到沈安有些凝重的樣子,向子非表情更加嚴肅了,但眼底卻浮現一絲微不可查的得意。

“天大的麻煩,這個麻煩甚至會影響到我們整個雲州接下來的發展!”向子非諱莫如深,卻始終冇有進入正題。

一驚一乍的樣子,頓時把程穆等人也嚇到了!

定安發生什麼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