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581章 一箭雙鵰

-一旁的侯近山,聽到榮泰雲這個名字後,臉色已經變了。

作為天機閣的最高指揮者,掌管著天機閣所有的資訊來源,他太清楚這個名字代表著什麼了。

榮泰雲便是如今西魏大軍耶律古奇的核心幕僚泰雲。

太子該不會是想投敵吧?

這可使不得!

一國儲君投敵,那絕對是大梁的恥辱,要被釘在中原曆史的恥辱柱上唾罵千年的!

“太子爺,你不會是想?”侯近山欲言又止,神情變得異常凝重。

皇甫胤安狠狠瞪了他一眼,寒聲說道:“本宮想的是如何擺脫眼下的危機!”

“太子爺擔心的莫非是陛下起了另立儲君的心思?”陳久仁雖然已經是東宮三師之一的太子少保,但卻目光犀利,思想睿智,一眼看穿了皇甫胤安的想法。

“冇錯!縱觀沈安曆來的戰績,可謂是無望而不利,縱使兵力懸殊也能以少勝多反敗為勝,既然敢以性命擔保虎嘯關不失,他定然有**成的把握,保住虎嘯關。”皇甫胤安點了點頭。

他對沈安這個敵人,評價非常高。

也認定了此戰雖然會很艱難,卻一定能取得最後的勝利。

可是他的表情卻依然陰沉無比,毫無喜悅之色。

他繼續說道:“父皇剛剛與殷善在鑾駕上密談,也不知說了些什麼,大梁危在旦夕,本宮又何嘗不是危在旦夕?”

“冇錯!”陳久仁接下話頭:“陛下讓殿下留守虎嘯關,且不論沈安能否守住虎嘯關,但是殿下與沈安的恩怨,殿下便十分危險,陛下其實已經把你當成了棄子。”

“就算沈安守住了虎嘯關,也未對殿下你下黑手,功勞是沈安的,便也是益王的,依然對殿下不利。”

“陳大人不愧是本宮的頂級智囊!”皇甫胤安拱手一拜:“確實如此,本宮已然進入了不得不先下手為強的死地!”

“眼下前有逆賊虎視眈眈,後有父皇咄咄逼人,為今之計,本宮隻能鋌而走險,從西魏大軍中撕破一個口子。”

“據天機閣回報,西魏大軍之所以會選擇和宿敵北夏合作,最重要的原因便是沈安突然發起了對南郡的進攻,迫使西魏朝廷下令耶律古奇迴轉。”

“而沈安之所以會發動進攻,乃是耶律古奇在清水關擒獲了他的兩位娘子,因此我們便要在這上麵做些文章。”

“本宮要一箭雙鵰,既要瓦解眼下的危機,還要一舉誅殺沈安!”

皇甫胤安邊說邊走回了書案,用力在桌上拍了一下。

看他似乎胸有成竹,陳久仁和侯近山雙雙抱拳:“願為殿下效犬馬之勞,死而後已!”

“好!”皇甫胤安轉身一甩袖袍命令道:“陳大人,你立刻潛出城去,想方設法見到你的學生榮泰雲。”

“讓他代為引薦,麵見耶律古奇,先問他三句話。”

“一是聯軍百萬可有十足把握從沈安手中拿下虎嘯關?”

“二是可有十足把握從沈安手中快速拿下虎嘯關?”

“三是拿下虎嘯關後,又能否保證安全通過雲州防線!”

這三句話,看似大同小異,但卻一語挑明瞭耶律古奇急切想要回援的南郡的心思。

相信耶律古奇一定會三思而行!

畢竟沈安的戰績擺在那裡,城頭上的神火炮也擺在那裡!

縱使聯軍百萬又如何,耶律古奇絕不敢誇下海口,短時間之內便能攻陷虎嘯關。

“條件呢?”陳久仁聽完之後,沉吟片刻問道。

“事關重大,為求保密,且本宮在虎嘯關還需要操作一番,以觀成效,因此洽談之事,等你見到榮泰雲,你飛鴿傳信告知後,本宮便會回信。”

皇甫胤安倒不是對陳久仁不信任,隻是此事實在太大,若是走漏風聲,恐怕不僅會功虧一簣,還要人頭落地。

他也是為了保險起見!

陳久仁聰穎過人,明白其中的利害,抱拳說道:“微臣定不辱使命,今夜便出城。”

說完,他便退了出去。

屋內隻剩下皇甫胤安和侯近山主仆二人,以及東宮衛率大將軍周馳。

“殿下,我能做些什麼?”侯近山問道。

皇甫胤安冇有立刻回答,他一手抱胸,一手托著下巴,在屋內來回走動起來。

思忖了一會,才轉頭看向一直冇有開口說話的周馳:“你派人秘密去收集一些巴豆,等我信號,隨時準備投放到城中的各處水源中。”

“另外傳令下去,由於大軍壓境,逆賊隨時可能進攻,東宮衛率所屬各部人馬必須整戈待旦。”

“讓糧草官準備好所有人十日所需的乾糧和水,以備軍士隨時出擊,切忌不要透露飲水可能有問題的事情。”

周馳得令,不敢有片刻的耽擱,轉身便去安排了。

侯近山不解問道:“太子爺,你到底想做什麼?”

“本宮置之死地而後生,畢功一役。我要聯合西魏大軍,先借其手誅殺吃了巴豆的沈安和雲州軍,再配合西魏大軍反戈一擊,一舉擊潰逆賊聯軍。”

皇甫胤安眼神中閃過濃濃的殺氣。

對於絕對心腹侯近山,他冇有絲毫的隱瞞。

短短的幾句話,便將所有計策挑明。

外聯西魏,內坑沈安,誅殺逆賊!

侯近山聞言,臉上不由得露出欽佩的神色。

太子爺成熟了,他此計不可謂不毒,成則功勞具攬,敗則可以把責任全部推給死無葬身之地的沈安和雲州軍。

無論成敗,都是一箭雙鵰!

……

沈安自然不知道太子的密謀,他送走梁帝後,便緊鑼密鼓地安排起虎嘯關的防務,忙得不可開交。

而梁帝一路北上,天色漸黑時,便看到了二十裡外相迎的程穆等人。

梁帝本就連日冇有睡上一個好覺,十分疲憊,再加上一路奔波更是苦不堪言。

所以,在程穆等人蔘拜後,也冇多說廢話,繼續擺駕前行。

可當鑾駕到了城門口時,突然停了下來,劇烈地抖了一下,將梁帝從半睡半醒中驚醒過來。

他剛要發作,便聽見隨行朝臣議論紛紛的聲音。

抬頭看去,他震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