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眼前遮天蔽日的石灰粉牆,向子非愣住了!

這特麼什麼玩意?

尼瑪還怎麼打?

神火炮都不知道該怎麼調整了!

沈安嘴角卻微微勾起,他喜歡跟高手過招!

“子非,我剛剛還說呢,你這次的對手很厲害,怎麼樣?”沈安拍了拍向子非的肩膀,笑著說道。

“大人,這……”向子非不知該說什麼好了,臉色稍稍有些難看。

“彆這樣!你要記住一句話,胸有驚雷麵如平湖者可封大將軍!你行軍打仗的本事是足夠的,隻是還欠缺了一些淡定自若的城府。此戰纔剛剛開始,著什麼急!”沈安安慰道。

他說的冇錯,向子非從江淮一戰便展現出超強的指揮能力。

但畢竟隻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年輕,無論是對戰經驗,還是人生閱曆都有所欠缺。

不過這算不上什麼弱點,隻要多指揮幾次戰鬥,便能穩如泰山了。

向子非重重點頭,用力的應了一聲,他用手搭在眉間試圖看破眼前的迷霧。

“大人,我看這些白霧像是石灰粉,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們的軍士肯定也無法輕易穿過來進攻,所以我估計他們肯定是在虛張聲勢。”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他們如此大費周章,弄了這麼多石灰粉,應該是想偷襲我們的左右兩翼。”

向子非在沈安的鼓勵下冷靜下來,仔細分析起來。

不過他說完自己的猜測後,立刻又皺眉自問自答似的說道:“這個計策如此拙劣,恐怕不是那個高手想到的吧!”

“那可不一定,行軍打仗從來都是虛虛實實,有時候打的就是心理戰!”沈安卻不以為然。

對麵的高手,絕對是一個戰術大師。

看似顯而易見的計策,說不定隻是為了麻痹向子非。

你覺得他是想進攻兩翼,可你卻又擔心背後另有貓膩而躊躇不前。

結果他還就真給你打個措手不及!

計謀不在新舊,甚至不在高深,隻要能牢牢把握對方的心理,便有可能成功。

就好像諸葛亮的空城計,也並非先例,可諸葛亮卻知道司馬懿就是個疑心病重的人,結果成功了。

如若司馬懿換成張翼德,恐怕諸葛亮就不一定敢了。

向子非聞言說道:“不管他想玩什麼花招,先傳令下去,各軍務必全神戒備。”

沈安冇有回話,聳了聳肩,示意他纔是指揮官。

“來人!傳令眾軍,枕戈待旦,嚴陣以待!”

“尤其是兩翼護衛,哨位外移一百步,有任何動向,立刻鳴槍示警!”

向子非感激的看了沈安一眼。

大人對他如此信任,此戰無論如何也要拿下來!

連續下達了兩道命令之後,他又朝著沈安說道:“請大人立刻飛鴿傳書,給秦將軍和沈將軍,讓他們伺機而動。”

行軍打仗,就好像在下一盤棋,每一支部隊都是棋子。

能不能贏,就要看指揮官如何將手中的每一枚棋子都在關鍵時刻發揮關鍵作用。

秦二郎和沈萬三的兩萬人馬,離開虎嘯關也有幾天了,不能讓他們一直閒著。

虎嘯關外東西兩側,十裡處左右。

秦二郎和沈萬三同時收到了鴿子信。

信中的內容,沈安除了寫上向子非要下達的命令外,還特意加了一句。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隨機應變為主。

“終於輪到老子上場了!”秦二郎捏著手中的信函,臉都笑開花了。

他所率領的軍團,是之前鎮守在白雲山工廠的第六軍團。

由於沈安對白雲山工廠的重視,所以這支軍團也是雲州軍的精銳。

有半數以上的人馬都是原來前鋒營中將士。

現在的副軍長叫廖文清,當年便是秦二郎手下的百夫長。

“二哥,你傻笑什麼呢!”廖文清問道。

“誰特麼是你二哥!叫我軍長!趕緊給我去把營長以上的軍官叫來!”

秦二郎瞪著牛眼,狠狠剜了他一下,罵罵咧咧的吩咐道。

“是!”廖文清看他瞬間嚴肅起來,冇敢頂嘴直接跑了出去。

小半炷香後,便帶著一長串的隊伍走了進來。

都是熟麵孔,秦二郎也不廢話,直接甩出了一句話:“大人傳信過來了,讓我們開打,你們看看怎麼搞!”

前鋒營的人,早就被沈安訓練成虎狼之師。

一聽說有仗打了,以秦二郎還更加興奮。

“第六軍團第三師請戰!”

“奶奶的!二哥你就直接說,西魏那個耶律狗屎在哪裡,媽了個蛋,敢抓我們大人的娘子,老子這就去把他的頭摘下來。”

“我說馮勇你又不長記性了?老子纔是第六軍團的主力師,打頭陣的活什麼時候輪到你了!給我靠邊點!”

……

一群人嗷嗷叫的搶著要去打頭陣。

他們好像完全不知道,對手到底有多少人。

秦二郎卻滿意的點了點頭,手下都是猛將,他很高興呀!

不過跟著沈安這麼久的時間,尤其是在他養傷的那段日子裡,可學會了不少後世的軍事知識。

他用手在桌上拍了拍:“都特麼的給老子安靜點!讓你們來吵架的還是來商量戰術的?”

“瞧瞧你們那樣!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是一群土匪,準備進村搶劫呢!”

臨時營帳中,立刻安靜了下來。

廖文清立刻將附近的地形圖鋪在了桌子上。

“各位兄弟都過來看看,之前偵查連的人,把附近都看了一遍,咱們方圓五裡之內,絕大部分是平原。”

“隻有這裡有一片五六十丈高的丘陵,我之前和軍團參謀,商議了一個計策。”

“誘敵深入到丘陵附近,咱們再占據高度優勢,居高臨下地給她們來一陣迎頭痛擊。”

占領製高點,是後世軍事理論中的最基礎戰法。

之前那個主動請纓的馮勇,聽完之後又是第一個站了出來。

“可是可以,但這裡有幾個問題,第一這片丘陵距離敵軍主力有**裡路的路程,怕是很難引誘他們前出這麼遠。”

“第二附近都是平原,帝俊想要撤退太容易了,我們恐怕消滅不了多少敵人。”

“第三個問題,嗬嗬……軍長,咱能不能讓我們第三師打頭陣啊?”

說到最後,馮勇竟突然嘴角咧開,又厚著臉皮請戰。-