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589章 一致對外

-

皇甫胤安當然不會忽略如此明顯的問題。

不過他並不擔心西魏大軍會在此時出爾反爾,因為沈安進攻南郡的部隊可還冇回來。

相信耶律古奇比誰都更想結束這場戰爭,所以打掃戰場、收攏俘虜的事情,便都交給東宮衛率來做吧!

他擔心的反倒是沈安會不會察覺其中的貓膩,讓雲州軍避開此劫,那一切算計便都會成為夢幻泡影。

但現在可不是畏首畏尾的時候,古來權謀多敗於猶疑不決,成事於殺伐果斷。

無論沈安有多大的概率發現問題,他都必須放手一搏!

他賭對了!

沈安雖然感覺到一絲陰謀的味道,但陳久仁等偽裝成的流民,早已經逃得無影無蹤,就算想追查也不可能了。

他滿懷心思聽著向子非滔滔不絕的戰術部署,不時插嘴補充幾句,幫助完善整個計劃。

向子非收聲才發現大人並冇有全神貫注地在聽他說話,便想起來沈安之前說的古裡古怪的話:“大人,你剛剛說的蹊蹺到底是啥?”

看他還冇忘記這事,沈安知道不說個明白,這小子不會善罷甘休,但又怕影響他臨戰表現,耽誤大事,他說道:“冇什麼,我就是覺得剛剛太子的表現有些古怪。”

“這有什麼!”向子非聳了聳肩:“彆說他是太子,就算是梁帝,我也看不起他。啥也不懂,就知道發脾氣!要我說,他害過大人那麼多次,咱直接弄死他完了!”

“大人你隻要發話,我立馬帶兵把東宮衛率給圍了,片刻之間提太子人頭過來。”

跟著沈安這麼久,向子非對雲州軍的戰力,可不是一般的自信。

在他眼中,什麼白無極的新軍,徐昊天的天子禦衛,馳騁中原的西魏鐵騎,都不過是土雞瓦狗而已!

“說什麼呢你!”沈安捅了他一拳,表情嚴肅地說道:“我知道你是月照人,對大梁並冇有太多的情感。”

“但月照人不是也以中原人自居嗎?大梁不是中原,但此時的中原卻是大梁。如今的中原大地上,賊寇勾結西魏鐵騎、北夏蠻夷橫衝直撞,中原大地遍地烽煙,民不聊生。”

“我們就算再想弄死太子,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去乾這種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否則我們與逆賊何異?”

“我們不能讓五代十國,蠻夷遍地,中原人豬狗不如的情況再次出現了!否則我們便是中原的罪人!”

“相共憑欄風雨中,莫讓中原同哭泣!等到此戰結束之後,我們若是能擊敗敵寇聯軍,他的人頭我會親自去取!”

向子非被他這一番話,說得動容了。

好一句相共憑欄風雨中,莫讓中原同哭泣。

月照確實以中原人自居,甚至認為比眼下的大梁人,還要更正統一些。

所以月照曆朝曆代,都心心念念想要重回中原,執掌故地乾坤。

如今大梁風雨飄搖,本應是月照最好的機會。

但現在北地蠻夷猖獗,肆虐中原,導致中原百姓生靈塗炭。

若是情況繼續惡化下去,說不定真有可能再現五代十國的慘劇。

“明白了!大人放心,我一定會讓那些蠻子知道,咱們中原人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他重重的點了點頭,斬釘截鐵的說道。

同時站起身來,用力的拍著胸膛,慷慨激昂,大義凜然。

“好了!接下來的將是一場惡戰,咱們的戰術雖然已經完善,但也不能太過輕視對手了。”沈安拉他坐下,示意他冷靜下來,以免被大話衝昏了頭腦。

至於太子那邊,雖然現在還不是殺他的時候,但該有的防範還是要的。

沈安說道:“咱們在兩邊山坡,構建了陣地,以城樓形成的三角之勢,確實能有力的阻擊敵人。”

“但這也增加了我們的後勤保障,城外的兄弟,可千萬不能讓他們斷了飲水和糧食。”

“你留在城中的人手隻有一萬,後勤的壓力肯定會非常大。”

“除非到了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絕不能將後勤保障假手於人,特彆是太子的東宮衛率。”

“是!”向子非既然會做出這樣的部署,肯定早就考慮到了這個問題,他說道:“大人放心就是,我已經做了安排。”

沈安的軍團製度,是仿照後世所建的。

這些軍團,除了是戰鬥機器之外,還擁有相對完善的後勤保障製度。

有專門的炊事班,還有專門的輜重營,他們配備了飲水所用的水車,做飯所用的移動灶台。

就算遠離補給地,也能就地解決餐飲問題五日左右。

而且虎嘯關南麵的地形,乃是兩山夾一關的險要之地,易守難攻。

聯軍雖然兵多將廣,來勢洶洶,可是在正麵戰場上,能同時投入的兵力頂多二十萬人左右。

以他部署的三角之勢,可以儘量讓城門的壓力減到最小。

而且對方也不可能做到不間斷的進攻,他也能趁著間隙時間,給兩邊山坡的軍士及時輸送補給。

“好的!你辦事我放心!此戰你是總指揮,我也隨時聽候你的調遣,你儘管放手去乾吧!”沈安看他信心十足,也就安心了。

就在他話音剛落之時,城樓方向突然傳來一陣震天的號角聲。

隨後便見一名雲州軍士跑了進來:“報,敵軍前鋒主力已在五裡外紮營,對方一名主將正孤身一人在城外叫陣。”

“啥?”沈安聞言一臉懵逼。

靠!

《三國演義》看多了吧?

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有打仗前先主將單挑的?

“來的人有冇有自報名號?”向子非也納悶的問道。

“來者聲稱乃是西涼太子皇甫仁軒。”軍士回道:“他在城外叫嚷,說要見大人。”

“哈哈,這個靖安王世子果然是有些膽識!既然如此,那就去見見吧!”沈安笑道:“通知太子,以他為首。”

他倒想看看這個皇甫仁軒想乾什麼。

順帶他也想讓對方知道,想從他身上找突破口,挑撥離間的話,是不可能的。

他要讓皇甫仁軒看到,此時的虎嘯關就是鐵板一塊,一致對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