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色下,嶄新的灰白色水泥城牆,顛覆了梁帝及一眾朝臣,舊有的觀念。

要知道,大梁絕大多數的城池,都是以夯土為主搭建起的泥土城牆。

隻有如同梁京、江淮府等大城,纔會使用一些青磚麻石堆砌。

但無一例外,在他們的印象當中,城牆都是坑坑窪窪的。

這不僅僅是美觀的問題,更重要的是坑窪的城牆很容易被人攀爬而上。

尤其是在一些城牆矮小的地方,攻城的敵人甚至可以不用登雲梯,直接通過飛爪登城。

而眼前的水泥城牆,表麵光滑,甚至還隱隱反射了一些月光,不用上去試,都能猜到,想要靠著繩索攀爬,一定非常困難。

“這就是傳說中的水泥啊?也不知硬度如何。”

“哎喲!好痛!”

有兩個朝臣走上前去,用手撫mo著城牆,其中一個竟抬起拳頭用力砸了一下,疼得哇哇直叫。

“關大人真是事必躬親啊!沈安何等人物,若是無用,豈會用作築城?實在有欠考慮啊!”

“我這不是想試試嘛!這個沈安真是個人才啊!也不知道他腦子裡都裝的是什麼,怎麼能想到如此精妙的東西。”

“確實精妙,我有幸聽說過一些關於水泥的事情,據說這東西就是一團灰塵摻和水混合後凝固而來的,也不知為何會變得如此堅硬,真的好似神仙道法,點水成金啊!”

一眾朝臣圍在一起,議論紛紛。

突然有人仰頭看了一眼後,大聲說道:“諸位同僚,不知你們有多少人以前也是雲州的,你們發現冇,這城牆好像比京城的還要更高一些,以前莫非就是這樣?”

眾人聞言麵麵相覷,其中幾人站了出來。

“對啊!我以前是龍朔人,我記得小時候這裡的城牆隻有不到兩丈,現在這……估摸著有四五丈高!”

“不至於吧?四五丈?這可比現在咱們軍中所用的登雲梯高多了,這要是敵人進攻,豈不是根本不用怎麼防守?”

“那是,本官是兵部,按照現在兵部統一度衡,登雲梯高三丈三尺,想要攀爬這個城牆根本不可能!”

看他們議論的厲害,把梁帝的鑾駕都擋在了外麵,程穆趕緊湊了過去。

他說道:“各位大人,不如先進城,至於你們的疑問,稍後本官會一一解答。”

可是梁帝卻已經從鑾駕上走了下來,他也十分好奇。

“朕不急,程愛卿你先說說這城牆到底怎麼回事?”梁帝說道。

聽到他的聲音,眾位朝臣立刻分開一條道路。

程穆也恭敬地朝梁帝拱手施禮:“回陛下,沈大人為保龍朔城安危,在同時開建龍安、定安兩縣,還有富餘水泥的情況下,命人在原有的城牆基礎上,進行了加高加厚,並做了一些特殊改造。”

“如今龍朔城牆高五丈五尺,厚七丈六尺,三丈左右的高度,建設了一條貫通全城的甬道,並每隔一丈開設了一個射擊口,每隔五丈開設了一個炮口。”

“軍士可以在甬道中任意穿梭,並安全地通過射擊口和炮口,使用神火槍和神火炮攻擊敵軍。”

話音落下,寂靜無聲。

城牆還能這樣建?

在城牆內部建設甬道?

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如果真如程穆所說,那龍朔城豈不是無法攻破?

軍士們隻要躲在甬道中,便可以毫無損傷的殺傷攻城敵軍!

“帶朕去看看!”梁帝頓時興致盎然,看來他的選擇冇有錯。

到雲州來,到龍朔城駐蹕,以他們所存儲的糧食,豈不是可以高枕無憂?

程穆欣然答應,轉身做了個請的手勢。

眾人順著登城梯,簇擁爬了上去。

走到一半的時候,便看見程穆用手一指右邊的一道鐵門:“陛下,諸位大人,這個便是南城門的甬道大門,所有城牆一共設有三十六道鐵門,軍士們可以快速通過大門進入甬道。”

隨著他吱呀一聲推開厚重的鐵門,梁帝等人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廳堂。

裡麵聳立著八根巨大的水泥柱,其上掛著油燈,使得燈火通明。

正中間擺著一張帥案,左右兩邊擺滿了座椅,顯然是一個議事廳。

“東南西北四座城門,由於比城牆更寬更厚,所以都設有一箇中軍議事廳,以便戰時作為臨時中軍。”程穆解釋道。

“另外在東南、西南、東北、西北四個方向的馬頭牆,其中兩個是糧庫,兩個是軍火庫,用以軍士及時補給彈藥和糧食,不過那裡實在有些危險,就不帶陛下過去參觀了,還請陛下見諒。”

梁帝微微頷首,冇有絲毫在意。

他反倒是對那些水泥柱十分好奇,緩緩走了過去,用手敲了敲。

“這幾根柱子竟可以支撐住如此厚重的城樓?”他納悶地問道。

大梁的建築,大多以木製為主,承重的能力有限。

如果用木頭的話,肯定無法承載頭頂上,以水泥建成的城樓。

“這個……微臣就無法解答了,一些都是沈大人和書院的匠人做出來的。”程穆老老實實地回道。

技術方麵,他確實一概不知!

“無妨無妨,朕就是隨口一問,不過沈安這真是大手筆啊!說他是巧奪天工也不為過啊!”梁帝一臉溫和,用手指了指議事廳附近的甬道口:“走,進去看看。”

程穆趕緊頭前引路。

甬道中的光線就要差上一些了,每隔很遠才能看到一盞燈,而且這些燈火上,都用燈籠從外麪包裹著,另有一些月光順著靠近城內牆麵上開設的窗戶射進來。

“這裡為何不多設幾盞燈?而且這裡無風,為何要用燈籠罩著,豈不是更黯淡了?”一位大臣問道。

程穆轉頭看去,笑著說道:“沈大人說,甬道若是在戰時,會有大量火藥聚集,煙火一定要儘可能的少,以免發生意外。”

“所以每盞燈都必須用燈籠罩著,至於數量上,其實每隔一丈就有一盞燈,隻不過現在不是戰時,節約著用。”

問話的那人恍然大悟。

其他人臉上也都露出欽佩之色。

沈安真是個心思細膩的人啊,每個地方都考慮得十分周到。

火藥他們已經都不陌生了,確實不能見到煙火,要不然太危險了。

而且看看人家當官,連燈都不捨得點,要節約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