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安,你這是枉顧朝廷安危,枉顧社稷之重!你的意思是要讓陛下留在如此險地,與虎嘯關共存亡嗎?”

一名硃紅袍服的官員站了出來,他義正言辭,口吻犀利。

他是梁帝對世家大清洗之後上任的左丞相魏德鑫,出身於寒門,能做到這個位置,十分珍惜。

如今大梁雖然失去大半國土,但若是能偏安一隅,總好過全部淪陷,又一次跌落凡塵。

就算他僥倖逃過一死,甚至苟且偷安投靠西梁,但在世家把控的西梁朝廷,他的出身再想爬上左丞相的位子,幾乎是不可能的。

與他想法一般無二,幾乎所有朝臣都是如此想的。

梁帝若是逃往青州,大梁便還能存活一段時間,他們的功名利祿便也能保住一段時間。

“魏大人所言極是,如今賊寇凶猛,古語有雲,敵兵勝則避其鋒芒,迂迴曲折徐徐圖之;敵兵弱則窮追猛打,一擊得中斬草除之!陛下東遷不過是迂迴之道,何來恥笑之說?”

又有一人站了出來,力挺魏德鑫。

其他眾臣也紛紛上諫,甚至有人開口便以死相迫。

沈安一直冇有插嘴,轉身冷冷地看著眾人。

直到那些人冇有得到任何迴應,自覺無趣停下了嘴,沈安這才轉身抖了抖了衣袖,冷眼從他們身上掃過。

在場的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而沈安卻是征伐多次,手下亡靈上萬的沙場戰將。

他的眼神如同刀子一般落在眾人身上,竟讓這些人都渾身一抖,感覺到一股寒意從頭到腳地侵襲而下。

沈安再次拱手看向梁帝:“陛下,諸位大人所言頗有些道理,但卻都是歪理。”

“微臣鬥膽,敢問一句陛下及各位大人,如若朝廷再次望風而逃,東遷青州或者魯郡,陛下從京城帶來的數十萬百姓該如何處理?”

魏德鑫一聽這話,以為沈安口風鬆動,趕緊說道:“賊寇已經朝虎嘯關北進,指日便會兵臨城下,朝廷東遷事關者大,且東遷道路甚遠,自然不可再攜百姓前往。”

“冇錯!百姓大多隻靠雙腳行走,且老弱婦幼甚多,會極大的拖延行程,不宜攜帶!”

“臣附議,朝廷安危重於泰山,此時就算捨棄百姓,他們也定能諒解!”

眾人紛紛附和。

就連天子禦衛的大將軍徐昊天,也在其中。

他也算是梁帝的心腹,尤其是白無極被擒之後,大梁新軍和天子禦衛都已經被他所掌控。

看著紛擾的正堂,梁帝卻始終冇有表態,反倒是一旁的太子皇甫胤安抬手示意大家安靜,插了一句嘴:“沈大人就不要賣關子了!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沈安說道:“回殿下!常言道:立業先立德!太子當日力薦攜帶百姓從京城逃往虎嘯,不正是想為朝廷樹德立信嗎?”

“如今卻又要拋棄百姓,獨自逃生,天下百姓會如何看待朝廷所為?朝廷的德信將蕩然無存!”

“至於朝廷安危,社稷之重,微臣倒是有個對策,不知陛下和太子是否能允準。”

梁帝聞言微微動容,他有著帝王的傲氣,當日在京城便不願意走,現在也一樣不願意。

死便死吧!

作為天子,他要死的有尊嚴!

但文臣武將卻都想走,他知道,若是堅決不答應,恐怕讓他死的,很有可能就是這些口口聲聲為了朝廷安危著想,為了社稷之重考慮的官員。

所以,他很為難!

他當皇帝已經十餘年了,從冇有這麼艱難過!

可時局如此,他就算貴為天子,也不得不做出妥協。

但他也不會坐以待斃,他想到了沈安。

沈安在雲州苦心經營了這麼長時間,定然不會坐視雲州淪陷,他一定是個主戰派。

因此,他連夜下詔將沈安叫來,便是想讓他來阻止這些大臣。

眼下也隻有擁有雲州大軍的沈安,纔有這個實力!

而沈安也正如他所想,是絕不會輕易放棄雲州的。

他也猜到了梁帝的小心思,兩人便心照不宣地唱起了雙簧。

此時,他們都放下了原來的矛盾,如同死敵北夏和西魏一般,為了共同利益,暫時朝著同一方向發力。

“你說說看!”梁帝說道。

“陛下,虎嘯關確實已成為虎狼之地,陛下和太子身係朝廷社稷安危,確實不宜留在此地。”沈安開口道:“但陛下東遷,定會讓守城將士軍心渙散,天下百姓寒心徹骨。”

“故而,微臣建議陛下臨時駐蹕龍安縣,並讓百姓撤離雲州,將虎嘯關交給太子和微臣守禦。”

“此舉有五大好處,其一陛下身為國君,自然不可以身犯險,率眾臣遷往雲州合理合情。”

“其二,讓百姓也隨遷雲州,彰顯陛下與民同在,朝廷威信,無論將士還是百姓,都將感恩戴德,日後若是臨戰,定會拚死效命!”

“其三,微臣知道朝廷在虎嘯關囤積了大量糧草,讓百姓隨遷,可以他們隨行攜帶,以免落入敵手。”

“其四,太子留守虎嘯關,代表陛下和朝廷抗賊的決心,將大振士氣!”

“其五,龍安縣距離清水關隻有百裡左右,一旦虎嘯關失守,陛下也可立刻東遷。”

“但微臣保證,除非微臣戰死在城樓上,否則絕不會讓一個賊兵從虎嘯關通過。”

他說得慷慨激昂,眾人卻無一迴應,紛紛看向梁帝。

這事他們說了不算,關鍵還要看陛下如何定奪。

因為誰都清楚,陛下和沈安之間的關係太過微妙了。

雲州雖然冇有高舉反旗,但卻屬於聽宣不聽調的那種。

讓梁帝和朝臣都去雲州,沈安該不會是安了挾天子以令天下的心思吧?

梁帝聽完之後,思忖起來。

大臣們能想到的,他豈會想不到?

片刻之後他問道:“沈安,你需要多少兵馬守禦虎嘯關?”

他在試探!

沈安若是將徐昊天的兵馬全部留下,那他一定不會答應。

但如果沈安一個不留的,放徐昊天兵馬離開,他也要懷疑,沈安是不是另有居心。

“回陛下,太子既然留守虎嘯關,東宮衛率自然也要留下,微臣會另調雲州兵馬前來駐守。”沈安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