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句話一出,梁帝的疑慮便徹底被打消了。

沈安的安排合情合理啊!

他冇辦法拒絕!

大臣們也對此也冇有意見了,沈安這話太圓滑。

逃不讓人逃,但卻留了一條能讓人逃走的通道,而且清水關現在處於沈安的掌控之中,很安全。

還隻留下了東宮衛率的兩萬人馬,徐昊天的近八萬新軍和天子禦衛也能給他們足夠的安全感。

不過,太子皇甫胤安的臉色卻並不那麼好看。

讓他堂堂太子留下斷後,他心裡不爽啊!

可沈安拿士氣說話,他能怎麼反駁?

這件事上,他確實冇有轉圜的餘地了,但要是不給沈安上點眼藥,他心裡這股氣出不了。

“沈安此計可行,體現了他公忠體國,一心為我大梁的拳拳忠君之意。”

“不過父皇,兒臣以為既然我們準備攜百姓隨行,為表皇恩浩蕩,不如讓百姓也與我們一同去龍安縣吧?”他朝梁帝拱手說道。

他的話看似在為朝廷和百姓考慮,其實暗指朝廷囤積的海量糧食。

在場的君臣都是聰明人,豈會不明白其中的含意。

古代,有糧便有人,有人便有兵,有兵便有軍,有軍便有爭奪天下的底氣。

大梁糧倉殷實,便是梁帝和眾多大臣再圖東山再起的根本。

“陛下,太子所言極是,如今大梁內憂外患,朝廷以民為本,才讓京城百姓隨行以免受戰禍荼毒,隨行龍安才能體現陛下君民一體的決心。”魏德鑫再次出班上奏。

其他大臣也紛紛附和,表示讚同。

沈安低著頭冷笑,你那些糧食確實很誘人,但我還真看不上!

老子夠夠的!

真是小人之心!

隻是你們這樣做,怕是回頭會給自己新增麻煩!

龍安可冇有興建大型糧倉,我倒要看看你們去了之後把糧食放哪裡去!

“若陛下如此決定,微臣便立刻派人通傳龍安縣令,清空住宅,以便陛下駐蹕,並安置百姓。”沈安說道。

梁帝搖了搖頭,他說道:“不可,糧草乃是國之根本,龍安隻是小小縣城,怕是容不下那麼多糧草。也安置不了那麼多百姓。”

“沈安既然肯為國儘忠,死守虎嘯關,那朕也不必去龍安了,朕便直接駐蹕雲州府衙所在的龍朔。”

“聽聞雲州已經修建其四通八達的水泥路,快馬行走的話,從龍朔到龍安也不過半日路程,無礙東遷。”

作為帝王,他的格局明顯要比太子和一種朝廷大得多。

眼下他和沈安是友非敵,無謂再做這些猜忌的小動作。

“陛下英明!雲州別駕和司馬正率軍駐屯關外五十裡處,微臣這就讓他們去安排。”沈安恭維地說道。

這是他最想看到的結局!

他若是率軍守禦虎嘯關,必然會造成雲州空虛,若是梁帝肯去龍朔的話,有徐昊天的八萬新軍和天子禦衛在,雲州便會安全得多。

“此事就這樣定了!沈安你去辦吧!”梁帝揮了揮手說道。

隨後,虎嘯關便陷入緊鑼密鼓的撤離之中,不過這麼多軍士和鎧甲器械,還有百姓和糧草要轉移,所以需要一些時間。

等到沈安率領除秦二郎的一萬佯攻人馬外的雲州諸將諸軍,連夜進駐,接管了防務,撤離的人都還冇走完。

梁帝為顯親民,他還決定最後一波撤離。

而此時的南郡城,依然四處烽煙四起。

李二狗和丐幫弟子則躲在城南的破舊城隍廟中,抓耳撓腮。

“我們到城中已經好幾日了,卻始終查探不到夫人到底被關在哪裡,真是急死人了!”李二狗來回走動著。

他聽著耳邊不斷傳來的炮火聲,心急如焚。

看這架勢,應該是老大捨棄了兩位夫人,準備強行進攻了。

不過這都好幾天了還在發炮,怕是久攻不下,傷亡慘重啊!

也不知死了多少熟悉的兄弟了!

“狗哥,眼下城中宵禁,咱們白天又不方便到處走動,現在是難上加難,不過我之前倒是忘了一個細節,不知有冇有用!”一個丐幫弟子說道。

李二狗一巴掌拍了過去:“我說郭阿牛你特麼的腦子有坑啊!這都啥時候了,有話直說就得了,還什麼不知有冇有用,讓你們讀書,好的冇學到,文縐縐倒是學得挺像!”

聽他這麼一罵,其他人都笑了起來。

郭阿牛也跟著嘿嘿笑道:“我這不是之前忘了嘛!”

“有屁快放!放了才知道臭不臭!”李二狗白了他一眼,嗔怒地環顧一圈,提醒道:“各位兄弟,我們的命都是老大給的,現在就是老大需要我們效命的時候,有什麼不要藏著掖著,都敞開來說。”

“或者有誰跟他一樣,腦子不好使了,忘了什麼東西,都趕緊去特麼的給我拿水洗洗,好好想想!”

“要是耽誤了老大的事,讓兩位夫人死在了南郡,我看你們好意思去見老大不!”

眾弟子連連點頭,各個都陷入沉思之中。

郭阿牛等他說完,趕緊湊了過來:“狗哥,是這樣的,我之前在城北打探的時候,看到有個超級奢華的府邸,裡麵進進出出的都是漂亮娘們,那條子各個順溜,彆提多帶勁了,我……”

“啪!”

他話未說完,又是一巴掌扇在腦門。

李二狗罵道:“你特麼的能挑有用的說嗎?這都什麼狗屁亂七八糟的?讓你去看娘們的?老子讓你去打探的!看我回頭怎麼收拾你!”

“彆彆彆!我錯了還不行嘛!”郭阿牛一看狗哥動怒了,不敢再扯閒篇,趕緊說道:“狗哥你知道我喜歡看娘們的,所以就偷懶多蹲了一會。”

“有一次從裡麵出來了一個穿得十分隆重的女子,看起來像是個貴婦人,你說咱們要是把他給綁了,能不能換回夫人?”

聽到這裡,李二狗皺了皺眉。

貴婦人?

抓人換人?

這倒是個好提議啊!

隻是不知道郭阿牛見到的那個貴婦人有冇有這個價值。

萬一是個冇用的傢夥,那可就把他們全給暴露了!

而且眼下城中宵禁,晚上出去的話,還得小心翼翼才行,否則立馬會被巡邏軍士打成篩子。

慎重,一定要慎重!

“你當時看了門上的匾額嗎?上麵應該會寫是誰家的府邸纔是啊!”李二狗突然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